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每一天都是新的,黃崢的時間旅行


每一天都是新的,黃崢的時間旅行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在商業世界,每一次重構,都是一次物種的毀滅與新生。

  文/侯繼勇   編輯/黎帥

  來源: 新愛播(ID:iBroadcast)

  疫情還在繼續,壞消息很多,每個人都在擔心:未來會怎麼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拼多多創始人黃崢的答案是:未來是一個新世界,一些全新的物種正在誕生。

4月25日,拼多多發布了2019財年年報,拼多多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黃崢隨同年報發布了股東信《新的世界正在到來,新的物種必然出現》,他宣稱,一個全新的人類世界正在到來,新物種將會以和從前完全不一樣的樣子在新的土壤中孕育和生長。

拼多多2019財年年報顯示,2019年拼多多實現成交額10066億元,平台年活躍買家數達5.852億,年營收301.4億元,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年活躍商家數超過510萬,較上年同期的360萬增長41.7%。

  拼多多已經改變了中國電商行業的格局,從用戶數看,創立4年半的拼多多已經成為中國第二大電商平台。

  拼多多從創業開始就一直處於一種超高速行駛的狀態,目前還沒有減速的跡象。 4月19日,拼多多認購國美髮行的2億美元可轉債,期限三年,如果最終全部行使轉換權,拼多多將成為國美第三大股東。

  從競爭的角度看,阿里巴巴的優勢品類是服飾,京東是家電,拼多多則是綜合品類,三家公司的戰線犬牙交錯,互有攻防。入股國美,拼多多可以藉勢打造自己在家電領域的能力,殺入對手的地盤。

  競爭是慣常的商業思維,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著另一方的損失。黃崢看問題的角度不是競爭,而是時間。他在致股東的信中說:過去世界的某些維度在被重構,一些規則也在被改寫,這股席捲全球的力量將從根本上永久地改變我們所生存的世界。

  新生老朽,時間是讓人猝不及防的東西,沒有起始,沒有終點,惟有進化迭代,黃崢要做時間的旅行者。

  1

  牽手國美,生態蓄勢破局“二選一”

  “實際雙方談判的時間非常短,三四天左右就快速完成了。”國美零售CFO方巍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及拼多多入股國美時表示。

  拼多多戰略副總裁九鼎表示,此次合作是平台踐行“普惠、人為先、更開放”新消費理念的最新一步。

  除了資本上的合作,雙方還進行了戰略合作,國美零售所有商品將上架拼多多,品牌大家電將接入拼多多“百億補貼”計劃。

這是一次昔日家電零售霸主和年輕互聯網新貴的牽手,國美旗下安迅物流、國美管家兩大服務平台,將同時為拼多多提供覆蓋全國的中大件物流、倉儲及交付服務,以及包含家電維修、清洗保養、以舊換新在內的家電服務解決方案。

  國美旗下的安迅物流以全國54個一級操作中心為核心,和下轄二級操作中心共同構築了覆蓋近400個城市的B2BB2C物流網絡。安迅物流官網顯示,安迅物流在全國擁有428個倉庫,庫房面積達195萬平方米,擁有日常管理車輛6230輛,司機6545人。

  國美會將安迅物流的能力,特別在中大件幹線、支線方面的能力全面開放給拼多多,安迅物流還提供安裝服務,送裝一體。

  這些年拼多多發展迅速,用戶增長很快,牽手國美可以補足拼多多在物流方面的不足,尤其是在大件物品的運輸能力方面。

  家電是單價較高的產品,可以拉高拼多多的客單價。 2019年以家電銷售為主的京東用戶人均消費額為5761元,拼多多為1720元。 GMV的增長需要用戶規模與客單價同時增長,拼多多年活躍買家數達5.852億,京東3.62億,阿里為7.11億,從增速上看,拼多多用戶數可能在2020年完成對阿里的超越;牽手國美可以幫助拼多多客單價逼近對手,進而進行GMV的追趕。

  經過四年多的超高速狂奔,拼多多已經是一家市值超過600億美元的公司,這不是最重要的。從時間的維度思考,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明天蓄勢,唯有如此才有意義,拼多多最重要的“勢”是用戶與供應商,聯手國美是拼多多蓄勢的一個動作。

  2019年,拼多多遭遇了競爭對手持續發起的“史上最大規模的二選一”。與綜合品類相比,家電品牌供應比較集中,“二選一”更易實施。國美有豐富完備的供應商體系,拼多多開放消費能力,供需之間的化學反應有助於拼多多破局“二選一”。

資本市場看好此次合作,雙方合作首日,拼多多股價一度漲超13%,再創新高,突破50美元關口;4月20日,國美零售早盤曾高開至32.88%,收盤漲幅收窄至16.44%,0.85港元的收盤價也創下兩個多月來的新高。

  2

  以創新為基礎,拼多多是向著陽光開的花

  拼多多牽手國美,很多人拿阿里巴巴與蘇寧的合作類比,“多美”戰“貓寧”,這是媒體寫就的劇本。

2020年黃崢在致股東信中說:無論我們多麼固執地渴求著對稱和永恆,時間總是在不斷製造著世間種種的不對稱、不可逆以及死亡;2019年他說:我們這一代人終將被這個時代急速的洪流,推向一個屬於我們的不一樣的新時代。

  “摒棄零和競爭的帝國式思維,轉變為以持續創新為基礎,為消費者和社會創造增量價值的思維,這就是我們看到的陽光”,黃崢如是說道。 “多美”戰“貓寧”是競爭思維結的果,拼多多是向著陽光開的花。

黃崢有個公號,他在文章中曾經舉過一個例子:“如果有1000個人在夏天就想到冬天要買一件某種樣子的羽絨衣,他們寫了聯名訂單給到一個生產廠商,並願意按去年價格出10%的訂金。這種情況下,工廠願不願意給他們30%的折扣?”

  這就相當於工廠用“30%的折扣”向這1000個人購買了一份“保證在未來購買這件商品”的保險。黃崢相信,消費者的需求對供給方一定是有價值的。它可以降低組織生產的不確定性,實現資源和資本更有效的配置。

  拼多多的核心思路是將消費者的需求集中起來、透明化,將之提供給供給側以換取價格更優惠的產品,實現的是需求側的集中化和透明化。基於需求側的集中與透明,供給側就有實現中小規模批量“定制生產”的半市場經濟的可能,或者柔性製造。

  黃崢的總結是:用需求側的半“計劃經濟”來推動實現供給側的半“市場經濟”,實現新的供需平衡。

這與傳統電商的做法不同,傳統電商的核心思路是將商家提供的產品集中起來,價格透明化,相當於把義烏小商品市場搬到網上,實現的是供給側的集中化和透明化,解決了實體購物中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滿足了消費者“貨比三家”的需求。

  傳統電商拉動了消費側,卻苦了供給側,為了適應新規律,工廠旺季日夜趕工,淡季可能幾個月不開工,可謂冰火兩重天。

每一天都是新的,黃崢的時間旅行 2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年活躍商家數超過510萬,2020年拼多多將繼續對商家堅持“0佣金”和“0平台服務年費”的政策。

在需求側,通過拼團砍價和拆紅包等模式創新,拼多多在短短四年多的時間內積累起了5.852億用戶;在供給側,通過多多果園、拼工廠等跑馬圈地,拼多多平台年活躍商家數超過510萬。歷時四年,拼多多初步完成了在供需兩端的蓄勢、重構,成長為不同於傳統電商的新物種。另外一方面,這個小孩還不夠強壯,正在成長,急需要更多的營養。

“拼多多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模式,而我們正處在這種模式開創的早期。你可以說我low,說我初級,但你無法忽視我。”正如黃崢所言,拼多多不是一家一般意義上的電商企業。牽手國美,優化拼多多體系內的物流、供應商,可以幫助拼多多成長,強身健體。

  與傳統電商相比,拼多多的邏輯不再是基於流量搜索的人找貨,而是基於算法推薦的貨找人。

完成用戶畫像和供應鏈升級,利用人和人推薦、人和人之間關係、興趣的相似點,做人以群分的歸併,把每個人個性化的需求歸集成有一定時間富裕度的計劃性需求,拼多多實現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技術的力量。

  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重構了一個新世界,拼多多是新世界的新物種。

  黃崢是時間上的行者,站在時間的角度向前看,每一天都是新的。

  3

  病毒啟示錄,物種大滅絕與大爆炸

6500萬年前,一顆直徑10公里的小行星以時速7000公里的速度撞擊了地球,統治世界的恐龍滅絕了,地球上95%以上的動植物都滅絕了,一種像老鼠一樣的小動物深藏在地洞裡躲過了地表超過270度的高溫活了下來,經過漫長的進化成為了現代智人。

  現在的商業世界裡,有很多恐龍一樣的存在,他們看似不可戰勝,但站在時間的維度上,它們終將被戰勝。

  據eMarketer的數據,2018年中國網購額突破了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20%。

  在電商零售市場,阿里巴巴(淘寶+天貓)佔了58.2%,京東佔16.3%,這兩家佔了超過四分之三的市場份額。第三名是拼多多,份額5.2%。往後是蘇寧、唯品會、國美電器,份額分別為1.9%、1.8%和0.7%。第七到第十名是亞馬遜中國(0.7%)、沃爾瑪中國(含一號店)(0.7%)、噹噹(0.2%)、聚美優品(0.1%)。前十名里除七家純電商,三家傳統零售企業份額只有3.3%。

  電商實現了供給側的數據集中與價格透明,拉動了消費側,同時也帶來了新的矛盾:消費側的市場經濟與供給側的計劃經濟之間的矛盾。早期電商所佔零售市場份額不多,矛盾不突出,隨著電商從邊緣到主流,在零售市場佔比越來越高,供需矛盾越來越突出。

  供給側的問題是離消費者越來越遠,互聯網巨頭號稱賦能實體企業,開放數據平台,“你只需專心賣貨,剩下的交給我來做”。其實平台開放的只是淺層數據,比如新客老客佔比、下單地址、加了購物車的有多少、轉化率有多少等等,企業越來越不了解消費者。

消費側的矛盾可以比喻為“楚門的世界”:平台擁有用戶的數據,平台變得比你自己還了解你自己,你看到的商品是它想讓你看到的,你看到的價格是針對你一個人設計的,長此以往,它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讓你生活在一個更加狹窄的世界裡。

  這就好像電影《楚門的世界》,楚門看似快樂地生活著,實際上他的世界裡就他一個真人,其他所有人都是演員。

從人、貨、場來分析,零售業已經經歷了三個階段:零售業最早是貨-場-人,生產型企業主導,生產出產品,通過渠道賣到消費者手裡;後來變成了場-貨-人,渠道為王,先是國美蘇寧這樣的線下大渠道、後是阿里京東這樣的線上大平台享受高額溢價;現在正在開啟人-場-貨的階段,人為核心、消費者為核心,貨可以不通過場,而是通過社交平台,粉絲推薦來找到人。

  隨著技術的迭代與進化,零售業正迎來一個轉折點,新秩序正在建立,舊秩序正受到衝擊,就像6500萬年前的小行星撞地球。

新的規則是貨找人,淘寶京東95%以上的人是通過搜索頁面找到商品,拼多多通過搜索進去的只有一半左右,另一半是通過微信群裡的推薦鏈接,和來自拼多多主頁的推薦去下單的。基於算法推薦的貨找人,正在成為零售業的發展趨勢。

黃崢在2020年致股東的信中說:“微小的病毒進入人類世界時,它就像試管中的催化劑一樣,加速了新世界的形成。過去世界的某些維度在被重構,一些規則也在被改寫。”在商業世界,每一次重構,都是一次物種的毀滅與新生。

每一天都是新的,黃崢的時間旅行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