Categories
創造力

羅敏走在圈子的邊邊上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作者:大郎; 編輯: 楊一枝

“你這是歧視,你必須向我們道歉!”

羅敏蹭的一聲從座位上站起來,手指著身旁的另一位老闆,色厲內荏。言語中他把自己的陣營擴大,說的是“我們”,一邊快速掃著台上,迫切希望有人和他一起揭竿起義。

台上是一個女留學生,想找一份行政工作。羅敏聽後不顧身邊人的打斷,直說花50萬留學,拿3000的月薪,這樣的留學沒有意義。身邊人說這是羅敏一個“鳳凰男”的想法。

“鳳凰男怎麼了?為什麼我們四線的屌絲不能在北京實現逆襲,不能做CEO?”羅敏被激怒了,站起身來義正言辭。

羅敏跳腳,這是在求職節目《非你莫屬》裡很有戲劇性的一幕。

嗆聲老羅“鳳凰男”的是高知家庭出來的“博二代”陳昊,旁邊幫腔的是北京土著許懷哲和同樣有留學背景的劉佳勇。站在羅敏對面的,是行業規則起草人、百合網慕言;隔岸吃瓜的是求職者心儀的咖啡之翼、當時輿論浪口的韓束和背靠騰訊的58同城···· ··

羅大一通反問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聲援,座上的老闆,要不說羅敏“偷換概念”,要不作壁上觀。最後慕言蓋棺定論:你如此敏感,是沒有放過自己,包容不了對自己的白手起家。

綜藝節目從來不缺炒作成份,但不容忽略的事實是,那次羅敏一個人,站在老闆圈之外。

01

基因鋯石

對於醜人,細看是一種殘忍;羅敏以屌絲自居,出身或許就是硬傷。

四線城市、三流大學、二本專業、一流野心。這樣的配置在“清北幫”、“交大幫”、“海歸幫”中,像柴達木盆地一樣磕磣,再加上趣店成功後,羅敏隨口就是:“我公司估值**億美元”,這種話在業內,就是自討沒趣。

羅大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短板?當年畢業之後,他想讀研鍍金擠進“北大幫”,揣著2000塊一路北上。不靜心,無學術,被200多位企業家“勸阻”後的羅敏考研落榜,被北大幫排斥在外,開始單槍匹馬闖江湖。

王健林曾經在演講時說:“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羅敏像是被這樣的話開了“天眼”,以至於後來的創業經歷,不是小打小鬧就是“不足為外人道”。

2006年,Facebook在國外剛興起,社交產品站在風口讓人眼紅。那時國內,王興的校內網做得最好,於是羅敏找了幾個同好的北大畢業生也做起了校園SNS“底片網”。

同樣是對標校內網,陳一舟選擇在學校食堂發雞腿搞“有獎註冊”,而羅敏卻劍走偏鋒,以男性用戶為突破點,找兼職扮美女來套路註冊,把網站弄得很有陌陌早期的味道。

食色性也,策略差不多,不過,陳一舟是有圈子的。一句“誰投校內就是跟我過不去”炸斷了王興的血管,成功收購校內網。而羅敏就沒這麼幸運了,一年不到錢燒光了,底片網轉眼就黃。

梅花創投吳世春說,打工用不著人脈,但創業缺不了人脈。看到了陳一舟在VC圈的豪橫,羅敏也動了心思,沒過兩年就搭上了天使投資人鮑岳橋,拿了200萬。

微信圖片_20200430102138.jpg

當時鮑岳橋也是剛做VC,連“紀念品”的項目都是網上手動搜索,自己還沒摸到創投圈的門檻,更別說給別人甚麼幫助了。兩次創業,羅敏發現,小打小鬧只能招來“菜鳥”,自己翅膀不夠硬的話,不如先去別的大樹下混個臉熟。

轉頭羅敏就去了好樂買和酷訊,終於,在去酷訊做VP面試的時候,他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貴人之一——梅花創投吳世春。

吳世春其實也並非科班出身的VC,不過他的大廠工作經歷和創業經驗填補了這個短板,再加上長袖善舞,提出“創業要離錢近,離BAT遠”,從不與人交惡,久而久之“梅花幫”漸成氣候。

對於羅敏來說,吳世春的“貴​​”不在於他建議酷訊不要招羅敏,也不在於他在對羅敏創業的持續注資,吳世春的重要體現在他作為創投圈中的人,給老羅介紹了很多潛在人脈,幫他攢了一個圈子。

02

江西二踢腳

有人說,《非你莫屬》和《職來職往》不一樣,後者是老闆VS求職者,而前者的亮點在於台上老闆互相打架。

羅敏在節目中人緣很差,主持人塗磊輕描淡寫地說,大多數人都不喜歡他。慕言更是直接對某位求職者說,“別把我和羅敏比”、“我倆一個天一個地”。

弔詭的是,在吳世春眼裡,羅敏是一個很會交朋友的人。

羅敏和吳世春同是江西老鄉,在北京相識,羅敏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說,吳世春是自己命中的“貴人”。吳世春年長羅敏6歲,自然要提攜小輩。

在不少場合中,吳世春也以“伯樂”的身份自居,顯然很吃這一套。不僅拉著酷訊的陳華一起投資羅敏的項目,還介紹了李想、曹毅等人給他認識。後來,曹毅拉來了周亞輝,緊接著螞蟻金服也進來了。

按吳世春和朱天宇的說法,羅敏很喜歡向比自己價值高的人請教,開口就是一頓爆說,然後問對方“你覺得我這個想法怎麼樣”、“你覺得那個人怎麼樣”,
不管人家待不待見,該打電話打電話、該發微信發微信,根本沒有不好意思。一個CEO能做成這個樣子,很多人都覺得是“真誠”和“沒架子”。

好樂買李樹斌、酷訊陳華、VC鮑岳橋、吳世春連同朱天宇、李想都吃這一套,順理成章地成了趣店最早的投資人。靠著自己的交友能力和趣分期之前的好數據,此時羅敏身邊已經有一幫信得過自己的錢袋子了。

北京的公司太多了,和京東、百度、國美比起來,趣店根本不夠看。平時混圈子的時候,老羅張口閉口都是估值多少億美元,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錢。而這些表現,在塗磊、慕言等和羅敏沒有利益關係的人眼裡看來,他還是一個“土大款”,一個“鳳凰男”。

怎麼結束這樣的看法?趣店還在靠發傳單吸引用戶的時候,羅大在東戴河止錨灣放孔明燈時就默默的說,他要去納斯達克敲鐘。

幾年後,趣店盤子越來越大,可羅敏並沒有選擇納斯達克,而是轉身進了紐交所。

微信圖片_20200430102142.jpg

每個證券公司,上市形式都不太一樣。紐交所上市有一套完善的程序,不僅包括正式的早餐會和隆重的敲鐘儀式,還有滿場數百位交易員起身鼓掌的經典場景。相比之下,納斯達克的自助早餐和電子簽名就顯得過於程式化了。

除了趣店,宜人貸等一大批中國新金融企業都放棄了大佬扎堆的納斯達克,選擇了歷史更悠久、金融味更大的紐交所。

“新金融”儀式感一烘托,講出來的故事才更可信。

在上市後的第一次年會上,羅敏說趣店的目標是要做千億美金的公司。自己的生日宴上,他更是立下了“不達千億,不領薪金”的flag。

就像當年羅敏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的一樣,他想做受人尊重的企業,想做受人尊重的人,想被社會認同。這樣的羅大,錢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資源。

03

千億大夢

趣店鼎盛之時,“我是羅敏” 推出第5篇文章,計劃在全球範圍內搜索18個高材生,許以100W+的年薪,並取了個響亮的名字——CEO特戰隊。

當年沒能圓夢北大,但是羅敏靠著特戰隊計劃,讓一群海歸和名校畢業生圍在自己身邊,成為親信,叫自己“羅大”。

一群沒有任何社會經驗的90後,被羅敏放在公司一線,花大價錢養著,18個人每年花掉趣店1800萬,換來的只有“提攜後輩”一個好評。

羅大困死在“精英”包圍的夢裡,崑崙萬維還為他添柴加薪。

周亞輝好名不是新聞。即便他帶出了上市公司崑崙萬維,在遊戲界闖出了名堂,風評也沒好到哪裡去。

先是和媳婦一起締造了A股史上最貴的離婚案,投資90後美女創業然後下場開撕。趣店風光時,周亞輝恨不得把自己和“趣店”兩個字綁起來,說羅敏就像曾經的自己。

趣店美股上市,當天市值突破百億美金,創始人羅敏和最大FA吳世春都沒說話,周亞輝卻先一步在崑崙萬維的公號發了一篇萬字長文,回顧他投資趣店的前前後後。開篇一句“我憋了好久的滿足感終於來了”,主人派頭呼之欲出,而趣店四大股東中,周亞輝是最後進場的。

發文沒過多久,趣店就爆出一系列負面,校園貸黑歷史被人詬病“吃人血饅頭”;商業模式被爆抄襲樂信肖文傑;和分期樂打了幾年商標官司;裁了4%員工被罵薄情寡義等。很難說,這裡面有沒有周亞輝萬字長文的加持。

羅敏眼裡著急,手下90後“童子軍”公關卻不給力,《回應一切》看呆業界,負面輿論徹底失控。

外面的非議甚囂塵上,羅敏在辦公室裡熬了一個又一個通宵,看著對面樓的燈一盞一盞滅下去,他眉頭緊鎖,不安全感始終圍繞著他,一如《非你莫屬》上被求職者當眾責問趣店社會價值一樣。

這是趣店做過的事,羅敏無話可說,也什麼都做不了,除了刪除所有不熟悉媒體人的微信。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趣店負面越來越多,那些從校園貸時期就開始投資羅敏的“錢袋子”開始收緊。

趣店上市後180天限售期一過,周亞輝、吳世春、曹毅、螞蟻金服、還有那直接拿20億幫趣店拆VIE的神秘80後資本大佬杜力,都先後按下了趣店股票的賣出鍵。四大股東中唯一沒有減持的,只剩不拿薪水的羅敏。

八年圈子一朝散,曾經的百億市值,轉眼蒸發大半,羅敏的千億大夢,不值一哂。

04

曲線不達標

北京的巨頭太多了,京東、聯想、國美、小米、百度、蘇寧······趣店的漲跌甚至沒吸引多少圈外人關注,羅敏用盡渾身氣力,最終也不過是抱上了阿里巴巴的一根小腿,這不是想要的認同。

在趣店負面輿論傾瀉之前的2017年年初,廈門政府領導找上門來發出招商邀請,沒過幾個月相關領導就帶隊再赴北京與趣店團隊會面,再一再二的邀請讓羅敏感覺很被重視。

自創業以來,羅敏一直想要一棟獨立的辦公大樓。在北京,獨立辦公樓意味著頭部的財力、威信和人脈。哪怕是趣店風光不再,他日思夜想的願景也沒有變過,只是輿論風波過後,獨棟大樓越來越接近一場夢。

微信圖片_20200430102154.jpg

廈門的邀約讓羅敏心動不已,市領導承諾的海岸線總部基地更是直擊他軟肋 ,一年後趣店不只向廈大捐了2000萬,還將公司分兩批,火速奔赴廈門“入贅”。

趣店雖然已經風光不再,但百足之蟲還有餘溫,除了可以為廈門創造GDP,羅敏本人還能為廈門商圈的社會主義建設牽線搭橋。

羅敏執行力在業界有目共睹,趣店股東盡撤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圈子的核心就不是創始人。與其硬上桌,不如拉班子。

莊家提供的利商政策暗示羅敏,新一代蔡文勝即將從趣店誕生,虹吸效應即將在東海岸爆發,為此廈門還特別授予了羅敏投資顧問一銜。

廈門市政府花了一筆錢,獲得了雙拼的服務,火紅的聘書燒著了羅敏的心和朋友圈。

微信圖片_20200430102156.jpg

從陳華、吳世春、李一男、劉楠到松鼠拼拼楊俊、福佑卡車單丹丹、赤子城劉春河和王新明,在廈門中航紫金廣場趣店總部29樓,羅敏呼朋引伴,朋友們圍坐在身邊聽他說話,落地窗外是一覽無遺的東海,這樣的場合很適合講新故事。

創業不是簡單的請客吃飯,趣店壞賬壓力如影隨形,越來越重。

去年四季度,趣店壞賬率已經從年初的1.9%上升到2.4%。而疫情期間,趣店現金貸用戶有很多在家待業狀態,沒工資還賬,壞賬率只增不減。很多人都說趣店趁機從金融轉型,平衡收益是目前最好的策略,但羅敏不這樣想。

窗外碧海藍天,海面帆船點點,即使風浪剛過,羅敏還是沒有放棄他的現金貸。

05

現金貸怪圈

在螞蟻金服離場之後,趣店現金貸的引流問題成為阿喀琉斯之踵。內部創業做大白汽車、做家政都是為車貸和工資分期貸引流,但夭折都很快。不過做唯譜家的時候,接觸到奢侈品包袋租賃服務,這讓羅敏看到了中國奢侈品的廣闊大海。

據麥肯錫《中國奢侈品報告2018》顯示,雖然中國的經濟增長放緩,但奢侈品市場卻不退反進。 2018年,中國境內外奢侈品消費額達到7700億元人民幣,占到全球奢侈品消費總額的三分之一,且有不斷提高的趨勢。

《報告》中還顯示,以“80後”和“90後”為代表的年輕一代,分別占到奢侈品買家總量的43%和28%,分別貢獻了中國奢侈品總消費的56%和23%。

年輕一代對於奢侈品的渴望成了羅敏的新商機,今年3月趣店推出了跨境奢侈品電商平台——萬里目。

微信圖片_20200430102159.jpg

萬里目主打低價,顯然目標客戶不是真正的財務自由人士,而是那些想買卻沒錢的人。當這些人沒有足夠的儲蓄孵化消費慾望,他們的名字就會出現在趣店現金貸的潛在客戶列表中。這樣一來,萬里目對趣店進行反哺,雙方的數據就一個賽一個好看。

刺激年輕人為奢侈品買單,進入趣店現金貸的模式,這就是萬里目新一輪的故事。 “百億補貼”+“全球甄選”,兇猛的營銷策略之下,萬里目在疫情背景下登陸抖音、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年輕人社交平台密集地推送廣告。

萬里目的廣告文案看起來很誘人:一瓶原價1540元的SK-II神仙水,經各種補貼和折扣後,售價低至699元。素有貴婦面霜之稱的 La Mer
海藍之謎,在廣告中也掛出了五折優惠的文案。 Gucci、Burberry、Louis Vuitton等數十個奢侈品牌,都在萬里目中有不同的打折力度。

但是,萬里目的前景並不是那樣美好。

低價引流適用於拼多多,但不適合賣奢侈品。價格上來說,用戶買低了會擔心“假貨”問題,而專櫃及品牌官方拒絕為網購、海購產品提供正品驗證已是傳統。再者,引流之後一旦提價,或者百億補貼消失,用戶增長分分鐘滑坡,難以遏制。

論資本,拼多多看著趣店的十幾億美金笑了;論資歷,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寺庫比趣店早生十多年;論市場,阿里、京東為首,唯品會、小紅書、洋碼頭等中小玩家緊跟其後,早已佔據大部分奢侈品電商份額。

奢侈品圈顯然也沒有給羅敏留下太多舞台。

“萬里目+趣店現金貸”的捆綁內核與當年趣分期做的校園貸,在本質上沒有區別。一個是誘惑家境普通、沒有收入的大學生群體消費iPhone等高價電子產品,一個是鼓勵職場小白借貸購買奢侈品包包,趣店的社會價值就像穿了隱形衣。

06

結語

中國南來北往的圈子,即將迎來80後的掌權時刻。

王興、程維、張一鳴、黃錚都是同一個時期的人。說起來,廈門當年找投資顧問,除了羅敏,還有張一鳴。

這是羅敏唯一一次離那群人這麼近,卻又那麼遠。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