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法盲”李國慶的一頓操作有用嗎?


“法盲”李國慶的一頓操作有用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作者/金璵璠 蘇琦   編輯/魏佳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隱忍兩年多後,李國慶用電視劇《雍正王朝》中“八王逼宮”的戲碼,“重回”噹噹,“罷免”俞渝。

  4月26日,李國慶帶人赴噹噹網搶奪公章,刷爆朋友圈,頻上熱搜。

李國慶的“奪權”,基本分為三步:首先是召開臨時股東會,設立董事會,並確立董事成員為李國慶、俞渝、陳立等,選舉他為董事長與總經理;第二步是帶人闖入噹噹拿走公章,按照噹噹發布的聲明,公章被拿走了11個,財務章被拿走了36個;第三步是發《告噹噹全體員工書》,細數俞渝罪狀。

  噹噹網也迅速反擊,報警、掛失公章、召開媒體電話溝通會。在溝通會上,噹噹副總裁闞敏作為俞渝的代表公開表示,噹噹管理層都跟俞渝在一起,李國慶離噹噹越遠越好。

  闞敏還直指李國慶“奪權”的動機:今年2月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錢,或是用於維持早晚讀書的經營。

  李國慶隨即在微信群隔空回應稱,拿走公章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組班子,第三步就是進駐噹噹。

  李國慶的一番操作熱鬧歸熱鬧,但燃財經諮詢多名律師,從目前噹噹網持股比例來看,上述股東會的決議並不成立,也不具備法律效力。

  這場“奪權”爆發後,燃財經第一時間抵達了噹噹網、早點讀書的辦公地點。噹噹網當天發生了什麼?噹噹的股權結構以誰的說法為準? “慶渝”二人離婚訴訟會對此產生什麼影響?李國慶暴力奪章背後有什麼難言之隱?本文將一一解答。

  01

  事發現場

  “搶奪”過程僅十幾分鐘,員工照常工作

  闞敏回憶了26號的事發經過。

  上午10點左右,李國慶帶著6人,突然闖入噹噹的辦公區。

  同行的人中包括李國慶的秘書。他的秘書之前經常在公司蓋章,非常清楚使用公章的流程,再加上李國慶之前掌權噹噹,員工不敢對他加以阻攔。就這樣,李國慶搶走了幾十枚公章、財務章,留下自己事先寫好的“收據”,在公司前台張貼了《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整個過程僅十幾分鐘。

  “搶了東西就跑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不清楚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點,他做事經常很衝動,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闞敏稱。

  事發之後,噹噹方面已經報案,並對公章做了掛失和補辦。 “我們現在在等公安機關最終的處理決定,同時也在向律師溝通他的行為是否違法。”闞敏稱。

  燃財經第一時間實地探訪了噹噹所在的北京市朝陽區靜安中心。在李國慶的“鬧劇”之後,物業人員加強了對到訪人員的審核,一聽到燃財經要去8樓,對方警覺地問:“噹噹嗎?讓他們的人下來接你,我們不放行。 ”

  據悉,噹噹在靜安中心的8層和21層設有辦公區,財務部分在8層,俞渝的辦公室在21層,兩層辦公區均只有一扇門供進出。

當天下午,噹噹牆上的《告員工書》已被取下,大門緊鎖,並沒有見到俞渝等高管的身影,前台的工作人員以“不接待任何採訪和自己下午才來並不知情”為由,拒絕了問詢。

噹噹21層辦公室  攝影 / 燃財經噹噹21層辦公室  攝影 / 燃財經
噹噹8層辦公室,牆上只留下了疫情相關的通知   攝影 / 燃財經噹噹8層辦公室,牆上只留下了疫情相關的通知   攝影 / 燃財經

  一位噹噹網員工則從內部視角向燃財經提供了一些信息。

  “俞渝對待員工極其嚴格,逢年過節任何福利都沒有,分紅也沒有,去年第四季度績效一直拖著,只發基本工資,好多(承諾的)東西都不能落實。”該員工稱。

  他還表示,疫情期間,公司的規定是,員工隔離要先用自己的假期,之後再補給員工。但是至今都不讓提交補假申請,門檻是當月日均工作14小時以上的人才能提交。 “工作14小時這是什麼概念,相當於早上9點到,晚上12點才能走。”對方補充道。

與之相對的是,李國慶在《告員工書》中提出,以“開除、辭退、優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全部終止,已被單方面辭退的員工,可與公司協商,協商一致重新簽署勞動合同返崗。對此,上述員工稱,“如果李哥回歸,我肯定會很歡迎。”

  當晚,闞敏回應燃財經稱,上述情況並不屬實,去年的績效與獎金已全部發放。 “績效本身就是有人有、有人沒有,不是全員發績效,績效發放也沒有拖欠。”

  當天下午,燃財經同樣走訪了位於北京市朝陽區三里屯SOHO的“早晚讀書”公司總部。

  從為數不多的工位可見,早晚讀書團隊還屬於比較初創的團隊,李國慶本人並不在辦公室。相關人士以“李總不在”為由拒絕接受采訪。

早晚讀書門口  攝影 / 燃財經早晚讀書門口  攝影 / 燃財經
早晚讀書辦公室  攝影 / 燃財經早晚讀書辦公室  攝影 / 燃財經

  02

  誰的噹噹?

  未離婚前,雙方表決權不能簡單平分

  搶公章事件的根源是噹噹網的股權結構,對此,李國慶和俞渝各執一詞。

李國慶在《告員工書》的說法是,李國慶和俞渝共持股91.71%,李國慶實際持股45.85%,同時爭取到了兩家管理合夥企業——天津騫程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天津微量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支持,因此獲得了53.87%的支持。

李國慶署名的《告員工書》張貼在噹噹內部李國慶署名的《告員工書》張貼在噹噹內部

  需要注意的是,闞敏是天津微量的執行事務合夥人,同時在天津騫程持股20.8%,是第一大股東。天津騫程的執行事務合夥人名叫張巍,在天津微量持股8.3%,比例高於闞敏。

  闞敏自稱對李國慶發起的股東會並不知情,並表示,詢問了兩個合夥企業的股東,都不存在支持李國慶的可能性。

  燃財經查詢公開資料猜測李國慶拉攏的人或許就是張巍,闞敏並未否認,並透露出“除了張巍以外,(合夥企業的)其他股東都不支持李國慶”的意思。

對於股權結構,闞敏多次表述了俞渝方面的觀點,俞渝持股52.23%,李國慶持股22.38%,兩人的孩子持股18.65%,管理層分別持股3.58%和2.93%,孩子股份在孩子名下。具體是否平分,還需要法律判決。

但據天眼查顯示,俞渝在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持有64.2%的股權,李國慶持有27.51%,另外,天津騫程和天津微量分別持有4.4%和3.61%,上海宜修佔0.28%。

“法盲”李國慶的一頓操作有用嗎? 2

  雙方各執一詞,且與工商信息並不相符。股權到底應該怎樣認定?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宋一欣律師告訴燃財經,以工商信息為準。

  安理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鄭瑋也表達了同樣觀點。根據公司法規定,在有限責任公司中,股東可以依據股東名冊的記載,以及工商局記載的相應的股權比例,來行使相應的股東權利。換句話說,只要李國慶和俞渝沒有離婚,應該還是要以工商局登記和股東名冊記載的股權,作為他們各自行使股東權利的依據。

關於“慶渝”二人的婚姻狀況,據闞敏表述,李國慶去年7月提出離婚,目前婚姻訴訟還在進行當中;昨日晚間,李國慶以“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 “現李國慶先生和俞渝女士尚未離婚,噹噹股權作為夫妻共同財產一人一半。”公告蓋有相關公司印章,應為上午李國慶從噹噹搶走的印章之一。

李國慶當晚發布的公告李國慶當晚發布的公告

誠然,李國慶和俞渝離婚訴訟分割的夫妻共同財產是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91.71%的股權,離婚可以進行該部分股權的分割,但不代表目前李國慶就想當然的持有一半,即45.855 %。

  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股權分割可以是各自取得一半股權,可以是折價分割股權轉讓款,可以是一方補償另一方股權分割款,但是有一點可以明確,即在離婚案件未最終生效前,一方或雙方在公司章程登記的股權項下的表決權是不能簡單地對半分割的。

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全球合夥人郭韌律師對燃財經表示,“兩人沒離婚,在內部關係上,一方股權雖然一般為夫妻雙方共同共有(具體還要看是否有其他情況或特殊約定),股東一方配偶權利應受保護。但就外部關係上看,股東名冊和工商登記材料中均無非股東配偶之記載,夫妻之間的共有關係以及對股權的處分不應對抗工商登記。”

  宋一欣稱,這其中有一個變量,不排除雙方私下約定股權行使的情況。不過,噹噹雖是有限責任公司,影響力卻相當於一個公眾公司,也起到了公眾公司的特徵,因此,公司的股權變化和股權安排應當向社會公開,而不是私下約定。至於另外兩種特殊情況,比如“大股東被司法機關或行政機關限制行權”、“(離婚訴訟)被法院通過生效判決而分割”,噹噹都有責任向社會公開。

  03

  一頓操作有用嗎?

  股東會決議並不成立,搶了公章也沒用

  在當前的股權結構下,李國慶召開的臨時股東會議,以及會上形成的決議是否有效呢?

噹噹是有限責任公司,一般來說,若噹噹內部的章程沒有特殊規定的情況下,按公司法解釋,單獨或合計持有公司1/10以上股份的股東請求時,應當在兩個月內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也就是說,持股27.51%的李國慶可以要求召開臨時股東大會。

  召集程序上是否合法,表決程序是否正當,沒有具體資料,無法明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俞渝作為大股東之一未到場,會議本身程序上面有可能有瑕疵。郭韌表示,大股東不參加是否會無法形成決議,要看公司章程規定。

  至於決議效力是否有效,要重點解析。

  會議上,李國慶稱要成立董事會,由李國慶、俞渝、陳立等擔任董事,選舉李國慶為董事長與總經理。 “這就涉及到修改公司的章程,根據公司法規定,有限公司章程修改必須經代表2/3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因此,上述股東會的決議並不成立,其實是個無效決議。”鄭瑋稱。

  至於李國慶的目的,不是一般的決議,而是接管公司、擔任法人。郭韌告訴燃財經,李國慶要想接管公司,正常的程序應該是,提前通知全體股東,召開股東大會,按照公司章程的規定進行董事會選舉,辦理工商登記。一般公司章程約定,公司董事長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在這裡需要強調的是,鄭瑋表示,無論是按照哪一種算法,俞渝在噹噹的佔股都遠遠高於1/3,也就是說,只要俞渝不同意,李國慶的如意算盤可能從來都沒有希望實現。

據闞敏描述,“李國慶僅僅是和一兩個從噹噹離職的員工開了一個所謂的臨時股東會,製作了網上現在流傳的董事會決議,我們在公司的這些員工們、股東們都沒有參加,也沒有接到通知。”

“噹噹現在的法定代表人是俞渝,法定代表人得由董事長或者執行董事擔任,李國慶可能是想先搶公章,然後做一個股東會決議成為董事長,下一步拿這個決議去改工商登記成為法定代表人,公司對外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就能掌握在他手裡。”鄭瑋告訴燃財經。

“法盲”李國慶的一頓操作有用嗎? 3

  那麼,搶奪公章與獲得公司經營權有無關聯?

  鄭瑋告訴燃財經,一般來說公司對外的經營行為,法定代表人簽字或者公章都可以作為對外代表,公章被搶走,短時間內簽合同只能俞渝親筆簽字才能代表公司。

  公章被搶之後,噹噹隨即做了聲明。鄭瑋稱,因此即使李國慶獲取了公章,其對外使用的效力仍存疑。 “假設在這期間,李國慶使用公章與別人簽了合同,且與李國慶方面簽署合同的一方不知公章已作廢的可能,合同的效力仍然存在著一定風險。”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李國慶拿走公章的行為,違法嗎?

  郭韌對燃財經表示,如果是在俞渝未知的情況下,李國慶的搶奪行為可能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具體是否涉嫌犯罪,要看雙方關係認定以及公安認定。

  “搶公章的行為肯定違反了治安管理相關法規,但是從目前情況看沒有涉嫌違反刑法,上升不到犯罪的高度。因為刑法中對於搶奪公司公章的行為,沒有明確的規定。 ”鄭瑋稱。

  04

  李國慶何以至此?

  有分析認為,李國慶暴力搶公章背後,原因可能有二,夫妻雙方在離婚談判上沒有談攏,或是早晚讀書的項目出現了問題。

  關於慶渝二人的婚姻狀態,噹噹方面的表述是,婚姻訴訟還在進行當中,目前只有等待法庭的宣判。李國慶去年7月提出離婚,此後雙方有過協商和解的階段,但後來被李國慶單方面中止和解。

  闞敏稱,噹噹方面一直在找李國慶溝通,也發過函,都沒有用。 “他今天提出A條件,我們回復了以後,他又談B條件;有時今天A條件是這樣的,明天再談條件就變了,很難往下談。”

  “李國慶在今年2月份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錢,我理解應該是因為他的公司經營有問題,所以就來借錢維持經營。 ”闞敏提到一個敏感話題:李國慶今年還開始要求分紅,多次向公司借錢,俞渝都沒有同意,每次都及時回函說明了原因。

  闞敏口中的公司是指李國慶現在正在做的“早晚讀書”。

有媒體人在朋友圈這樣分析:“李國慶搞出這麼不體面的事,沒準是早晚讀書遇到了困難。這種項目靠線下活動掙錢,疫情一起,線下活動舉辦不了,現金流就會面臨斷裂風險。”

  “早晚讀書”於2019年6月1日正式上線。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公司的大股東為唐虓琿,持股比例達59%,劉浩宇持股40%,李國慶持股僅有1%,職位為經理、執行董事。

  而該項目所在的知識付費領域,面臨著用戶增長和商業變現的多重壓力。今年4月初,李國慶曾告訴燃財經,“投資人怎麼想我不知道,早晚讀書現在是燒我自己的錢。”

從噹噹出走多年後,他也承認,後期已經不再以噹噹對標,現在早晚讀書面臨的難題是,“太高端下沉不到四線城市,達不到4000萬年用戶數的目標”和“平台定位、特色”。

  但問題恐怕沒有這麼簡單,艾媒諮詢《2018年-2019中國有聲書市場專題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有聲書市場規模為46.3億元。這個並不算大的市場裡,早已經有了喜馬拉雅、蜻蜓FM、荔枝、得到、樊登讀書等多位頭部玩家。

  05

  “慶渝”相爭,走向何處?

  “慶渝”相爭,受害者眾。

  所有管理層的爭奪,一定會影響到公司的日常經營,導致治理結構的混亂。鄭瑋認為,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之下,其供應商會對交易主體產生疑問,不知道誰籤的合同才是有效的,會影響公司的重大交易;其次,也會導致公司內部人心浮動。沒有人願意在一家混亂的公司里工作,長此以往,噹噹很多業務很有可能都無法正常開展。

郭韌持有相同的觀點,她認為,本次事件表面是股東糾紛,離婚糾紛,真實是企業中的股權之爭、管理權之爭,會加劇對噹噹後續的運營造成不確定性,也會打擊投資人的信心。

  另外,宋一欣給出建議,公事私事要分開。 “因為公司是你家的,也不是你家的,你家的事情內部解決,家裡發生股權糾紛,不應當以影響公司員工、消費者及社會公眾利益為代價,應當自行協商或司法救濟,公司的事情則應該考慮社會公眾、消費者、員工的利益”,搶奪公章的做法欠妥,但一人董事的治理也需改善。

  李國慶“奪權”釋放給外界的信息是,噹噹退市後一直未設董事會,只有一個執行董事,是俞渝。闞敏確認了這一說法。

  這也相當於噹噹沒有議事機構,拿主意的只有俞渝一人。

  公司法規定,有限責任公司可以不設董事會,只設執行董事。郭韌稱,執行董事適用於規模較小或者股東較少的有限公司,有利於公司靈活高效的作出決策,而從長遠管理和激勵角度來看,董事會適用於公司規模擴大、外部資本進入的情況。

  當然,這並不能成為李國慶另設董事會的理由。 “儘管存在公司治理問題,但不代表小股東用這種方式致使公司產生公司僵局是合理的。”宋一欣稱。

  宋一欣對燃財經表示,噹噹是有限責任公司,公司治理是主要股東之間協商的問題。宋一欣建議,噹噹應盡快完善治理結構,包括成立規範意義上的董事會,把大股東、小股東、非獨立董事、獨立董事、員工董事都包括進去,作為一個有社會影響的公司,噹噹的董事會應該有一定數量的獨立董事,還應該有員工代表的董事,股東之間達成妥協,參與管理,而不是大股東一人說了算。

4月26日,李國慶起初對“搶公章”的行為的回應是,“依法接管噹噹,太忙不接受采訪”,晚些時候在微信群回應稱,拿走公章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組班子,第三步就是進駐噹噹,給俞渝“貼封條”。李國慶表示,自己已經得到小股東的支持,在代表股份方面“肯定超過51%”。

  但多位律師告訴燃財經,目前而言李國慶即使拿到了小股東的支持,依舊比不過俞渝的持股比例。

  可能從李國慶對媒體講述曾經和俞渝一起看《康熙王朝》“八王逼宮”時,這一場戲就是注定的。而這場戲,大概率會失敗。

“法盲”李國慶的一頓操作有用嗎?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