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朋友很爛 騰訊還行_創事記_新浪科技_新浪網


朋友很爛 騰訊還行_創事記_新浪科技_新浪網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董指導

  來源:遠川科技評論(ID:kechuangych)

  最近兩天,騰訊旗下社交軟件“朋友”的內測邀請碼,刷屏了朋友圈。

  這個項目可以算作“死而復生”,上一次死亡是在2017年8月,騰訊正式關閉了社交網站朋友網

  這次復活很低調,僅通過內測邀請

  不少投資經理趕忙去下載體驗,沒幾個小時後就告訴我,給上面小姐姐的私信一個都沒回,還沒有陌陌好用,肯定沒戲。

  這種軟件還急忙上馬,騰訊是不是遇到中年危機了。

  但是,“朋友”這款軟件真的是騰訊的中年危機之作嗎?

  我們看就不見得。

  我們在體驗了一下“朋友”後,總結了八個字:

  朋友很爛,騰訊還行。

  這款軟件在產品層面有諸多問題。

  比如理念和功能不匹配

  但是,作為騰訊社交矩陣中的重要一員,它還是勇敢站出來內測了。

  而看著滿屏的小姐姐,有的青春校園的、也有職場禦姐的。她們吸引著眼球,也傳達著一個信號:

  騰訊要走出“微信”這個舒適圈、走進產品復甦新時代了。

  1

  就“朋友”這款產品來說,目前人群定位並不算清晰

  這款軟件目前僅供在校大學生在職人員註冊,而且學校和公司都需要經過認證。尤其公司,需要提交工卡或在職證明,可謂嚴門檻高標準

  軟件裡的“圈子”也被分為三類:朋友、同公司、同城

  而用戶發布狀態​​下面的留言和點贊,也都是公開可見。不像微信,僅雙方好友才可見。

  這些設置的意味很明確,“朋友”想打造半熟人社交。而且,還希望這個社交關係,能從大學校園開始,並伴隨大家進入職場社會。

  這個想法很好,可以延長產品的使用周期。

  但是。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學生和社畜,這是兩個不同的人群

  財務獨立權、社會經驗、時間充裕度、甚至體能,都是完全不同的。

  因此,每個學生,在跨出校園那一刻,就開始進行屬性轉換了。

  強行混合,只會得到雙輸

  比如當年的校內網,當註冊人群從校園擴大到社會,並改名人人網後,雖然用戶數短期內大幅增加,但社交氣氛卻陡然下降、活躍度也日薄西山。

  最後,人人網為陳一舟帶來了大筆財富,但留給用戶的,也就只剩下回憶了。

  再比如騰訊自己旗下的QQ,為什麼80後不再使用,為什麼當年一定要推出微信,自己心裡還沒點數嗎

  而且,在圈子裡有“同公司”的設計,這也是一個迷之操作,在朋友圈都要對同事設分組可見的時代,竟然還有社交軟件要熱情的介紹同事進一步深入交流。

  試問誰想請了病假出去旅遊的時候,收到上級關懷的點贊呢?

朋友很爛 騰訊還行_創事記_新浪科技_新浪網 2

  2

  雖然人群定位有點模糊,但是功能定位,反倒是模糊中一目了然。

  “朋友”希望打造半熟人社交,但我們打開了“遇見”匹配設置的指引後的四個選項分別是:愛、交、約、浪

朋友很爛 騰訊還行_創事記_新浪科技_新浪網 3

  哪個是幌子、哪個是目的

  我不說,你也懂

  當我們打開同城界面後,果不其然刷到的是一位位小姐姐。這裡不得不說,鵝廠的女士們真不容易,在產品推廣階段,積極貢獻自拍照。

  不知道是不是有KPI要求。

朋友很爛 騰訊還行_創事記_新浪科技_新浪網 4

  社交是個大賽道,每一年都會有許多陌生人社交的App誕生。品類繁多,但無論什麼出發點,最終都會在荷爾蒙的催促下,落入“約”的坑里

  雖然,產品經理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仁者見仁,心裡想什麼才會見到什麼。

  但,用美女來做吸引,早已是陌生社交不成文的規矩

  比如,約P神器的名號就為陌陌帶來不少流量;而支付寶的校園日記、白領日記也是風波四起。

  當年微信1.0版本推出後,張小龍在飯否上表態:一對男女,將來用手機對碰,快感的浪潮便從手機中發散到全身

  而在3.0版本中加入搖一搖功能後,微信日活也顯著提升

  張小龍曾在華科大的一次演講中解密到,搖一搖的聲音借鑒了來复槍的聲音,這個槍聲,是一種性感暗示!從本質上來說,當做這個(“搖一搖”)手勢的動作,也是很色情的。

  當然,落入“約”的坑里,是每家公司都不願意的。

  所以,陌陌洗出了直播、支付寶回歸工具、微信也成了“辦公必備”。

  “朋友”自然也不願意被當做“約”。

  於是,把這個意圖混在幾個圖標裡,又想做半熟人、又想蹭荷爾蒙。

  一幅怕用戶不來,又怕用戶亂來的嬌羞。

  雖然科技向善,但,產品還得找人性。

  3

  根據最近我們和騰訊一些內部員工的交流、以及對騰訊產品的跟踪觀察,我們隱隱感覺到,騰訊現在正緩緩地開啟兩個轉變

  一個是產品理念的複蘇。

想當年,小馬哥曾也扮演過女生和用戶聊天來推廣QQ,如今“朋友”App則把女員工都po了上去,也算是輕車熟路操作,這也說明騰訊做產品的理念正逐漸恢復,敢於擺脫“克制”這杆政治正確的大旗,去觸碰一些要素了。

  除了“朋友”,騰訊還相繼推出了四款社交產品:圖片社交的“有記”、聲音交友的“回音”、視頻交友的“貓呼”、聚焦脫單的“輕聊”

  這麼多產品齊推,並不是騰訊焦慮感爆棚,而是騰訊內部 “賽馬機制”再次激活。

  過去幾年,騰訊展現的是“投行模式”,對於看好的賽道,能外面買的,堅決不自己做

  在這種模式下騰訊的眼光越來越準,產品能力越來越弱,股價越來越高,離用戶越來越遠。

  到如今,面對頭條系的進攻,在坐擁頭條十倍流量,百倍財力的情況下,騰訊力推的“微視”,“ 天天快報”竟然被頭條系打得找不著北。想投錢給快手來遏制頭條系,但人家就是遲遲不站隊。

  騰訊終於意識到,靠鈔能力,靠“不就是錢和流量嗎,給你就是了”,這種浮在天上的企業經營理念,是沒有辦法在中國互聯網這個草莽森林中長久立足的。

  而騰訊能激活賽馬、重啟“朋友”,也說明,騰訊正在經歷第二個轉變

  翻過“微信”這座大山。

  4

  騰訊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續命,毫無疑問,是靠微信。

  所以,微信、張小龍,都在騰訊內部享有極高的地位。

  微信團隊不在騰訊深圳大本部,而是在廣州。

  而張小龍也在克制的狀態中,打起了高爾夫,拿了冠軍。他還研究起了王陽明,而此時的一鳴,正在極力鑽研《高效能人士七個習慣》。

  張小龍曾經略帶調侃的吐槽每天有1億人教他做產品,但整日玩著只有千分之一用戶才懂的高爾夫的他,可能也已經不理解微信用戶、尤其是新一代年輕人

  但是,面對新一代年輕人的社交需求,不會永遠停留在已經逐步變成一個工作軟件的微信上,微信承載了太多或生或熟的社會關係,讓人連發一條朋友圈都要斟酌再三

  扎克伯格曾解釋說,他為什麼要花230億美金收購instagram:當他們的奶奶都是Facebook 好友的時候,就沒有年輕人願意花大把的時間在上面了,我們一定要找一個更酷的社交軟件,否則我們就會被年輕人拋棄

  年輕人太渴望一個可以拋下過去社會關係負擔,開啟一段輕鬆、新鮮社交的軟件了。

這個需求,騰訊和微信不滿足,其他人就要替它滿足,以前有陌陌探探,現在更有帶著短視頻的同城,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者的出現,難保有一天騰訊就在年輕人社交這個根基上翻車。

  所以,從產品上而言,“朋友”App很爛,貓呼、輕聊,有記也沒見的好到哪裡去,但這至少說明騰訊在努力擺脫微信這個舒適圈,努力的嘗試重建自己和年輕人的聯繫

  能不能贏,結果未知。

  但敵人都來了,總得亮亮劍,而不是舉高爾夫球桿

朋友很爛 騰訊還行_創事記_新浪科技_新浪網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