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28日報導

  彷彿是歷史的重演,吳文輝團隊再次上演了與老東家決裂的故事。

  閱文集團昨日宣布管理團隊調整,現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吳文輝和梁曉東、總裁商學松、高級副總裁林庭鋒等部分高管團隊成員榮退,辭任目前管理職務。

  吳文輝將調任非執行董事和董事會副主席,梁曉東和其他高管將會擔任集團顧問,助力管理團隊的平穩過渡,持續支持閱文的戰略發展;

  同時,閱文集團董事會委任現任騰訊副總裁、騰訊影業CEO程武出任閱文集團CEO和執行董事,騰訊平台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出任閱文集團總裁和執行董事。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2

這意味著起點中文網5個聯合創始人:黑暗之心(吳文輝)、寶劍鋒(林庭鋒)、意者(侯慶辰)、黑暗左手(羅立)、藏劍江南(商學松)8年後又集體出走。

  起點內亂,攪黃盛大文學上市

  說起吳文輝,也是很傳奇的人,其網名為黑暗之心,是網絡文學奠基人—。

  吳文輝曾任盛大文學總裁、起點CEO,2012年初,因與盛大集團CEO陳天橋理念不合而出走盛大。

  吳文輝借助騰訊的力量反向收購盛大文學,在騰訊文學與盛大文學合併後出任閱文集團CEO。閱文集團2017年11月在香港上市,吳文輝成為首任掌門人。

要說,盛大集團才是網絡文學領域鼻祖,陳天橋很早看準這個方向,收購起點中文網,並成立盛大文學運營網絡文學業務,陳天橋還找來前新浪副總編輯侯小強出任盛大文學CEO職務。

  當時盛大文學運營原創文學網站包括起點中文網、紅袖添香網、小說閱讀網、榕樹下、言情小說吧、瀟湘書院六大原創文學網站及天方聽書網、悅讀網、晉江文學城。

  盛大文學還擁有“華文天下”、“中智博文”和“聚石文華” 三家圖書策劃出版公司,是國內最大的民營圖書出版公司,簽約韓寒、於丹等一線作家。

  盛大文學原計劃2011年4月籌備上市,因為市場環境不好,暫緩了上市。到2012年下半年,盛大文學再次重啟上市,卻爆發了起點之亂。

  吳文輝等團隊做起點中文網,在賣給盛大集團後,基本就變成了打工者,享受不到上市帶來的好處。

  盛大文學高層曾與起點編輯們進行溝通,面對可能上市的誘惑,起點的編輯們本來打算妥協。甚至在頭一天,侯小強還與吳文輝深夜談判,安撫吳文輝。

  恰巧此時,一直做遊戲,並搶下盛大遊戲霸主地位的騰訊當時出手了。騰訊一直對網絡文學虎視眈眈,趁著起點中文網內亂,騰訊與吳文輝這批起點中文網的創始團隊建立了聯繫。

  騰訊承諾給予足夠的發展資金,資源和獨立性完全滿足起點團隊對網絡文學發展的自由和需求後,讓起點管理層選擇與盛大文學決裂。

  以吳文輝為首管理層不僅拉著核心骨幹出走,連起點作者一併要拉走,要另起爐灶,做一個與起點類似的文學網站,直接與盛大文學對抗。

  到2013年3月,侯小強在致全體員工的內部郵件中表示,起點部分員工提出辭職,董事會已批准他們請求,自己直接負責起點工作。

  這原本是故事的結束,卻也是鬧劇的開始。

  當年5月30日,創世中文網正式上線。該網站採用騰訊二級域名,並與騰訊文學資源打通,創世中文網的上線徹底讓盛大文學“爆發”。此時,起點聯合創始人羅立因涉嫌商業賄賂遭盛大文學舉報,被公安部門刑事拘留。

吳文輝則稱“羅立是清白的,你們自己心裡都很清楚,做人不要隨便說違心的話,法律最終會是公正的。做好自己的事吧,我留給你們的是一個好攤子,但是不是讓你們用來敗壞的。”

  起點的內亂,及騰訊的突襲,讓侯小強顯得心力交瘁。作為一個文人,侯小強“一向愛惜自己的羽毛”,最讓侯小強無法忍受的不是工作壓力,而是輿論的壓力和誤解。侯小強曾說,當初極力想避免起點內亂:當看到起點創始團隊即將離職創業的消息後,整夜未眠。

“如同任何人一樣,如同任何公司一樣,我不完美,盛大文學不完美。但惟其不完美,才能激勵我們前行。但再不完美,也乾不出好事者筆下,嘴中我要求團隊恐嚇離職員工家屬,打電話恐嚇離職同事,甚至公開場合辱罵創始團隊的事。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那段時間,盛大集團總裁邱文友在盛大集團為陳天橋扮演了一個“賣賣賣”的角色,自陳天橋移民國外後,盛大集團就在不斷出售國內的資產,盛大遊戲、盛大文學、浩方、邊鋒等資產都給出售了。

  這場起點中文網內亂,最終以侯小強的出局,吳文輝的勝利告終,內亂也葬送了盛大文學上市的大好前景,讓騰訊撿了便宜。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3

  閱文集團上市後,吳文輝、商學松、林庭鋒、侯慶辰、羅立等幾位創始人的身價都大幅上漲,這被稱為是吳文輝的一場“王子復仇記”。

  彷彿是魏延 傳聞要自立山頭

  騰訊砸重金要做網絡文學的背後,是騰訊的大文娛戰略,對於遊戲企業來說,最需要的就是IP支持,而閱文集團則擁有中國最大的網絡文學源。

  閱文集團旗下囊括QQ閱讀、起點中文網、新麗傳媒等品牌,擁有1220萬部作品儲備, 810萬名創作者,覆蓋200多種內容品類。

  閱文集團還輸出了《鬼吹燈》、《盜墓筆記》、《瑯琊榜》、《慶餘年》等大量網文IP並改編為影視、動漫、遊戲、音頻等多業態產品。

最近,騰訊音樂發力長音頻,也是與閱文集團合作,共同孵化閱文旗下原創網絡文學內容的IP衍生品,藉此,騰訊音樂為海量文學內容與廣大用戶建立更緊密的溝通橋樑,打造文學作品有聲化的新形式。

  原創內容恰恰是網絡文學的價值,玩家引入頭部資源,製造足夠的內容壁壘,進而與對手拉開距離。

  可惜的是,進入騰訊體系,吳文輝團隊卻是上演了再次內亂戲碼。

  吳文輝在內部郵件中說,作為創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終於成年了。而在這一刻,就像許多“父母”一樣,我們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長,也要適時地往後退一步,學會放手,讓“孩子”開啟新的人生歷程。

吳文輝在朋友圈說,小時候看武俠小說,每個大俠最愛的結局都是隱退山林,自己雖不是大俠,也不愛山林,卻也有一個海邊讀書的夢想,此時便是這個夢想之始。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4

“過去18年來,無數刀光劍影,但終算為中國網絡文學於中國和世界文化之中爭取了一席之地,終算為當年所蔑為微末的草根作家爭取得足夠的自豪面對妻子的稿費。每思如此,雖身心疲憊,資覺得心滿意足。”

  吳文輝說,然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面向大會,讀書看花,等我已久,待風平浪靜,只是彼時相待者,有茶,無劍,黑暗之心,拜謝。

  所謂大笑一聲,退出江湖。隱居山海之間,吟唱一曲笑傲。期待他日尋訪,煮酒笑談風雲。只是吳文輝未必真隱退。

  江湖傳聞,吳文輝可能加入今日頭條另立山頭。一旦傳聞為真,則吳文輝就是三國中的蜀國大將魏延,先叛故主,又再次要脫離新東家,功過是非,很難去評斷。

  吳文輝若是真離開,其實大可一人離去,此番卻又是帶領了當初起點的核心高管出走,給閱文集團造成大的動盪。而且,吳文輝的江湖也不再是恩怨情仇,而是利益權衡,而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吳文輝又怎麼退出。

  據年報顯示,閱文集團2019年實現收入83.5億元,較上年同期的50.38億元增長65.7%;2019年毛利潤為36.92億元,較上年同期的25.57億元增長44.3%。閱文集團2019年期內利潤11.1億元,同比增長21.9%。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5

  截至2019年12月31日,騰訊持有閱文56.87%股權,吳文輝持有近3%的股權,曾經的重要股東凱雷已經清倉閱文集團,前後套現了超過20億元。

  而閱文集團市值相比最高峰時跌去近7成。

  當初,閱文集團市值高的時候,很多人都替侯小強惋惜,侯小強則對雷帝網創始人雷建平回答說,沒啥好惋惜的。

  “其實都是最好的選擇”。 “人生是一個長跑,不要計算一時的得失。”

  有意思的是,對於騰訊高管接手閱文集團的局面,資本市場倒是給予了積極回應,閱文集團的股價直接大漲14.4%,使得市值反彈到371億港元。

  附:吳文輝內部郵件(核心內容)

  郵件主題:我們的新起點 閱文的新征程

  各位閱文的兄弟姐妹們:

  今年,是閱文集團成立的5週年,也是起點中文網的18週年,作為創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終於成年了。

  而在這一刻,就像許多“父母”一樣,我們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長,也要適時地往後退一步,學會放手,讓“孩子”開啟新的人生歷程。

因此,我和幾位一直並肩到現在的創始夥伴共同做了一個決定,從今天開始,以另一種方式繼續陪伴閱文成長:我將轉任董事會副主席和非執行董事,同時也會和曉東、學松、庭鋒等部分高管團隊成員一起從管理職務切換為集團顧問的角色,以新的身份繼續支持閱文的發展。

曾與我們一起創建騰訊文學、現任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先生(Edward),以及騰訊平台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先生(Monkey),將分別出任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和總裁,帶領閱文和大家一起開啟新的征程。

2001年,我與學松、庭鋒、慶辰、羅立等幾位同樣熱愛網絡文學的朋友一起從論壇開始一步步創立了起點中文網,而這也成了我們這段重要人生歷程的重要起點。從那時開始,我們就一直共同推動和見證著這個行業的每一步發展。

最早在團隊裡,我和學松是程序員,負責編程、技術維護一類的碼農工作,庭鋒、慶辰、羅立則憑藉他們在網文圈的名氣,負責發掘更多優秀的作者。後來,我們結識了曉東、朱靖、朱佳等越來越多的伙伴和朋友,在大家的信任與支持下,與百萬文學創作者和億萬網絡文學愛好者一起,攜手將中國的網絡文學發展成為一種全球領先的文化創意產業和文化現象。

  十幾年前,或許我們還很難想像,網絡文學會發展到如今的樣子。但我們卻成功從無到有,開創了網絡文學的商業模式、運行體系和版權拓展機制,尤其是奠定了付費閱讀這樣影響深遠的基礎商業規則,鋪就了整個行業發展的基石。

大家純粹的初心和不懈的努力,激發了越來越多創作者、文學愛好者與行業夥伴的熱情與潛力,把他們的熱愛、才華和奉獻匯聚在了一起,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和熱,推動這個產業從小眾走向大眾,並擁有了更大的能量和全新的可能。從我們的平台上,走出了無數卓越的作家,也誕生了無數充滿想像力和感染人心的故事,是他們給用戶帶去了持續的陪伴和不可言說的情感慰藉。

不僅如此,我們也看到,優質的文學作品價值歷久彌新,以及以此為IP源頭所創作的影視、動漫、遊戲作品層出不窮,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而新的商業環境和技術革命,也在為我們徐徐打開全新的發展大門。

  經過多年的深耕和培育,閱文集團已擁有完善的創作生態和優質的內容儲備,成為整個數字內容產業重要的IP源頭。面向未來,網絡文學的發展正在孕育新的產業可能,閱文亟需基於IP,帶領行業進一步去構建一個更加開放的生態和更符合未來趨勢的新商業規則。

這是一段全新的征程,對我和創始團隊而言,從起點中文網開始到今天,我們已經完成了商業模式創建和優質資源整合的階段性光榮使命,接下來,閱文需要抱持一種開放和決心,通過更徹底的管理轉變,推動閱文在業務創新、技術突破、IP構建、生態構建等方面,邁上新台階。

因此,我們需要一個嶄新的管理團隊和協作模式,以便更好地強化網絡文學與網絡動漫、影視、遊戲、電競等騰訊數字內容業務的聯動,更廣泛地跟行業開放合作,進一步激發網絡文學生態和優質IP的潛在能量。接下來,我和部分創始高管將主動退居幕後,把閱文的未來發展交棒給Edward和Monkey,相信他們一定可以帶領閱文更深度地聯動騰訊新文創生態,推動閱文的技術變革與業務創新,讓閱文的生態綻放出更大的能量和價值。

  如大家所知,對於我個人,我也一直有個理想,就是在“退休”之後,找個海邊安靜的看書。現在,感覺距離這個理想更近了,對未來的人生,我也充滿期待。

  黑暗之心 吳文輝

  2020年4月27日

  程武內部郵件:(回复吳文輝)

  郵件主題:帶著閱文升級的希冀,繼續向未來進發

  感謝文輝!感謝曉東、學松、庭鋒等創始高管團隊以及所有閱文小伙伴們一直以來的辛勤付出和為閱文所創造的一切!

  文輝的信,讓我想起了過去七年裡,我們一同經歷過的許多點點滴滴。記得最初,由我代表公司邀請文輝和團隊加入騰訊時,讓我最有感觸的就是大家對文學事業的那種純粹的熱愛和堅守。

  那時候,泛娛樂的構想剛提出不久,業務矩陣還在搭建中,我作為貓膩的多年書粉,當時啟動騰訊文學想法也很純粹。

  所以我們倆開玩笑說,這是兩個理工男對文學夢想的追逐。雖然當時不知未來會走向何方,但卻從此開始了我們的一路同行,從創世中文網上線,到騰訊文學成立,再到閱文集團組建,一起見證了文學業務成長的許多重要時刻。

如今,在文輝的帶領和團隊的努力下,當初的許多設想逐一成為現實:今天的閱文不僅成長為引領行業的正版數字閱讀平台和文學IP培育平台,擁有多達810萬名創作者, 1220萬部作品儲備,觸達數億用戶;更順利實現了公司IPO、收購新麗傳媒以及搭建文學IP版權體係等一個又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為我們在新文創時代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我和Monkey非常感謝文輝和創始團隊的信任,以及集團董事會的大力支持。重任在肩,唯有謙虛學習、團結一致、奮勇向前,才能不負所託。我們也有信心接棒繼續推動閱文從”最大的行業正版數字閱讀和文學IP培育平台”向”更強的文學內容生態”這一新階段升級。

  我也非常高興Monkey能夠跟我一起加入新的管理團隊,一起搭檔。 Monkey在騰訊有多年管理經驗,歷任移動QQ、QQ空間、騰訊開放平台、騰訊應用寶、騰訊眾創空間、青騰大學和騰訊內容開放平台等多項業務的管理崗位,在產品運營、商業模式創新及生態合作有豐富的管理經驗。我相信這些經驗對閱文未來的升級發展也非常有價值。

  Edward

  2020/4/27

吳文輝出走閱文:先與盛大決裂又與騰訊失和 或難捨紅塵 6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