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瘋狂熔噴佈:從2萬漲到50萬 價格博弈下的群體焦慮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中新經緯(ID:jwview),作者:高曉锳

01 口罩商的焦慮

“上個月還32萬元/噸,現在已經漲價到50萬元/噸了。”一位口罩商告訴中新經緯(微信號:jwview),他手上的中石化N95熔噴佈是期貨,大概要等5天出完貨,價格在42萬元/噸。中新經緯又找到幾位號稱有熔噴佈貨源的商家,有的要求“現金鎖貨”有的要求“50噸起訂,先交20%訂金,報價46萬元/噸。”

微信圖片_20200413112055.jpg

▲口罩防控物資

一位成都的醫用設備公司董事長稱,此前規格為過濾99%非油性顆粒物的熔噴佈進貨價是26萬元每噸,進貨量少的時候也沒有超過35萬元每噸,但近期的報價突然上漲到50萬元每噸。 “按理說國內疫情已經平穩,價格高峰已經過去,怎麼會又突然漲起來了呢?”從26萬元到50萬元的漲幅只用了短短十幾天的時間,讓該負責人有些不解。

阿里國際站披露的大數據顯示,2-3月,該網站全球醫用口罩需求環比增長13769%。口罩一時間成為全球的“硬通貨”,突如其來的疫情,使熔噴佈貨源緊缺,國內價格急速暴漲。資料顯示,熔噴佈是口罩的最核心材料,被稱為醫用口罩的“心臟”。然而由於國內能夠生產熔噴佈的大型廠家並不多,行業整體呈現小而散的局面。

天津泰達潔淨材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表示,熔噴佈的生產技術門檻是“如何把熔噴佈的阻力值降到最低,最大的提升效率值”,這對於生產設備有著很高的要求,目前泰達的進口設備是2000-3000萬元/台的價格,國產的設備大概400萬元/台。

對於熔噴佈價格的上漲,該負責人稱有幾大因素,一是上游聚丙烯原材料的漲價,二是用工成本的上浮,三是公司設備改造的成本大幅攀升。她說,“在1月份我們大幅提升供應量的情況下,依舊沒有漲價,後期我們基於以上因素進行了價格的適當調整,疫情期間國家管理部門會定期來公司對產品的質量進行把控,所有的訂單也均由政府進行調配。”

02 口罩價格近期出現上浮

根據“深圳·中國防疫物資價格指數”顯示,防疫物資價格總指數自2月下旬升至最高點後,一直持續下行。但口罩類價格,包括醫用口罩
Medicalmasks、N95 級口罩 Grade N95 facemasks、普通口罩 Ordinary
masks三類,自3月下旬降至最低位後,近期卻出現了小幅上漲。但與國內疫情高漲時相比,還是處於運行低位。

微信圖片_20200413112057.jpg

▲口罩價格指數走勢

“以3M
N95口罩和一次性醫用口罩為例,2月26日價格指數達到最高峰值時,這兩類口罩​​的市場平均價分別為36.5元/個和5.98元/個,指數下行至3月26日最低值時,市場平均價分別為13.34元/個和2.38元/個。 ”
北京中電中採數據服務有限公司數據分析師王佰平分析到,小幅上漲後,4月7日市場平均價分別為20.13元/個和2.37元/個。而在疫情發生之前,這兩類口罩​​的市場平均價大約為7.91元/個和1.8元/個。

“國外疫情蔓延後,N95和一次性醫用口罩價格指數上漲曲線非常明顯。”王伯平說,未來一段時間還會有一定幅度的上行,因為採樣顯示,供應商的訂單排期都到6月份了,另外,熔噴佈的價格也在上漲。

然而,上述泰達潔淨負責人說,熔噴佈在口罩生產中所佔的比例非常小,一噸熔噴佈能夠生產100萬隻口罩,而導致目前口罩價格飛速上漲的直接原因並非熔噴佈的漲價。

某國有熔噴佈廠商告訴中新經緯,疫情前熔噴佈的價格在4-5萬元/噸,目前由於成本上升的影響調整到約12萬元/噸,並未出現過50萬元/噸的價格。中新經緯記者據此計算,5萬元/噸的熔噴佈在口罩中成本僅為5分錢,而10萬元/噸的熔噴佈在口罩中成本僅為1角錢,相比上述口罩價格的漲幅來講佔比較小。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對中新經緯表示,目前,國內疫情已經趨平穩,熔噴佈的價格高峰已經過去,普通藥店裡一般都能夠買到一次性醫用口罩。總體來看,未來國內口罩將不會出現價格飛漲、供不應求的情況。他認為,熔噴佈近期價格上漲更多的是貪婪的資本炒作所致,這個有點像被炒作的額溫槍,價格從600元左右掉到目前的100元左右,現在又開始新一輪的炒作。

03 嚴厲管控警惕惡意炒作

針對近期熔噴佈漲價的情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價監競爭局一級巡視員陳志江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最近熔噴佈價格過高過快上漲的問題的確存在,隨著口罩產能的不斷增加,熔噴佈的產量沒有及時跟上,造成一定供需矛盾。一些不法經營者藉機哄抬價格、擾亂市場價格秩序。

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表示,在熔噴佈供應緊張並短時間內難以調和的情況下,出現了一批倒買倒賣、囤積居奇、哄抬價格的中間商。有些人將沒有駐極體不能用於口罩過濾層的熔噴佈(過濾作用僅為20%),賣給新上線的口罩企業,更有甚者拿著紡粘布冒充熔噴佈倒賣獲取暴利,希望企業在購買原材料時提高警惕。

據了解,今年2月10日,兩高兩部發布《關於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囤積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消毒液等防護用品、藥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價格,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在中新經緯記者的採訪中,多位業內人士呼籲,後期要製定口罩濾材行業的標準,細化對口罩質量的把控標準,同時成立專門的監管部門進行執行;其次,成立行業聯盟等社會團體,倒逼行業淨化,清洗掉不正規的廠家;第三,經過這次疫情,要考慮是否把口罩和口罩濾材上升到國家防御物資進行儲備,建立產業集群,除了中央政府進行儲備外,地方政府也要進行儲備,以防下次疫情出現後再度手足無措。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