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奔騰重現江湖,但英特爾的“芯事”卻不再奔騰


Photo by Slejven Djurakovic on UnsplashPhoto by Slejven Djurakovic on Unsplash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藏狐

  來源:腦極體(ID:unity007)

  奇怪的事正在聖克拉拉——英特爾的總部所在地發生。

  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英特爾前不久被傳出準備以10-20億美元收購以色列AI創業公司Habana Labs的消息,這是其既3.5億美元拿下NervanaSystem之後,在推理芯片上的又一次收購。

  而出於某種奇怪的原因,英特爾又從歷史的故紙堆裡翻出了早已過時的22nm的哈斯韋爾架構,重新推出了奔騰G3420。這聽起來,簡直就和在5G時代重新推出大哥大一樣,堪稱大型後現代行為藝術……

  重新試圖“挖墳”的英特爾,在造芯事業上到底經歷了什麼呢?

  復現哈斯韋爾Haswell的輝煌,

  或是映襯Intel晦澀的當下

  坦率來說,不可否認22nm的哈斯韋爾架構,曾經一度是十分強大的。

  但在大家都期待它推出一系列10nm規格CPU的節點,“開倒車”的奔騰處理器,顯然有點辜負市場的期待。

  尤其是早已停產了奔騰G3420,如今又將其從墳墓中拉出來,並在產品通知中表明“根據新的路線圖,決定取消停產,再次實現本產品的長期性”。不由地讓吃瓜群眾十分感慨,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見到這種開歷史倒車的發展路線圖呢……

  原因或許能從英特爾的公開聲明中找到答案。大約兩週前,英特爾公開向客戶道歉,稱其“尚未解決14nm處理器的產能難題”。高性能芯片沒法滿足需求,英特爾轉頭一看,低端芯片照樣有市場啊。有錢不賺XXX,已經關閉的22納米生產線,重啟!

  這種高端市場拼不過轉頭薅低端羊毛的行為,顯然與其在AI領域大手筆的“買買買”形成了鮮明的反差萌。

  斥巨資買AI然後賣奔騰,到底是大廠的泯滅,還是AI的淪喪?

Moor Insights and Strategy的分析師卡爾弗倫德(Karl Freund)認為,又一次收購AI芯片,尤其Habana和此前收購的Nervana還存在競爭關係——兩者都是針對數據中心提供AI訓練和推理芯片— —表明英特爾很可能至今還沒找到打造自家標杆AI芯片的正確方式。

  當然,這種鍥而不捨購入AI創業公司的努力,也間接表明了AI在未來計算領域到底有多重要。

(英特爾的AI推理芯片)(英特爾的AI推理芯片)

  那麼,英特爾在高性能芯片上的市場份額,到底被誰搶走了呢?答案是AMD。

2019年Q3季度,AMD拿出了Zen2架構的銳龍3000以及Navi架構的RX 5700系列顯卡,這兩款7nm工藝的處理器,不僅遠遠甩脫老對手英特爾,甚至比藐視摩爾定律的英偉達NVIDIA還要領先。

  外媒Techradar網站在報導時,認為英特爾已經承認了自己的落後,原因是Intel CEO思睿博日前在參加財富全球會議時確認7nm應用在CPU處理器上要到2022年。也就是說,在高性能芯片上,英特爾要在2年後才能追上AMD。

此時,矽谷曾經流傳過的一個笑話——AMD的同行偶遇英特爾的員工,問他們新的處理器什麼時候才能做出來:“等你們做出來了,我們才會有新的事做”——時過境遷,誰曾想這反而成了一個映襯英特爾不思進取的笑話。

  英特爾到底是如何陷入轉型困境的,這是一個龐大復雜的命題,一篇文章顯然無法窮盡其中緣由。我們不妨從競爭這個角度來嘗試一窺究竟。

  不再奔騰:英特爾的複雜“芯事”

  用一句話來形容摩爾時代的英特爾,那就是內有實力,外有強援。

  這使其在當時的處理器市場,幾乎沒有一個重量級的對手。沒錯,AMD當時根本不配跟英特爾相提並論。甚至有專家認為,如果不是反壟斷法的約束,英特爾很可能已經把AMD擊垮或者收購了。

  而時間轉回2019年,畫風陡然一變。調研機構Prudential分析師Mark Lipacis日前發表言論,認為從長遠角度講,英特爾將失去在全球處理器市場的絕對壟斷地位。最終英特爾和AMD的市場份額甚至達到各佔50%的平衡點。

  更玄幻的是,這一幕已經在發生了,在韓國區域市場,AMD竟然真的達到了53.58%,開始擺脫“千年老二”的身份。

  AMD的逆襲與英特爾的滑落一樣,令人唏噓。而細究英特爾的無奈,有兩個關鍵節點是值得注意的。

  其一,是“失而難復得”的x86 CPU市場。

  儘管英特爾重啟了奔騰G3420,但x86 CPU市場逐漸被AMD攻占,已成不爭的事實。德國最大的PC零售商之一mindfactory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AMD的處理器佔據高達78%的份額,並且從7月份以來一直穩定在這一水平。

  而就在幾年前,英特爾還佔據了x86 CPU市場90%以上的份額。

  有意思的是,這是英特爾“主動”讓出的江山。

奔騰重現江湖,但英特爾的“芯事”卻不再奔騰 1

  自從去年十月英特爾發布了全新第九代酷睿處理器之後, 14nm工藝產能就一直不足。此時,AMD的銳龍處理器就開始快速攻城略地。去年三季度,AMD的處理器就銷量暴增,市場份額從前年同期的7.5%增長到了去年的的10.6%。採用7nm工藝的第三代銳龍問世後,銷量上幾乎是一騎絕塵。

  按理說在這樣的攻勢下,英特爾要么加班加點提性能,要么主動降價保市場。但這兩者英特爾都沒有選。

  它依然在14nm這一維度持續跟供應鏈戰鬥,以“擠牙膏”的方式打磨性價比。入門級I5-9400f相比於前代的I5-8400性能提升,僅有10%左右。沒有新產品,意味著ASP只能一路下挫。

  同時還不能隨意降價,因為非促銷降價會直接影響渠道消費者桌面市場,以及T1及商用台式機的價格。

  英特爾的應對之道,是選擇了“戰略性放棄”。

  其首席執行官鮑勃·斯旺公開聲稱,要主動“摧毀”這個公司在CPU方面擁有90%市場份額的優勢,因為這會使英特爾變得自滿。

  換句話說,我們沒興趣捍衛在x86 CPU的冠軍頭銜了,AMD你行你上唄。

  話術還是十分有名士風範的,但苦果還是要自己默默吞下。要知道,英特爾約有75%的營收來自PC、服務器CPU,這部分份額的丟失,直接導致英特爾的2019年Q2季度財報淨利潤較去年同期下滑17%。

  那英特爾後續還能找回CPU的場子嗎?正如前面其7nm規劃所示,2022年再說吧……

奔騰重現江湖,但英特爾的“芯事”卻不再奔騰 2

  其二,則是久攻不下的AI新品堡壘。

  主動放​​棄了CPU的江山,英特爾要幹嘛去?答案是衝擊“全矽”領域30%的市場份額。

  簡單來說,就是朝著GPU市場、AI市場,以及FPGA市場猛攻。

  這也是為什麼,英特爾過去幾年開啟了“購物狂”模式。 2016年,收購了邊緣和視覺AI創業公司Movidius。同年,以3.5億美元拿下Nervana,進軍深度學習訓練芯片市場。 2017年,以153億美元收購以色列自動駕駛企業Mobileye更是令業界咋舌。如果Habana Labs收購案完成,英特爾在AI產品上的組合可以說是遍及了邊緣計算、數據中心,從CPU到ASIC等各種業務支撐。

  這能幫助英特爾拿下新市場嗎?不得不說,入局晚的英特爾在人工智能芯片領域也只能說是個“弟弟”。

  過去幾年,英偉達憑藉其最早投資人工智能領域的優勢,憑藉GPU業績成為了資本市場的絕對寵兒,也成了該領域的領跑者,佔據絕對優勢。在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榜單中,英偉達穩坐頭把交椅。

不過,花了大錢的英特爾實力也並不弱,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專用於深度學習訓練和深度學習推理的Nervana AI芯片,2019CES上,還推出了Nervana神經網絡處理器(NNP-I) 。其在相關技術上的積累也很全面,包括用於AI邊緣計算開發的工具套件OpenVINO,可以用於推理芯片,以及16nm Myriad X VPU這樣的視覺處理器,Stratix 10 FPGA雲端芯片等等。

奔騰重現江湖,但英特爾的“芯事”卻不再奔騰 3

  目前看來,英特爾已經在多條矽賽道,以及5G、雲、邊緣計算等領域佈局,但快速變化迭代之中,卻無法一局定勝負。

最為直接的原因是,曾經“獨孤求敗”的英特爾,如今卻面臨谷歌、臉書、微軟、亞馬遜以及華為、寒武紀等中國廠商的挑戰,他們都在不斷將新技術和產品推向市場,並且各有千秋。根據紐約時報的統計,還有超過40家創業公司進入AI芯片領域。

  強大競爭者的你爭我奪,Nervana是否前功盡棄,這些都讓英特爾在AI硬件格局中的未來更加不明確。最直接的影響,就是英特爾在高性能計算上的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如魚得水。因為競爭者並沒有要將市場拱手相讓的高風亮節。前不久,英偉達就跟英特爾的老東家微軟達成了一項協議,在Azure上部署一個雲上最大的GPU加速超級計算機。 AMD Epyc處理器也有了亞馬遜、微軟Azure等新客戶。

  英特爾在高性能計算領域,可能並沒有預想的那麼有競爭力。

奔騰重現江湖,但英特爾的“芯事”卻不再奔騰 4

  此前數年,我們見識了英偉達憑藉人工智能對由摩爾定理主宰的傳統IT行業進行了“降維打擊”,也看到了英特爾和AMD等計算玩家向AI遷徙的不同姿態。

  一個弔詭的細節是,1993年奔騰處理器的誕生,讓英特爾甩掉了只會做低性能處理器的標籤。如今,22nm的奔騰G3420在業內,卻是絕對的低端代名詞,而它的重啟,或許又讓英特爾戴回了那頂好不容易甩脫的帽子……

奔騰重現江湖,但英特爾的“芯事”卻不再奔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