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作者/賈沛霖

  來源:貝克街探案官(ID:bkjtag)

  日本,東京,孫正義。

  上次孫正義出現在新聞頭條,還是在推特上由於聲稱要免費提供100萬份核酸檢測盒而被日本網友罵到取消這個決定。

  這一次孫正義終於用軟銀,上了新聞。只是這個新聞,太過負面。

  2020年4月13號,軟銀公佈了全年業績預估。軟銀自身預估全年虧損將達到1.35萬億日元(約合875億元人民幣)。

  但是此前市場預期對軟銀十分看好:預估全年盈利將達到302億元人民幣。

  然而軟銀給了市場一記響亮的耳光。

  軟銀業績出現如此之大的暴雷,源於孫正義在2016年極力推進的願景基金去年出現了巨額虧損。據悉,願景基金上一財年的淨虧損,達到了驚人的1.8萬億日元。

  除了巨額虧損,軟銀去年一年的銷售淨額也下滑36%,僅為6.15萬億日元。由於其美國子公司Sprint與T-Mobile合併,並被移出資產負債表,導致最終軟銀銷售也出現大幅縮水。

  被譽為“投資教父”的孫正義,由於投資阿里巴巴獲得巨幅盈利而廣為人知。但是近年在投資上的“糟糕”表現,讓人不禁懷疑:

  孫正義,在投資上究竟是獨居眼光,還是毫無建樹?

  孫正義的失敗哲學

  縱觀孫正義從20年前到今天的投資哲學,可以看出,孫正義的投資,堪稱“亂棍下去,打到誰就是誰”。

  在投資雅虎成立雅虎日本時,孫正義投資了諸多項目,但無一成事。在給馬雲2000萬美元投資前,孫正義更是在互聯網領域內手筆頻頻,但是最終為他帶來收益的,也只有馬雲。

  轉眼20年過去,孫正義的投資依舊如此。

  在願景基金的支持下,孫老闆大肆散錢。重中之重,就是WeWork。

  不知WeWork管理層在融資時對孫正義是如何談判的,但是孫正義明顯對WeWork信心有加,即使是在WeWork衝擊IPO失敗後。

  2017年,孫正義秘密造訪WeWork,不到15分鐘的參觀後,孫正義拋給了WeWork的CEO諾依曼一份投資計劃,金額上寫著:44億美元。

  接下來的兩年中,軟銀和願景基金多次投資WeWork,前後投資近百億美元。同時,軟銀借助投資,也收購了WeWork多達三分之一的股份。

    圖注:左一為孫正義,右一為諾依曼 圖注:左一為孫正義,右一為諾依曼

  但是CEO諾依曼的不善管理,WeWork模式被華爾街看淡,在WeWork提出首次IPO想法後,其估值由軟銀的470億美元光速掉到了不足150億美元。

  其後的故事眾人皆知:孫正義已經撤回了對WeWork的30億美元再次收購股份計劃。軟銀因為WeWork市值狂跌,虧損3740億日元。

  不止WeWork,優步也是孫正義“看走眼”的時候。

  軟銀對於優步可謂是“保駕護航”,優步能有如此大的精力和毅力持續不斷地開拓新市場,甚至佈局未來空中出行,軟銀的投資功不可沒。

  軟銀前後向優步投資逾百億美元,和WeWork一起是孫正義眼中最為看重的“炸子雞”。

  但是自從2019年5月優步IPO後,優步的市值和股價就在不斷下跌,跌掉了孫正義的“眼鏡”。

  優步在IPO首日,股價就下挫5%。而如今優步的股價僅為27.99美元,較45美元的上市價相差甚遠。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2

  孫正義期待的優步股票大漲特漲,沒有發生。

  到目前為止,軟銀所持有的優步股票,已經虧損了足足33億美元。

  此外,孫正義看上的OYO,意圖在共享酒店住宿業大展宏圖。但是,OYO由於沒有平衡好擴張和盈利關係,已經讓軟銀頗為頭疼。 2019年,OYO虧損擴大了6倍,但是營收僅增長4倍。

  不僅大公司頻繁暴雷,小公司更是雷聲不斷。

  作為“美版拼多多”,Brandless自從2017年上線後就作為DTC電商平台亮相。 “去品牌”、“低價格”、“走直銷”等特點,讓Brandless在一眾電商網站中脫穎而出,入了孫正義的法眼。

  孫正義看著一桌子的3美元Brandless產品,拍板決定投資。一下手,就是2.4億美元。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3

  Brandless的想法很好,但是自產自銷的模式讓產品質量成了試金石。孫正義期待它成為美版拼​​多多的願景沒有持續多久,就“打了水漂”。

  由於產品質量無法持續保證,Brandless僅一年時間客戶流失就高達30%。隨後2019年3月,創始人離職,留下Brandless一地雞毛。

  Brandless成為第一家願景基金投資後倒閉的公司,孫正義投資的2.4億美元打了水漂。

  而孫正義另一筆“腦熱”的投資,給了Oneweb。

  Oneweb在爭取孫正義投資時,畫了個大餅:可以為世界各地提供高速網絡接入。孫正義一聽,和自己創立願景基金的目的不謀而合。一張手,就是10億美元。

  結果2017到2018年,Oneweb一顆衛星也沒有發射。 2018年虧損達到2.1億美元,裁員531人。

  由於和競爭對手成本和技術差距過大,今年3月,Oneweb宣布破產。

  除此之外,孫正義投資的初創建築公司Katerra在拿到軟銀的8.65億美元投資後,每況愈下。在2019年底,多個項目成本超過預期,不得已裁員100多人。

  而另一家此前獲得軟銀5億美元投資的汽車租賃公司Fair受困於增長乏力,裁員已近40%。 Slack在被微軟盯上後,如今的股價已經跌破發行價。

  一期不夠,二期來湊

  用一個詞來形容孫正義的願景基金,就是“大手筆”。

  2016年,孫正義用神話般的和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總裁談話45分鐘,拉來了450億美元的投資。 2017年,願景基金正式成立,軟銀自己出資331億美元,總額規模達到1000億美元。

  而此前2016年,美國200多支基金全年的風投總額,僅僅539億美元。

  孫正義的大手筆可見一斑。

    圖注:願景基金投資的部分公司 圖注:願景基金投資的部分公司

  拿到了錢,孫正義就開始大刀闊斧的實現他眼中的“未來夢想”。願景基金的投資目標,也基本上在互聯網初創企業中。

  成立一年後,願景基金交出了成績單,高達29%的回報率讓華爾街和世界資本刮目相看。在軟銀的財報中,願景基金在2017年第四財季,貢獻了650億日元的利潤。

  而2018年,願景基金也表現十分搶眼。當年願景基金營業利潤達到2399億日元,占到軟銀集團總利潤的3成。

  “利潤增長主要來自於基金投資回報,”孫正義說道。

  然而孫正義的得意僅僅持續了兩年。

  4月13號出爐的2019年財報,彰顯願景基金受到多支主要投資項目的拖累,巨虧1.8萬億日元。

  而100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已經被花掉了足足700億美元。以這個速度繼續下去,原計劃投資5年的願景基金將在今年內消耗殆盡。

  廣撒網,“all in”,都是孫正義投資的慣用手段。成立的頭兩年,這樣的手段為孫正義帶來了頗豐的利潤回報。然而在重點項目上的走眼,讓孫正義如今蒙受著巨大的財務壓力。

  為了能夠減輕今年的軟銀財務壓力,此前軟銀已經公佈了一項高達410億美元的資產出售計劃,其中甚至包括孫正義多年持有的至多150億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除了出售資產回籠資金,孫正義也在繼續推動願景基金二期計劃。而二期的目標,更是高達1080億美元。

  但是現在孫正義的滑鐵盧表現,讓各家投資商都重新拿回了錢包。此前,甚至有消息稱二期計劃將縮水到500億美元。

  遲遲未能得到第三方投資商的資金,加之軟銀如今“自身難保”,孫正義已經叫停了願景基金二期計劃。

  孫正義的投資帝國,還能撐多久?

  阿里巴巴一戰封神

  讓孫正義冠以“投資大師”稱號的,當屬20年前投資阿里巴巴2000萬美元的故事。

  孫正義用2000萬美元,換來了日後超過3000倍的回報。一戰封神。

  但是阿里巴巴的成功,能夠說明孫正義在投資上獨居眼光嗎?

  孫正義在2000年前就開始試水投資,那時他的巔峰之作是投資雅虎。 1億美元的投資,最後換來了200億美元的回報。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4

  這一戰讓孫正義在投資領域開始大展身手。日後馬雲找到孫正義時,他頗為賞識馬雲,前後一共投資超過1億美元。

  最終阿里巴巴上市,孫正義成為業界的投資神手。

  但是,孫正義的投資戰略,一直頗受詬病。

  “孫正義這個人,要么不投,投就問你擴大十倍投資會怎麼樣。”

  在持有高達100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後,孫正義的投資理念被放大到最大程度。以往千萬美元的廣撒網戰略,如今被替換成了高額投資。

  孫正義此前十數年間的廣撒網戰略,只要100個投資項目中有一個能夠盈利,就能夠大幅覆蓋其他項目的虧損,從而實現投資回報。

  然而如今軟銀在優步、WeWork上皆投資超過百億美元,造成財務壓力巨大,是孫正義投資策略的痛點。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5

  在願景基金成立前,就有投資專家質疑孫正義,“他的能力能否掌控如此龐大規模的基金?”

  孫正義的投資哲學,就是在等下一個馬雲出現,下一個阿里巴巴的出現。

  2020年3月,他在紐約皇宮酒店舉辦了一場路演。會上他說道:“今年和明年將是願景基金獲得回報的最好年景”。他自己也在不斷地反思:“我的投資策略是有問題的。”

  願景基金能否早就出第二個阿里巴巴,就看孫正義的未來眼光。

孫正義從馬雲身上賺到的錢,正在用實力虧回來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