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被休假”4個月後,DeepMind聯合創始人谷歌AI


“被休假”4個月後,DeepMind聯合創始人谷歌AI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編輯/小芹、大明、張佳

  來源:新智元(ID:AI_era)

  【新智元導讀】繼Sundar Pichai接棒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成為Alphabet CEO後,Alphabet又迎來了一次人事大變動,此前谷歌旗下DeepMind那個“被休假”的聯合創始人穆斯塔法·蘇萊曼回來了,他將加入谷歌,與穀歌AI負責人Jeff Dean等大牛共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Alphabet的人事變動仍在繼續,這一次是DeepMind的三位聯合創始人之一——穆斯塔法·蘇萊曼(Mustafa Suleyman)加入谷歌。 DeepMind是Alphabet旗下極具影響力的人工智能實驗室。

  蘇萊曼在Twitter上宣布了這一消息,他表示,在DeepMind度過了“精彩的十年”之後,他將加入谷歌,與穀歌AI負責人傑夫·迪安(Jeff Dean)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共事。蘇萊曼新職務的具體細節尚不清楚,但該公司的一名代表透露,將是涉及AI政策方面的工作。

“被休假”4個月後,DeepMind聯合創始人谷歌AI 2

  不過,這一舉動值得注意,因為今年早些時候有報導稱,蘇萊曼在DeepMind“被休假”了。 (DeepMind反駁了這些報導,稱這是雙方的共同決定,讓蘇萊曼“在忙碌了十年之後……抽出一些時間休假”。)有人猜測,蘇萊曼的調動是DeepMind和谷歌之間緊張關係的結果,因為前者難以將其技術商業化。

  儘管DeepMind在AI領域取得了一系列研究里程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6年AlphaGo項目的成功,但該實驗室也承受著重大財務損失。 2018年,它的收入翻了一番,達到1.028億英鎊(1.35億美元),但支出也增至4.702億英鎊(6.18億美元),總債務超過10億英鎊(13億美元)。

在蘇萊曼的領導下,DeepMind的健康團隊開發了Streams應用程序——一個醫生和護士的智能助理。在蘇萊曼的領導下,DeepMind的健康團隊開發了Streams應用程序——一個醫生和護士的智能助理。

  蘇萊曼於2010年與Demis Hassabis(現任首席執行官)和Shane Legg(現任首席科學家)共同創立了DeepMind。蘇萊曼曾帶頭領導了DeepMind Health部門,該部門為將DeepMind的研究商業化提供了一條賺錢的途徑。 DeepMind的工程師們設計了一系列具有開創性的算法,其團隊還為護士和醫生開發了一款助理應用程序,承諾可以節省時間和金錢。但該項目也因對英國醫療數據處理不當而受到強烈批評,並於2018年被併入 Google Health。

除此之外,蘇萊曼還領導了“DeepMind for Google”團隊,該團隊旨在將公司的研究應用於谷歌產品的實際應用中,從而帶來切實的商業利益,比如改善安卓設備的電池壽命,以及為Google Assistant提供更自然的聲音。

在沒有關於蘇萊曼擔任的新職務的更多細節的情況下,很難解釋蘇萊曼搬到谷歌背後的含義,但很顯然,DeepMind仍在規劃它未來的定位,正如哈薩比斯在剛剛發表的一篇宣布蘇萊曼離開的博客文章裡所反映的。

  在那篇博文中,哈薩比斯描繪了DeepMind“從不成熟的初創企業到大型科學組織”的歷程。儘管他強調了實驗室與Alphabet其他部門之間的合作,但他最終還是把重點放在了DeepMind希望解決的“根本性突破”和“重大挑戰”上——尤其是利用人工智能來增強科學研究。顯然,長期研究,而非短期利潤,仍然是DeepMind科學家的首要任務。

  部門被合併,本人休長假,蘇萊曼職位變動並不意外

  實際上,外界對蘇萊曼此次職位變動可以說是早有預期。今年8月,據多家外媒報導,蘇萊曼(Mustafa Suleyman)已處於休假狀態,公司發言人也證實了這個消息。

  “在十年的忙碌之後,現在他抽出了一些時間休假了。”該公司表示,他的休假是公司和蘇萊曼本人的共同決定,並表示公司預計他將在年底之前回歸。

  彭博社最先報導了蘇萊曼休假的消息,其中談到了他所領導的一些項目引發的爭議。此次蘇萊曼的休假可能是谷歌正式吞併DeepMind Health部門的強烈信號。

  僅過了一個月,今年9月,谷歌和DeepMind分別宣布,DeepMind健康團隊正式加入Google Health。

  實際上,谷歌早在一年多以前就開始著手實施這個計劃了。

“被休假”4個月後,DeepMind聯合創始人谷歌AI 3

  在2017年的隱私風波後,DeepMind 健康部門於2018年底被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合併。蘇萊曼也逐步從新部門中淡出。

  2018 年 11 月 8 日,谷歌宣布創建自己的醫療保健部門 Google Health;五天后,又公佈了將 DeepMind Health 合併到其母公司的計劃,實際上基本解散了DeepMind Health團隊

  DeepMind Health 品牌被棄置,蘇萊曼也被剔除出該部門的日常運營工作。

Mustafa SuleymanMustafa Suleyman

  谷歌2014年收購了DeepMind,這時距離蘇萊曼與首席執行官德米斯·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共同創辦這家公司已經過去了4年,當時的收購價格為6.5億美元。

  DeepMind醫療項目飽受爭議,蘇萊曼負責找“能賺錢”的項目

  早在谷歌收購 DeepMind 之前,蘇萊曼就一直在運營 DeepMind 的 “應用 AI” 部門,旨在尋找 AI 技術在現實世界中的實用科學研究。

  DeepMind 一直計劃使用 AI 來改善醫療保健。 2016 年 2 月,它成立了一個新部門:DeepMind Health,由蘇萊曼領導。該部門後來發展到擁有100多名研究人員。

  DeepMind Health 的第一款產品是一款名為 Streams 的移動應用,它最初的目的是幫助醫生鑑定有急性腎損傷風險的患者,當患者的健康狀況惡化時程序就會向醫生髮出通報。由於這項工作需要訪問有關患者的敏感信息,Suleyman 建立了一個獨立審查小組,其中包括優秀的英國醫療保健和技術人員。

Streams AppStreams App

  2017 年 7 月,英國數據隱私監管機構表示,DeepMind 在該項目中的合作夥伴倫敦皇家自由醫院非法向 DeepMind 提供了 160 萬份患者記錄,該數據共享交易 “沒有遵守數據保護法案”。此事件引發廣泛批評,蘇萊曼當時發表聲明道歉。

  從小痴迷哲學和企業家精神,與童年夥伴一起創立DeepMind

  根據 Business Insider 的說法,蘇萊曼本人曾經是一名社會活動家,他認為 “資本主義是失敗的社會”,並且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直言不諱地談及道德。

  出生於1984年的蘇萊曼,小時候住在倫敦北部的Caledonian Road附近,他的父親是一名敘利亞出生的出租車司機,母親是一名英國護士,有兩個弟弟。

  根據Wired雜誌的一篇特寫,蘇萊曼小時候廣泛閱讀,開發了對哲學的早期熱愛。他從小就對商業和企業家精神充滿熱情,11歲剛上中學時,他就和最好的朋友開始在操場上賣甜食。

  中學畢業後,蘇萊曼選擇了去牛津大學曼斯菲爾德學院攻讀哲學和神學。但蘇萊曼意識到他不想在十幾歲的時候專注於學習,他渴望走出世界並利用他的智慧產生影響。他在第二年從牛津輟學了。

  大約中學時,蘇萊曼通過他最好的朋友、哈薩比斯的弟弟認識了哈薩比斯。後來的事情順理成章,2009年,他們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Shane Legg一起創建了DeepMind

DeepMind 的三位聯合創始人:Mustafa Suleyman(左),Demis Hassabis(中)和 Shane Legg(右)DeepMind 的三位聯合創始人:Mustafa Suleyman(左),Demis Hassabis(中)和 Shane Legg(右)

哈薩比斯是一名神經系統科學家、電腦遊戲設計師和知名遊戲玩家,從小有著 “神童” 之名;Legg擁有人工智能領域的博士學位,專注於機器學習領域的研究;三人中只有蘇萊曼沒有科學背景,因此,他更專注於公司的業務方面,他也是三位創始人中最常露臉的一位。

“Demis和我就如何影響世界進行過很多討論,他認為我們需要構建宏大的模擬模型,總有一天這些模型將模擬整個金融系統的所有復雜動態,並解決最棘手的社會問題。”蘇萊曼說:“但我認為,我們必須與現實世界接觸。”

  在公司成立初期,蘇萊曼多次前往矽谷,並成功說服 Peter Thiel 和 Elon Musk 這樣的億萬富翁投資 DeepMind,告訴他們他和他的聯合創始人計劃盡可能多地在歐洲吸引人才。這些聰明的年輕人正在研究地球上最先進的人工智能係統。

在談到他與蘇萊曼的關係時,哈薩比斯說:“穆斯塔法是一位出色的聯合創始人 ,我們是在倫敦北部一起長大的家人和朋友,我們都對科學和技術進步能夠帶來積極的社會變革深信不疑。他出色地領導我們在應用和商業方面的工作,包括帶頭開展醫療保健和能源方面的工作,以及在人工智能的倫理和社會影響方面,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思想領袖。”

  “我們需要做一些腳踏實地的工作,做一些艱苦的工作,弄清 “道德 AI” 的真正含義。 他在 2018 年的《連線》上的一篇專欄中寫道。他在此文中預測,關於人工智能的安全和社會影響的研究將是 “最緊迫的急需的調查領域之一。”

“被休假”4個月後,DeepMind聯合創始人谷歌AI 4

  作為谷歌收購 DeepMind 的一部分,他和哈薩比斯要求谷歌成立一個內部道德委員會來監督所有部門的 AI 研究工作。今年早些時候,谷歌試圖創建一個外部人工智能倫理委員會,但該委員會的成員構成遭到了谷歌內部和外部的抗議,指其成員中有人曾發表歧視言論,不久後迅速解散。蘇萊曼正是該委員會的外部成員之一。

  此次蘇萊曼加入谷歌據說是涉及AI政策方面的工作,不知會不會和人工智能倫理委員會有關呢?

“被休假”4個月後,DeepMind聯合創始人谷歌AI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