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對騰訊後續“組局”遊戲直播的猜想


對騰訊後續“組局”遊戲直播的猜想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撰文/姜中介   審閱/顏蔚

  來源:東西文娛(ID:EW-Entertainment)

  騰訊系的遊戲直播陣營中,除了自培的企鵝直播,即是以虎牙、鬥魚、快手和B站為主體的結構。

  這四家各有擅長之處。從組局碼盤的角度出發,騰訊已從不同的維度完成了遊戲直播的佈局:在最為核心的專業賽道上,騰訊佈局了虎牙與鬥魚兩個主體進行覆蓋,之後利用快手的算法再開闢一條從大眾市場獲取流量進行運營的思路;放置最為頭部的資源給B站急於社區文化進行破圈的鯰魚來攪動市場。

  騰訊陣營中的遊戲直播後續會有怎樣的站位?會不會有合併?會不會有衝突?

  在和某位極其資深的業內人士就騰訊遊戲直播的佈局深聊後,得到了一些啟發,也獲得了一些階段性的判斷。本文提煉如下。

  金剛坐鎮護法

  虎牙、鬥魚

  4月3日,虎牙CEO董榮傑發佈內部信稱,騰訊公司正式成為虎牙控股股東。

  交易完成後,在完全稀釋的基礎上佔虎牙總投票權的50.1%,或占虎牙總流通股投票權的50.9%,騰訊將合併虎牙的財務報表,虎牙將繼續保持獨立運營。

  有外界猜測,虎牙和鬥魚可能將要走向合併。

  但騰訊成為虎牙控股股東時的一系列操作細節,可能,或者說至少讓虎牙、鬥魚在短期內,很難走向合併。

  此次實現控股後,騰訊互動娛樂集團總經理黃凌冬被任命為虎牙董事長,騰訊助理總經理程志、騰訊總經理蒲海濤和騰訊互動娛樂集團總經理許光被任命為虎牙董事。

  黃凌冬的相關履歷並無直接管理直播業務的經歷,此前他的主要工作是管理相關電競業務,作為騰訊英雄聯盟總負責人、騰競體育董事兼法人等角色出現在公眾面前。

他的到來,會直接充實虎牙在電競領域的實力,尤其在英雄聯盟IP的開發上:目前,虎牙是行業中唯一一家擁有《英雄聯盟》四大賽區(LPL、LCK、LCS、LEC)直播權的直播平台,其中LCK、LCS、LEC三大賽區是獨家直播權。除了被B站買走的S賽在國內的版權外,虎牙基本覆蓋了《英雄聯盟》的所有核心賽事。

總的來看,黃凌冬的相關履歷和資源可以讓虎牙在核心的電競賽道上走得更為穩健,將視角放置整個騰訊對於直播賽道的佈置,這種人事任免或是更多地要讓虎牙獨立且深度地開拓業務,而非簡單粗暴地與其他主體進行業務合併。

  回到鬥魚,此前,騰訊互娛內部負責直播事業部的負責人殷婷,曾是騰訊之前在斗魚的兩位董事之一。今年3月,鬥魚公告稱騰訊任命互娛事業群財務管理VP周頌接替了殷婷,成為騰訊在斗魚新董事。

  有業內人士觀點稱,如果要將兩大平台進行業務合併,那麼殷婷的履歷更為合適,但如果希望雙方暫時維持現狀,那麼黃凌冬這種擅長電競業務的角色是更為穩妥。

大力推動合併有一定的現實難度,也需要很多條件具備後才可以實行,況且,目前字節系在整個內容產業頻頻發力,遊戲直播的賽道一方面是騰訊可以守住的高壁壘,另一方面,兩家​​分而治之或許也有利於在某些重合的內容品類上,對潛在的競爭對象形成牽制和消耗。

  普渡眾生

  快手

  快手游戲直播在過去一年發展迅猛,DAU在去年7月達到3500萬,根據年底發布的《2019快手直播生態報告》顯示,截至11月底的DAU已經超過5100萬。

  快手游戲直播的思路是依靠前端的內容推薦加高頻內容獲取用戶和流量,然後通過後端的直播間進行運營。

  在面向更廣義受眾上,快手有著先天的優勢。

  通過算法和內容推薦將大眾領域的流量引入遊戲直播,可以幫助擴大遊戲直播的基本用戶盤。相較之下,虎牙和鬥魚缺乏前端的內容算法推薦這一套機制,覆蓋面也很難在現階段一下子實現對更廣義用戶的規模化覆蓋,所以平台上的專業化內容就成為了吸引用戶留存的關鍵。

  目前,單從數據上看,快手已經在流量上實現了超越。所以,從整體佈局來看,快手雖然在局部領域會與虎牙、鬥魚這種偏專業遊戲直播的平台發生衝突,但在整體性上還是存在著差異化,起到了補充的作用。

  而虎牙、鬥魚的高管,在談及與快手的關係時,也都強調自身平台的遊戲專業化程度。

  而從目前的進展來看,快手在遊戲直播的賽道上的確還沒有完全找到自己的標籤,走虎牙、鬥魚這種專業路線顯然是不合時宜。

1、要獲取的相關專業化生產資料的成本極高,這包括成系統的主播梯隊建設、賽事版權的深度經營、自建賽事的運營等;2、快手的遊戲直播流量是從前端的內容算法上獲取,對於專業內容的訴求並不強烈;3、騰訊未必需要基於內容算法的模式再造一個虎牙或者鬥魚,本身專業化遊戲直播的賽道就在整合期。

快手的遊戲直播可能現階段還是要考慮,基於快手的整體風格調性,如何在大眾化與專業化進行平衡:要保證從前端獲取的用戶可以短時間、碎片化地獲取相關遊戲信息,將專業向的遊戲或者電競信息進行簡單輕鬆地解讀傳播,以達到快手通過遊戲來留住年輕群體的目的,從而間接幫助遊戲或者電競出圈傳播。

  去年7月中旬,快手推出“百萬遊戲創作者扶持計劃”,強化對中腰部和尾部遊戲創作者的管理和扶持,開始豐富遊戲的內容佈局。到了年底,快手才算正式開放公會系統,開始逐步摸索這種平衡點。

  最大變數

  B站

2019年底,B站斥巨資8億元從一眾遊戲直播平台手中博得未來3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的獨家轉播權,隨後又高調簽約昔日鬥魚一姐馮提莫,網傳簽約價格高達5000萬。

  有深度操盤過遊戲直播業態的人士,一度擔憂單憑B站一家的服務器最後能不能扛得住《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爆炸流量。

  B站這次高調入局遊戲直播,有從上到下全面打響戰鬥的味道。

  B站在直播領域的“來勢洶洶”源於自身的戰略調整,其用戶畫像已經從起初的二次元開始向外延拓展,走向更大的娛樂區間。去年第二季度,B站就提出了擴大用戶基數的計劃。在今年電話會上,陳睿更是將用戶增長作為2020年的工作重點,稱今年月活目標是1.8億。

  客觀來說,遊戲電競這類內容,與B站原生的二次元群體的確在資源上有比較強的關聯性,是出圈的有利媒介。

  對B站來說,要突破目前遊戲直播已有些固化的局面,或許只能採取一些相對較為激進的做法。

  當下,原大鵝文化CEO王宇陽和原大鵝文化COO王智開,已火速入職B站。而王宇陽和王智開此前共同創辦的大鵝文化,是國內頭部的移動電競經紀品牌之一。

在創立大鵝文化之前,王宇陽曾先後在YY和騰訊任職,此後曾在虎牙直播負責Dota 2和英雄聯盟的明星經紀、PGC內容;王智開曾在騰訊任職,是QQ群視頻、企鵝電競的運營負責人。

  二人要面對的是,如何從B站原有的領地向外延拓展,要將固有的遊戲直播模式進行優化,而這個優化過程將給整個遊戲直播領域帶來不少變數。

如果回到騰訊的角度,就是在一個相對靜態的矩陣,加入了一個邊界可控的動態因子:B 站遊戲獨特的二次元基因,以及基於原本圈層所開展的出圈活動,短期內還是很難與快手、虎牙、鬥魚等產生直接衝突的,但所引起的波瀾,帶動的反彈,或許會驅動著其他三家平台進行積極的調整與優化。

  總結

  虎牙、鬥魚、快手、B站這四家對於遊戲直播的佈局,如果回到一個簡單粗暴,即流量的視角,即是:

虎牙、鬥魚具備起跑優勢,就在存量市場當中進行更為深度垂直的挖掘,在進一步優化自身業務的同時承擔了守護騰訊遊戲直播基本盤的作用;快手則可以利用算法從外部向遊戲領域輸送流量,然後展開流量加工處理的流水線模式,出品必然是偏向短快平的普及類內容產品;B站則可以由內向外去拓展流量,進攻性會表現得較為明顯,基於社區文化也會更加註重高用戶留存,更加適合遊戲的偏文化向傳播。

  而騰訊,就可以在站住遊戲直播的原點之上,完成遊戲的社會化、體育化甚至是偏向文創類的價值輸送,進一步鞏固自己上下游的產業鏈生態。

  那問題就來了,企鵝直播幹嘛呢?

對騰訊後續“組局”遊戲直播的猜想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