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李國慶早晚賭輸


李國慶早晚賭輸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蔣曉婷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李國慶把公章搶來綁在腰間,同時也把炸彈綁在了噹噹這個他和俞渝的“孩子”身上。

自4月26日突襲式的拿走47枚公章後,李國慶趁熱打鐵,連發三條微博自導自演執政新規:一紙公告宣佈人事調整、招聘年輕人才啟動業務新方向,定時定點提供蓋章服務。

  相對於李國慶的步步緊逼,俞渝方面的應對顯得頗為無力:掛失公章,斥責李國慶在演鬧劇,在噹噹網全新上線新書專區,名為:從摔杯到搶章。

  專區內所提供的書籍涉及婚姻關係、法律常識、兩性互動和股權結構。諸如《好的婚姻要守護財產和愛》、《愛的博弈》以及《公司控制權的爭奪:不可逾越的經驗法則》等等。

  這種過於含蓄的嘲諷,傷不了李國慶一根汗毛。俞渝作為噹噹執行董事,在實質問題上至今毫無作為,而李國慶則刀刀見血。

李國慶早晚賭輸 2

  第一, 噹噹私有化成功後一直未設立董事會,公司由俞渝這個執行董事一言而決。李國慶召開的臨時股東會合不合法,現在眾說紛紜,難有定論,然而一個每年盈利五億以上的大企業,居然沒有董事會,著實令人匪夷所思。李國慶建立董事會,雖然是另立中央,起碼符合常理和程序;俞渝至今都沒有召集股東成立董事會,在爭取小股東上顯然落了下風。

  第二, 李國慶發公告說要分紅30%,而俞渝自從噹噹私有化之後一直沒有分紅,我要是噹噹小股東,當然會投李國慶一票。

第三, 李國慶要把被俞渝裁掉的噹噹員工都找回來,官復原職,這又是收攬人心的一著妙棋,而俞渝方面除了辯解沒有裁員之外,並無任何應對措施。

  總而言之,俞渝發朋友圈罵架是一把能手,但論以命相搏,遠不如北京老炮兒李國慶混不吝。俞渝的優勢是主政噹噹多年,公司業務在她掌控之下,然而李國慶成立董事會佔據名分,現在開始公開招聘各個業務條線的管理人員,如果集齊人馬,強行接管噹噹業務,雙方勢必爆發更為激烈的衝突。

  那時候,噹噹就會像民間故事裡描述的那個孩子,陷於父母兩邊的拉扯之中,法官老爺說,撕成兩半,每人拿一半。

  誰會先放手?不知道,但拿到一半屍體,李國慶顯然不算輸,因為他現在已經輸掉底褲了。

  A  

  李國慶的底褲,是他的新項目早晚讀書。

  俞渝的發言人闞敏在4月26日晚6點接受多家媒體採訪時,提到李國慶在今年2月起多次向俞渝和噹噹借錢,借了好幾千萬。 “我理解他的公司經營有問題,所以要藉錢維持經營。”

  闞敏所提到的公司——早晚讀書,是李國慶離開噹噹後的事業新起點。 2019年6月高調上線,寄託了李國慶滿腔豪情壯志——實現噹噹的未竟夢想——再造一個互聯網文化生態,“3到5年內,達到年用戶4000萬”。

  為了這家公司,李國慶自掏腰包拿出2500萬來圓夢。既當創始人,又當內容總編輯,全世界奔走,上各大電視節目做宣傳,用多年人脈找明星站台,可以說是將“李國慶”的IP價值發揮到了最大。

  打開早晚讀書的頁面,李國慶的影子無所不在。視頻節目有《言之有李》、專欄有“李國慶獨家書單”,營銷方式也是李國慶的各大新聞。他以早晚讀書創始人的身份,7月向噹噹發出討伐檄文——《李國慶是如何被逐出噹噹網的? 》,10月摔杯,11月打官司,今年1月上吐槽大會,4月上門拿章,一步一步打出了早晚讀書的名聲。

李國慶早晚賭輸 3

  然而,據七麥數據顯示,早晚讀書自去年6月上線迄今,總下載量才53萬,在同行——樊登讀書、喜馬拉雅的億級下載量面前,少得可憐。

  B  

  對李國慶來說,早晚讀書不只是一個創業項目,更是拿回人生尊嚴的一杆槍。

  李國慶一向以北京大老爺們自居,在保證利益的前提下,他尚能留住體面。在決定再次創業前,李國慶的行為尚且敞亮,2019年2月20日在微博上發布離開噹噹的公開信,詠嘆“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經年悲喜,淨如鏡,已靜。”

  他瀟灑宣布,自己“愉快出走”,開啟全新行程——在文化創新和創業上為中國乃至世界的文化產業貢獻光和熱。 2019年6月接受《羊城晚報》採訪時,他坦承更喜歡做內容,“不留戀噹噹。”

早晚讀書寄託了李國慶實現事業第二春的夢想,他雄心勃勃畫就了藍圖,哪怕前頭有羅輯思維、果殼網、知乎、喜馬拉雅、蜻蜓、樊登讀書會、十點讀書等群雄先發,依舊高舉高打,試圖“變革知識付費行業”。

  李國慶自掏腰包2500萬元,窮盡人脈,放言邀請1100位KOL,諸如俞敏洪、賈平凹、張紹剛、紀連海、於丹、喻恩泰、黃磊等人領讀,以及押注區塊鏈技術,為早晚讀書造勢。

  雄心勃勃的李國慶為早晚讀書定下了高價——年費388元/年。這項產品的盈利渠道只有線上音頻,線下也舉辦活動和聚會,但主要抓情懷,一位城市合夥人告訴字母榜(ID:wujicaijing)記者,“疫情之前每週六會組織線下活動,書友聊天,總部負責成本。參加的人時多時少,偶爾只有三四個人。”

李國慶摔杯子李國慶摔杯子

  城市合夥人的銷售任務是兜售會員卡。但就早晚讀書的線上內容來說,版塊圍繞親子、職場、兩性和人文,更新頻率不高、更新內容並不多,沒有多大吸引力,比起友商來缺乏核心競爭力。

  一位十點讀書的工作人員告訴字母榜,讀書類公司靠課程、電商、書店、廣告盈利,早晚讀書只有在線音頻一條路,線上流量又少,根本是在負氣燒錢。

  李國慶領投的區塊鏈項目“水晶CRYSTO”也一蹶不振,短暫上漲後跌跌不休,跌幅超過97%,最終公司註銷,再也沒有消息。

  新事業的不如人意,讓李國慶很快拋棄了曾經的大度與體面。

2019年7月22日,早晚讀書上線一個月,李國慶接受海克財經專訪,抱怨自己被逼宮,後悔自己太念舊情,為情所困,“當不了馬雲和劉強東,我連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

  採訪中,李國慶直言,“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俞渝。”

  再後來,接受騰訊採訪時,李國慶激動摔杯,打響了夫妻股權爭奪戰。李國慶說,他要離婚,要平分股權。是俞渝不願意離婚,認為“感情未破裂,不同意離婚。”

  C 

  然後就是夫妻反目,互爆家醜,一隻瓜讓群眾們吃到現在。

  李國慶需要噹噹,但噹噹不需要李國慶。相反,李國慶的存在是在給噹噹拖後腿。

  噹噹的高光時刻是在2010年上市時,之後就一路下坡。直到2015年,噹噹宣布私有化,李國慶淡出管理層,俞渝掌權當家作主,方才扭虧為盈。

李國慶早晚賭輸 4

  此後5年時間裡,噹噹連年盈利,2018年營收超過百億,利潤4.25億,在當年的中國電商公司盈利榜上,僅次於阿里、蘇寧、唯品會,名列第四。

  2019年年初,噹噹網副總裁陳立均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直言噹噹的“現金流非常好!噹噹每年的銷售跟利潤都是兩位數的增長”。年底,俞渝在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表態,2019年噹噹做到了銷售、銷量、利潤三增長。

李國慶早晚賭輸 5

  當年的胡潤百富榜單上,李國慶俞渝夫婦以70億財富排名第573位。噹噹私有化後,夫妻的股權高達91.71%,利潤空間遠比多家巨頭電商公司更有看頭。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少了李國慶,噹噹不僅沒倒,還漸入佳境。儘管目前電商競爭激烈,噹噹早已掉出頭部,擴張無力,但守土有餘。靠著圖書這一條護城河,拿下40%市場份額,佔噹噹總營收的70%。儘管市場受資本寒冬和疫情黑天鵝影響,但噹噹不欠錢,不拖賬,利潤穩步增長,活得相當滋潤。

  不過,繁華與滋潤是俞渝的,和李國慶無關。 4月26日的奪章現場,俞渝被李國慶“貼大字報”埋怨,連續5年盈利卻不給股東分紅,侵犯股東的分紅權——李國慶作為公司第二大股東,持股27.51%,不僅拿不到分紅,用錢還需要走借款,公司還不借。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在早晚讀書上賭輸之後,奪回噹噹的控制權,成了李國慶維持財富和社會地位的唯一途徑。

  如今李國慶與俞渝的股權爭端,雙方各執一詞,各有律師錦囊團,在離婚案沒有結束之前,勝敗未有定論。

  但噹噹鐵定輸了。

  如今電商競爭激烈,噹噹使盡全力也只能保持小康,即便連年盈利,目前在B2C市場的份額也只有0.5%左右。在這種情況下,兩位創始人還鬥得你死我活,哪怕放在市場上待價而沽,也會被買家壓價。

  即使李國慶得償所願,奪回噹噹,他激進的擴張路徑,也很難說就比俞渝的保守發展更適合公司。搶章奪權後,李國慶第一時間宣布對噹噹進行改造:佈局知識付費、社交電商和互聯網運營和百貨業務。

  問題是,阿里這麼玩可以,就噹噹那點家底兒,經得起李國慶造嗎?

李國慶早晚賭輸 6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