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保護饒毅


保護饒毅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我是拾遺君

  來源: 拾遺(微信號:shiyi201633) 

  拾遺物語

  饒毅是憂國憂民的科學大家,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犀利耿直的現代魯迅,我行我素的半老頑童。無論你是否喜歡他,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啟蒙中國社會,也注定留下重要影響。

  ——施一公

▲ 部分截圖▲ 部分截圖

  2019年11月29日,

  一封實名舉報信(草稿)在網上流出。

  這張舉報信一流出,

  頓時引發學術界大地震,

  好多人驚掉了下巴。

  為何會引發學術界大地震?

  因為信中舉報人乃饒毅。

  饒毅是何人?

  首都醫科大學校長,中國生物界的頂級大牛。

  饒毅舉報了什麼?

  舉報三位宗師級人物涉嫌論文造假。

  一般這種學術舉報,

  舉報人通常都會匿名,

  但饒毅竟然在信上留了實名,

  真是“剛烈”啊!

▲ 朋友圈聲明 ▲ 朋友圈聲明

  饒毅確實是個剛烈的人。

  剛烈到什麼程度?

  隨便舉個例子吧。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

  饒毅特別厭惡特朗普,

  他覺得特朗普就是一個大流氓。

  如果換做是我們,

  自己不喜歡就行了,

  但饒毅太剛烈了,

  他不喜歡,也見不得朋友喜歡。

  於是他在朋友圈發了一條聲明:

  1、凡是昨天投票支持Trump的,請刪除我的微信聯繫;

  2、凡是今天以後還在朋友圈支持(或張目)Trump的,我都會刪除聯繫。

  (饒毅在美國讀書、教書22年,很多朋友都在美國)

  饒毅此言一出,立馬引起轟動。

  很多人站出來炮轟饒毅:

  “沒想到饒毅教授這麼不包容。”

  “怎麼能把朋友和政治好惡聯繫起來。”

  “沒品,交朋友夾帶政治私貨。”

  儘管很多人炮轟饒毅,

  但饒毅依然固執己見:

  所“惡”不同,不相為謀。

保護饒毅 2

  1962年,饒毅出生於中國江西。

  從上海第一醫學院畢業後,

  饒毅就去了美國留學,

  並先後獲得加州大學和哈佛大學兩個“博士後”,

  因為在生物領域的卓越表現,

  饒毅被美國西北大學聘為終身講席教授。

  饒毅為什麼這麼剛直?

  我就從這裡說起吧。

  大家應該都知道施一公,

  就是身兼西湖大學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的施一公。

  以前施一公非常不喜歡饒毅,

  覺得饒毅太喜歡多管閒事。

  但施一公喜歡上饒毅,

  也是因為饒毅的多管閒事。

  施一公講過饒毅的三件“多管閒事”。

  第一件:推動建立國家級研究所。

  2001年的時候,

  施一公和饒毅都在美國大學執教。

  有一天,饒毅給一公發了封郵件。

  郵件內容是:想建議中國政府投入資金,引進海外人才,創建十個關於生命科學的國家級研究所,希望你簽名支持這個計劃。

  一公看完提議後有點生氣,

  覺得此提議非常不靠譜:

  “僅僅維持研究所的運行就需要130億,

  在當時中國科研經費相當緊張的情況下,

  提出這樣的建議,

  就是異想天開、不負責任,

  甚至負面影響國內的科研發展。 ”

  一公不僅不簽名支持,

  還打電話給幾個朋友,

  “想讓他們一起抵制這個計劃。”

  儘管沒取得一公的支持,

  但在饒毅等人的努力下,

  中國還是搞了一個試點——成立了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

  試點效果非常顯著。

  施一公感嘆:“將心比心,我佩服他。”

  第二件:推動BIO2000課程。

  大概是2000年的時候,

  在一次學術交流中,

  饒毅聽說國內生命科學研究生教學比較落後,

  於是回到美國後,

  他又開始多管閒事起來,

  他不辭勞苦,

  耗費很多時間和精力,

  聯繫了二十多位海外優秀華人生物學家,

  創辦了BIO2000課程,

  “每位生物學家專程回國,

  在北京和上海的頂尖大學各講授6節課。 ”

  BIO2000課程的設立,

  為博士研究生打開了一扇眺望世界的窗。

  施一公感嘆:“將心比心,我佩服他!”

  第三件事:提高亞裔生物學家的地位。

  一直以來,在美國學術界,

  亞裔科學家都很難獲得領導地位。

  儘管亞裔科學家心生不平,

  卻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吶喊”,

  因為都覺得“吶喊”了也沒用。

  但饒毅偏不信邪,

  他一次又一次地寫信,

  寫信給美國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學會:

  “在學會長達一百多年的歷史上,很少有亞裔的領導……”

  寫信給美國神經科學會,

  “學會上百個各種各樣的領導位置上,沒有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學者……”

  寫信給CELL的主編:

  “應該增加亞裔科學家的比例……”

  在饒毅的多次呼籲下,

  王小凡成了JBC歷史上第一位華人副主編,

  魯白進入了美國神經科學會幹部遴選委員會,

  駱利群進入美國神經科學會年會程序委員會,

  …………

  一大批亞裔科學家因此受益。

  施一公感嘆:“將心比心,我佩服他!”

  施一公把饒毅稱為“科學界的魯迅”,

  饒毅之所以吶喊,

  之所以多管閒事,

  之所以剛直犀利,

  是因為他心懷理想。

  他的理想就是乾好兩件事:

  ●推動科研教育體制改革。

  ●推動科學文化傳播。

  為了做好這兩件事,

  他不惜也不怕得罪任何人。

▲ 饒毅被美國封殺 ▲ 饒毅被美國封殺

  饒毅很早就取得了美國國籍。

  但是2007年,

  饒毅乾了一件石破天驚的事情:

  他竟然退掉了美國國籍,

  辭去西北大學終身講席教授職位,

  放棄了自己的實驗室,

  然後回到中國,

  擔任了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

  饒毅是第一個在美國取得終身講席教授職位後,全職回國工作的生命科學領域的科學家。

  “我希望通過我的行為,

  扭轉觀望的海外華人科學家的回國決心。 ”

  饒毅的率先回國,

  確實起到了很好的示範作用,

  在隨後的幾年裡,

  施一公等人也回到了中國。

  這讓美國政府相當不爽。

  美國駐華大使館問饒毅:

  “你為什麼要放棄美國國籍?”

  饒毅回答說,

  “從第二次伊拉克戰爭開始,

  美國政府違背了本身的建國信條和價值觀,

  已經喪失了道德領導地位,

  這讓我為自己成為美國公民而感到羞愧。 ”

  這回答,十足的剛烈。

  然而剛烈的結果就是,

  饒毅從此遭到美國的封殺。

保護饒毅 3

  回國後,饒毅剛直依舊。

  在回國之前,

  他就聯合魯白、鄒承魯,

  在著名雜誌《自然》上發表文章,

  批評中國科研體制問題,

  並建議科技部只管政策不管經費。

  回國之後,他又聯繫施一公,

  在著名雜誌《科學》上發表文章,

  批評中國的科研文化,

  “在中國,為了獲得重大項目,

  一個公開的秘密是:

  做好的研究不如與某些人拉關係重要。 ”

  “在我回國前,

  我就親眼目睹幾個老院士,

  圍著一個處長賠笑臉。 ”

  饒毅非常看不慣這種科研風氣,

  所以他要站出來“捅破這層窗戶紙”,

  窗戶紙是捅破了,

  但饒毅卻得罪了很多既得利益者。

保護饒毅 4

  2011年,中國科學院院士評選。

  饒毅第一輪就被刷了下來,

  很多人都覺得太不可思議。

  生物界頂級大牛王曉東說:

  “無論是從學術水平、學術道德,還是對國家的科學貢獻來講,饒毅都遠遠超出此次進入第二輪的同學科候選人。”

  生物界頂級大牛施一公說:

  “不理解饒毅為什麼會落……”

  甚至連死敵方舟子都為他感到不平:

  “以饒毅的學術水平,第一輪沒過就被刷下來,真是一件很滑稽的事。”

  饒毅為什麼會落選?

  方舟子這樣猜測:

  “饒毅這次落選,

  與其特立獨行的行事方式有很大關係。

  他什麼話都敢說,得罪了很多人。 ”

  王曉東也這樣猜測:

  “許多科學家為了能順利當選院士,

  對存在的問題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但饒毅剛好相反,

  他從不迴避問題,

  敢於質疑,敢講真話。

  作為生命科學和醫學學部的投票院士,

  對饒毅的學術水平、學術貢獻不可能不了解。

  在知情的情況下依然投反對票,

  只能說摻雜了個人好惡和私心雜念。 ”

  落選之後,饒毅立即發了一個聲明:

  從今以後不候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饒毅真是夠剛烈的:

  “宣布從此不再候選院士,

  就是為了證明給年輕學者看,

  不做院士照樣可以挺起腰桿。 ”

保護饒毅 5

  饒毅就是這樣剛直,

  看到不良風氣不良問題,

  他不說心裡就不痛快。

  有一次,饒毅做報告。

  台下有人問:“饒老師,在中國,以重大疾病為導向和以興趣為導向的研究,哪一個更重要?”

  饒毅剛直地回答:“在中國,研究是以文章為導向,跟你說的那倆不沾邊。”

  學術圈,每年都會舉辦很多大型會議。

  “有聲望和地位的專家教授們,

  都忙於主辦或參加這種大型會議,

  以彰顯自己在本領域的聲望和人脈。

  會議規模越是宏大,

  大會主席就越有面子。 ”

  這在學術圈幾乎成了約定俗成的慣例,

  大家互相請來請去,

  給人一種和氣生財的感覺。

  但饒毅非常不齒這種行為,

  有一次,兩位院士邀請饒毅參加大會,

  並讓他出任神經科學分會場中方主席,

  可謂給足了饒毅面子,

  但饒毅竟然一口就回絕了:

  “我一貫認為科學家之間的會議小型才有效,

  這種大型、科學上低效的會議,

  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經費、敗壞風氣。 ”

  這剛直,簡直讓對方吐血。

保護饒毅 6

  回國做了北大生命科學學院院長後,

  饒毅推出了一系列非常大膽地改革。

  就不一一列舉了,只說一個例子——招聘職稱改革。

  “我們國家在很多學科上,

  長期以來都是賤賣職稱,

  比如說博士後回來以後,

  就直接做正教授、研究員,

  而美國、英國、新加坡等國家,

  都是從助理教授做起。

  賤賣職稱看上去對招聘來的人很好,

  但實際上對好的人缺乏鼓勵,

  對混飯吃的人缺乏壓力……”

  於是饒毅開始在北大生科院推行招聘職稱改革,

  “回國博士後得從助理教授做起。”

  饒毅推行的這些改革,

  自然免不了要動很多人的蛋糕,

  這些人就在明里暗裡咒罵饒毅,

  但饒毅毫無懼色:

  “要改革,就不能怕得罪人。”

  正是因為不怕得罪人,

  饒毅把北大生科院帶到了很高的一個位置。

  2013年,官方總結評價饒毅:

  “帶來了空前的學科發展資源。”

保護饒毅 7

  2013年9月,

  饒毅突然宣布卸任北大生科院院長。

  為什麼要選擇辭職呢?

  饒毅說了這樣一番話:

  “我認為改革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

  你不能只改革別人,不改革自己。

  一個學院要想完全改革,

  除了老師和學生的體係要改革,

  院長的產生體係也要改革。

  如果一位院長要靠永遠站在這個位置上來保證改革,

  這個改革是沒有完成的。

  所以,院長一定要下來,

  這樣才能檢驗整個學院的改革是不是真正能夠落地、真正能夠長期維持。

  凡是所謂改革,

  最後自己在那個職位不肯下來的,

  要么是自私,

  要么是對自己的改革沒有信心。 ”

  自己革自己的命,饒毅真是夠狠。

保護饒毅 8

  在推動科研教育體制改革的同時,

  饒毅也不遺餘力推動科學文化傳播。

  他一直堅持為科學網供稿,

  並創辦了移動新媒體《知識分子》,

  “目的就是推廣科學文化傳播,

  讓更多的人過上智識生活。 ”

  2011年8月22日,饒毅發表了長文——《今日中國誰最該做院士? 》。

  在這篇長文裡,

  饒毅濃墨重彩地推薦了兩個人,

  一個是張昌紹,一個是屠呦呦。

  對,他倆就是青蒿素的奠基人。

  “在發掘和整理屠呦呦研究史的時候,

  我們不僅找了她本人,

  也找了跟她有矛盾的其他科學家。

  而且要求查看原始資料,

  包括早期軍事科學院對外開放的‘523任務’和青蒿素檔案,

  我們的研究生是除內部人員之外,

  第一個看到這些資料的。

  我們用這樣的態度和方法去研究青蒿素的歷史,

  最後我們做出來的青蒿素歷史,

  受到研究者們的公認。 ”

  饒毅為什麼要寫張昌紹和屠呦呦呢?

  “就是希望中國重視那些做出了傑出貢獻、而未獲適當承認的科學家。

  張昌紹和屠呦呦做出的貢獻,

  在我看來,值得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而他們在國際國內獲得的認可,

  都遠低於他們的實際貢獻。

  兩位皆非院士,

  其中一人可能從未被推薦過。 ”

  此文發表後,引起廣泛關注。

  2015年10月5日,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保護饒毅 9

  “我最大的痛苦來自於人際關係。”

  回國這12年裡,

  因為敢於改革、敢於直言,

  饒毅遭到很多咒罵和暗算,

  “我大體想到了,

  唯一沒想到的是這麼多人背後捅刀子,

  我想到了一點,

  但沒想到這麼多,

  有些人做得太過分。 ”

  很多朋友都勸饒毅回美國。

  是啊,回美國挺好的,

  饒毅的大部分朋友都在美國,

  美國的個人待遇也比中國好得多。

  而且,從小在美國長大的兒子,

  也不太適應回國後的生活。

  有一次學校佈置作文,

  題目是——假如我有一雙隱形的翅膀。

  饒毅的兒子在作文中寫道:

  “假如我有一雙隱形的翅膀,那我就立即飛回芝加哥……”

  很多人以為饒毅會離開中國,

  但饒毅說:“我不會走。”

  飽受責罵的饒毅為什麼選擇留下?

  他在央視《開講啦》說過一句話:

  “我要做有意義的人。”

  這個“有意義”,就是推動中國的科學文化傳播和科研教育體制的改革。

  事業未竟,怎能離開。

保護饒毅 10

  饒毅做過一個演講,

  演講中,他引用了肯尼迪的名言:

  “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而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

  饒毅還進一步闡述說:

  “不但要問中國還有什麼問題,而且要問你可以為中國解決什麼問題。”

  在這次演講中,

  饒毅再次說明了為什麼會留在中國。

  “回國來參與工作,

  可以推動中國解決一些問題,

  特別是一些很明顯的問題,

  即使是解決很小的問題,也是貢獻。 ”

  為了推動這些問題的解決,

  饒毅不惜也不怕得罪任何人。

  為什麼不惜不怕?

  饒毅說:“因為問心無愧,我的批評都是為了建設。”

  李敖曾經說過一句話:

  “世上有太多的聰明人,

  他們的世界裡沒有狂飆、沒有粉彩、沒有俠義,

  也沒有星星和文天祥,

  他們沒有理想主義,他們太貧乏了。 ”

  饒毅本可以做這樣的聰明人,

  本可以活得像聰明人一樣舒服,

  但他不齒也不屑這樣做,

  “做這樣的人實在是太無趣了。”

  與其這樣活,毋寧死。

  王曉東對饒毅有一個精準的評價:

  “饒是一個Man of Principle,

  君子謀道,

  和機會主義者、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是反義詞。 ”

  這樣的人少之又少,

  在任何民族都一樣,

  所以我們應該保護饒毅這樣的人。

保護饒毅 11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