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荒誕的“竊·格瓦拉”,病態的流量時代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鋅財經(xincaijing),文:葛煜

“周某·竊·格瓦拉”去哪兒了?短短兩天,熱度銳減。

四年前,周立齊因“不會打工”一夜成名;四年後的出獄當天,有三十餘家網紅公司蹲點、各大主流媒體爭相報導、網絡熱度沖向天花板的待遇。

這些人就像馬戲團一樣,想讓周某宛如一個小丑般,賣力表演,以賺吆喝。

但相比於“租房小吳”的正式出道,輿論還是接受不了周某“服刑人員”的身份,也讓一些病態的網紅機構悻悻而歸。

重獲自由身的人自然不願重提過去,周立齊面對鏡頭表示對過去很“後悔”。也許,他沒想到的是,四年後迎接他的世界是如此瘋狂。原想做個自由人,無奈淪為利益的犧牲品。

網絡是健忘的,可流量這塊蛋糕誰都想分杯羹。事實勝於雄辯,短短兩天的時間裡,網紅公司提高了知名度,與他有關的親戚獲益了,唯有周立齊一人被無情消費。

這當然是一份流量的最好答卷,B站相關視頻最高點擊率破1000萬,微信公眾號相關文章輕鬆10萬+,與其相關的段子、表情包在網絡上迅速流傳。以前江湖中只有哥的傳說,現在哥回來了,只是江湖糊了。

但,這像極了一場病態的鬧劇。

讓人眼紅的流量

面對這個世界,與世隔絕四年零六個月的周立齊還是“太單純”了。

當有記者問道,網紅公司願意出100萬簽約他時,周立齊回复“怎麼可能!”在追問為什麼你不願意後,周立齊只說了一句“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值錢”,可如今的流量社會知道,蠶食流量才是捧紅流量的癥結所在。

打開B站搜索“周某”,相關視頻點擊率均是萬級以上,其中一條點擊率更是高達1000萬。一夜之間,“周某·竊·格瓦拉”的熱度超過了大部分網紅。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05.png

周立齊相關視頻點擊率飆升速度飛快 圖源網絡

點開up主的主頁,其實他的平均視頻點擊率大多才十幾萬。但周立齊的這條視頻下,評論量幾近8000條。在熱門視頻下成為精選留言,也是普通用戶獲得流量與粉絲的捷徑之一。在眾多精選評論中,一條解讀“竊·格瓦拉”的評論獲得了4330的點贊量。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07.png

網友對周立齊的解讀評論 截圖自B站

不僅是B站的二次創作,還有火遍大江南北的表情包,就連詩詞創作、自傳小說、音樂填詞等領域,也有周立齊的身影。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09.jpg

周立齊相關的表情包非常多 圖源網絡

在周立齊出獄後,三十多家網紅公司開著跑車迎接他,出高價簽約。甚至更病態的是,有經紀人稱,會將周立齊包裝成正面形象。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11.png

柳州一家網紅孵化公司,開著跑車來到監獄外 圖源紅星新聞

“這反映了我們新聞媒體的一種獵奇取向,記者不是從典型人物中挖掘對社會的正向意義,而是截取放大他們荒誕的、離經叛道的言語,蓄意引發群體的哄笑與嘲諷。”知名自媒體人三表在一篇文章中曾寫道。

在媒體與網友共同催化的獵奇價值上,新聞價值與公共價值不值一提。

周立齊本是一個慣偷,因頻頻金句被媒體曝光,最終成為全國知曉的網紅。他火爆的背後是段子手的二次創作、大V媒體的深度剖析,以及資本的推波助瀾。

“流量”等於搖錢樹

流量已經成為了搖錢樹,有時風暴中心的主人公也無可奈何。

最近一個視頻在網上瘋傳,轉發量1.4萬、點贊數210.4萬,看得人咬牙切齒。

視頻裡農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的家門被村民強行踹開,墨鏡男在踹開門後飄然離去,大搖大擺地口出狂言,吹噓踹門這事無關緊要。看他的笑容,彷彿做了很光彩的事,等待著別人的表揚。

荒誕的“竊·格瓦拉”,病態的流量時代 1

大衣哥的家門被村民強踹 圖源網絡

自從大衣哥成名之後,他就被鄉親們各種借錢,各種堵截,甚至被威脅“敢忘本搬走就動你祖墳”。短視頻流行後,村民們又把他當成了搖錢樹。據傳,有村民憑藉拍他的視頻積累了百萬粉絲,轉手把號賣了60萬元。

但即使如此,也沒有人感激他。 “要我們用好話說他,除非他給我們每家買一輛小汽車,同時每人1萬塊錢。”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19.png

大衣哥抖音相關號 截圖至抖音

被推向風口浪尖後,周立齊的姐姐借助平台發文說,弟弟周立齊以1500萬簽約網紅公司是假的,不是周立齊本人所為,是二弟私自所為(周立齊的二哥)。現在全家都在找二弟。

在利益面前,人性的貪婪畢露無遺。沒有人在意你飛得累不累,只在乎你能給他帶來多大收益。

病態的“流量”世界

流量的浪潮退去後,一聲嘆息。

前有犀利哥、流浪大師沈巍、杭州租房小吳,後有周立齊,每一個都是病態流量的遺棄品。可當時吹捧他們的品牌、網紅公司和網民們,搖身一晃follow起了新事物。

第一次進看守所的小偷周立齊還是個分文不值的待改造青年,出來後瞬間身價千萬級別。因參與恐怖活動被警方起訴入獄的美國人傑里米·米克斯,簽約了經紀公司,開啟模特生涯。

不禁有人感嘆,“我那麼努力,到頭來還沒有一個囚犯獲得的成就高。”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曾經站在過風口上的還有馮加六,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

動畫片《熊出沒》突然火了後,裡面的光頭強角色深入人心。有人發現馮加六跟動畫裡的光頭強長得十分相似,立刻拍攝視頻放在網絡上,隨後馮加六大火,人生髮生徹底改變,收入成倍增長,迎娶嬌妻入門,在大眾眼裡,他的經歷也是讓人羨慕。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23.jpg

馮加六與光頭強神似 圖源網絡

好景不長,馮加六火了之後,有了暴富心理,掙再多都能花完。由於沒有對未來進行規劃,人氣過了後,他又被打回原形,老婆也跑了,只能夠靠著打點零工維持生活。

另一位被網友推向風口的,還有杭州租房小吳。喜感的眉毛加上一口不標準的普通話,和周立齊一樣頗有槽點。

荒誕的“竊·格瓦拉”,病態的流量時代 2

一則小吳接受媒體採訪的視頻在網絡上爆紅 圖源《1818黃金眼》

在採訪視頻曝光後的一個多月事件裡,他的火爆程度不輸一線小鮮肉,參加《快樂大本營》、拍攝手機代言廣告、接商演等等。

但是網紅,紅的快涼的也快。本來順風順水的他卻被爆料網上與人聊天大尺度,從此再無任何消息。

周立齊想得比別人清楚很多,他說,寧願回家種地,也不要當網紅給別人打工。

大多數人對周立齊走紅的怪象零容忍,就連作為直播經濟下最大的收益群體都看不下去了。國內某知名家電企業高管近日在朋友圈直接就此現象進行抨擊,稱庸俗和低級趣味正在浪費過敏經濟、腐蝕國民心智,MCN急需正本清源。

微信圖片_20200422222326.jpg

國內某知名家電企業高管的朋友圈截圖

當竊·格瓦拉的熱潮過了後,周立齊只剩下一個背影。那個時候,大眾又回投身到另一個人身上,反反复复像一個循環遊戲。

可是曲終人散,人走茶涼後,這場周立齊式的鬧劇,卻是一種不折不扣的病態狂歡。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