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楊元慶重新聯想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作者 | 從林

  編輯 | 赤雨樓

  出品 | 我有嘉賓 (ID:wetalkTV)

  聯想35歲,楊元慶55歲。

  “聯想不要成為BAT,聯想也不是西西弗斯。”在今年4月的全球四國巡迴誓師大會上,楊元慶顯然有些激動。會上他宣布,聯想開啟了全新的“3S戰略”,而“下一個頂峰,就是智能化變革”。

  楊元慶是個不服輸的人,柳傳志眼中的“老虎型”領導者。 2014年以來,聯想因為一系列併購整合不力導致的虧損而飽受質疑,這也刺激楊元慶進行了更多戰略思考,為聯想尋找一條不同的路。

  面對並不樂觀的過往,楊元慶進行了大刀闊斧的變革,用聯想最擅長的打法做著快速的調整。他要做的,是要把聯想從一家以設備為中心的硬件公司,變成一家以客戶為中心的科技公司。

  這很難嗎?

  5年內,楊元慶至少發起了三次戰略調整,聯想企圖重回增長軌道。在PC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智能互聯網的時代浪潮中,轉型成為硬件製造商的集體選擇。

  作為展現聯想轉型成果的重要窗口,聯想創新科技大會(Lenovo Tech World)已經連續舉辦了五屆。歷屆Tech World的主題,說明了楊元慶的轉型心路。從硬件技術、人工智能到SIoT、行業智能,楊元慶背負使命,只能前行。

  今年恰逢聯想成立35週年,在這個特殊節點,楊元慶想通過大會,讓世界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聯想。

  楊元慶做到了嗎?

楊元慶在2019年聯想創新科技大會上楊元慶在2019年聯想創新科技大會上

  

  虧損危機敲醒中年聯想

  2016年是楊元慶失眠最多的一年。兩年前,聯想宣布以29.1億美元併購摩托羅拉移動業務,希望能夠取得像當年併購IBM PC業務那樣的收穫。但很快,這項併購被證明過於樂觀。

  手機業務面臨的市場競爭遠比PC市場要猛烈得多,技術迭代速度也快得多。嗅覺靈敏的華為、小米、OPPO、vivo憑藉快速迭代的產品和市場營銷迅速崛起,而在2014~2016兩年間,聯想手機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卻由第2位下降到了第11位,國際市場的份額則由13%下降到了4.6%。 2015/16財年,聯想移動業務共虧損4.69億美元,集團共計虧損1.28億美元。

    聯想手機業務2015/16財年虧損,數據來源:IHS 聯想手機業務2015/16財年虧損,數據來源:IHS

  聯想對於手機的樂觀符合它世界PC老大的地位。經過近30年的發展,它終於在2013年登上這個王座。到2016年,聯想在所有地區的市場份額均達到了最高水平。如果不是在手機業務受挫,這份樂觀可能還會持續很多年。

  不過,市場份額到達巔峰的同時,天花板也隱隱顯現。儘管聯想的市場份額仍在增長,但個人計算機市場本身卻以每年約5%的速度萎縮。即便PC廠商們在產品創新上不遺餘力,希望通過曲面屏、可折疊、AR、VR等技術來提升銷量,但PC時代終究是過去式了。

  對摩托羅拉移動業務的併購,凸顯了聯想進軍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野心。但無論從思維和行動上,它都像個中年人,表現出了對過往經驗的依賴。併購整合是聯想在PC時代常用的手段,對日本NEC、德國Medion、巴西CCE等公司的併購幫助聯想成為全球PC市場的主導者。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照搬PC時代的打法似乎行不通。

聯想國際化業務整合路徑聯想國際化業務整合路徑

  聯想已經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柳傳志在集團年會上說。 2016年,也是自媒體井噴的一年。財報發布後,聯想和楊元慶都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唱衰聯想的聲音此起彼伏,有自媒體人更是羅列了楊元慶的六大“罪狀”,質疑他這個CEO是否合格。

作為回應,在3月份發布的內部信中,楊元慶寫道:“2016年對於聯想而言,注定是充滿變革與希望,面向未來的一年。”他表示,集團業務要更加多元化,更加以用戶為中心,要在個人電腦、移動業務和企業級業務這三大增長引擎中贏取勝利。

  “這也是被新環境和互聯網公司逼的,聯想需要在一個營業額逼近500億美元的公司裡,激發出新的創業精神。”楊元慶說。

  

  楊元慶揮起戰略三板斧

  2014年,聯想進行了一次重組,將過去的Lenovo集團和Think集團重整為個人電腦、移動、企業級和雲服務四個業務集團。企業級和雲服務業務的獨立,是聯想邁向科技公司的第一步。

  隨著雲計算概念的普及,BAT、華為、小米紛紛佈局雲計算業務,作為聯想PC業務的死對頭,戴爾也在尋找PC之外的增長機會,在存儲和雲計算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

在存儲和雲服務領域,聯想也做了不少投資,先後與美國存儲服務商EMC成立了合資企業、併購了雲計算服務提供商Stoneware、IBM的x86服務器業務,一躍成為服務器市場的中國第一、全球第三。而在企業級市場上,聯想則開始從簡單賣產品逐漸向IT基礎架構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

儘管到2016年,聯想雲服務業務的營收在整個集團的佔比仍不到2%,一系列併購整合進展也不太順利,但在雲服務領域的佈局卻為其後推出的“設備+雲”和“基礎設施+雲”戰略奠定了基礎。尤其是在企業級服務方面,時任雲服務業務集團總裁的賀志強稱,以雲服務平台來聯通各行各業,正是聯想獨有的機會。

    賀志強2015年時提出的聯想雲業務結構 賀志強2015年時提出的聯想雲業務結構

  不過,在2016年的組織架構重整中,雲服務業務集團竟然被取消了。在3月份的大換血中,此前的業務結構,變成了個人電腦與智能設備集團(PC&SD)、移動業務集團(MBG)、數據中心業務集團(DCG)、聯想創投集團(LCIG)4個集團。

  楊元慶有著自己的考量。如此的業務重組,正對應著他常說的“碗裡的、鍋裡的、田裡的”。雲服務業務看似被取消了,實際卻是像水一樣完全滲透進了C端和B端業務。大部分與產品相關的個人云服務團隊被併入PC&SD和MBG,而剩餘的部分被組建為新的LCIG,致力於投資創業公司,小型業務分拆和新技術探索。

年底,楊元慶正式提出“三波戰略”,在他的構想中,第一波戰略要保持PC業務的領先和盈利能力,第二波戰略要將數據中心和移動業務打造成新的增長引擎和利潤引擎,而第三波戰略則是“設備+雲”和“基礎設施+雲”,要讓聯想從產品向智能生態演進。

  這一戰略的提出,經過了近兩年的思考和論證。 2016年5月,楊元慶曾請來了十幾位外部專家,希望獲得一些對新戰略的建議。找外腦做諮詢是柳傳志喜歡幹的事,在此之前,楊元慶從未有過這樣的念頭。

  這一時期,“生態”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賈躍亭的“生態化反”和樂視的生態模式是其中的一個極端。快速爆發的人工智能讓楊元慶對聯想的科技之路有了新的認識。在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他表示,未來將是一個“智能終端+雲+人工智能”的時代,在智能互聯網時代,智能終端將越來越聰明,而各行各業將越來越“服務化”,時代更加呼喚開源開放的創新平台,實現依托產業鏈、生態圈的開放式創新。

面對正在到來的智能互聯網時代,楊元慶提出了聯想的新願景:一方面為消費者提供豐富的,整合了應用、服務和最佳體驗的智能設備,另一方面,為企業提供強大的雲基礎設施,從而讓人們的生活更美好,工作更高效。

聯想2017年提出的智能生態構想聯想2017年提出的智能生態構想

  在“三波戰略”的推進下,聯想各業務板塊重回增長軌道。 2020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聯想上半年營收達1801億元,第二季度營收948億元,連續9個季度同比增長。

聯想實現連續9個季度營收同比增長聯想實現連續9個季度營收同比增長

  連續的業績增長證明,楊元慶的戰略選擇是正確的。這也讓他堅定了轉型的方向,也給了他繼續推進智能生態戰略的底氣。今年4月的全球四國巡迴誓師大會上,他正式宣布5年以來的第三次戰略調整,即全新的“3S戰略”,全面發力三大戰略領域的轉型——智能物聯網(Smart IoT) 、智能基礎架構(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業智能(Smart Verticals),目標是成為智能化變革時代的引領者和賦能者。

楊元慶表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原動力是人工智能,由此出現了從PC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智能物聯網的演進、從傳統IT基礎架構到智能基礎架構的演進、利用AI為各行業改善生產和決策流程三大趨勢。基於此判斷,聯想提出了全新的品牌願景——“智能,為每一個可能”,其智能化轉型將通過佈局人工智能、大數據, 雲、邊緣計算等技術,不僅聚焦產品智能化,同時致力於積極打造行業智能解決方案未來。

  

  120億撬動3500億

  “聯想具備了‘端-邊-雲-網-智’各項要素資產,是構建智能化大廈能力最完備的公司。”在今年的Tech World大會上,楊元慶自信地說。他解釋,“端”就是智能物聯設備的終端,“邊”是邊緣計算,“雲”是雲計算,“網”是以5G為代表的數據傳輸的網絡,“邊-雲-網”構成了智能化的基礎架構,而“智”就是行業智能的解決方案。

  很顯然,在3S戰略中,行業智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2016年糟糕的財報中,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企業業務,該業務的收入佔比從2014年1%增長到了10%。

  這個領域的想像空間遠比PC等設備的生產更廣闊。賀志強表示,聯想正努力構建一個全新的智能互聯網行業生態,聯想希望把35年來在產品集成、製造、銷售和服務等方面積累的經驗與資源向所有合作夥伴開放,一起在智能互聯網時代為客戶提供最好的服務。

聯想提出的行業智能解決方案架構 聯想提出的行業智能解決方案架構

  在這樣的構想中,數據中心業務集團、數據智能事業部和聯想創投承擔著戰略的落地。 2016年的重整中,企業級業務被分離出來,成為更加快速、靈敏的數據中心業務集團。而在今年的Tech World大會上,該集團再次更名為“聯想企業業務集團”。數據智能事業部今年6月成立,由原聯想大數據團隊和業務重整而來。老兵藍燁回歸,擔任該事業部總裁。

  作為聯想“鍋”裡的業務之一,數據中心業務集團被寄予厚望。該集團總裁童夫堯認為,中國傳統企業一定會IT化、智能化、互聯網化,因此智能化轉型是必然的趨勢。聯想正在做的,就是基於自己對行業的理解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他表示,從2018年開始,聯想已在多個領域跟行業客戶展開合作,包括智能醫療、智慧交通、智能製造,以及智慧零售、智慧教育、智慧城市、智能辦公等。目前,該業務集團每年的營收達到120億元。

藍燁則透露,成立以來,數據智能事業部的營收已經達到2億元,該事業部主要為客戶構建數據智能平台、為各行業提供智能化數據應用方案,以及為企業提供智能化轉型諮詢等端到端的專業服務。

聯想智能製造解決方案服務全景圖聯想智能製造解決方案服務全景圖

  在業務層面,企業業務與數據智能構成了行業智能的核心,而聯想創投則是聯想內外創新生態橋樑,擴充著行業智能服務的邊界。

  在中國創投界,企業創投(CVC)正成長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以BATJ、小米、聯想等為代表的巨頭企業所設立的獨立子公司或是戰投部門,近幾年一直活躍在全球的資本市場上。根據CVSource投中數據統計,CVC投資總額佔據了2019年全部風險投資交易額度的15%。

  作為聯想旗下企業創投(CVC),聯想創投被視為聯想的第三級創新體系,承擔著“以投資佈局IT未來,以孵化帶動業務創新”,構建聯想內外創新生態橋樑的重任。 IoT、邊緣計算、雲、大數據,以及人工智能、垂直行業、消費升級等領域是其主要投資方向。成立以來,這家企業創投(CVC)已經投資了100多家企業,孵化了10家子公司和創新業務。在今年投資的20家企業中,有9家是核心部件企業。

  在進行投資決策時,聯想創投不僅考慮財務收益,而是更看重被投企業與平台的互補性。聯想創投集團總裁賀志強介紹,目前,已有包括曠視、寒武紀、中奧科技在內的30多家被投企業與聯想多條業務線在智能製造、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等垂直行業合作,為客戶提供更有競爭力的解決方案與服務。

  聯想創投與智能基礎架構相關的被投企業大部分都已經和聯想數據中心業務集團開展了深度合作,AI芯片獨角獸寒武紀就是其中一個。基於寒武紀芯片,兩家公司合作推出AI服務器,推廣AI超算中心在中國的落地。在智慧城市業務上,數據中心業務集團與另一家被投企業深交通合作為蘇州市打造了城市交通大腦,基於交通數據以及人工智能分析輔助市政決策,提高交通效率。

  機器視覺、無人叉車等被投企業的解決方案則能夠被集成到數據智能解決方案中。聯想創投投資的深慧視,通過高速高分辨率的3D成像系統,在與聯想製造體系的合作中,使聯想福田保稅區工廠實現了基於機器視覺的非標自動化改造。今年5月剛拿到聯想創投2000萬元A輪融資的艾吉威,其無人叉車方案則可以被集成到智能製造、物流等解決方案中。無人叉車是倉儲物流的重要工具,該公司的無人叉車採用無反光板自主導航技術,替代業內普遍採用的反光板激光導航技術。

  在3500億元的年營收中,新的業務集團佔比還很小,但增長卻很快。在最新的一個財季,聯想數據中心中國業務整體營收同比增長19%,非超大規模數據中心業務則同比增長47%。賀志強透露,過去兩年,聯想創投孵化的子公司每年業績均以50%~100%的速度增長,在VC/PE市場融資額大幅下降的情況下,50%以上被投企業都獲得了新一輪融資。藍燁也表示,數據智能業務才剛開始,空間還非常大。

聯想數據中心業務營收,來源:深網聯想數據中心業務營收,來源:深網

  楊元慶設想的“智能生態”正徐徐展開。現在,楊元慶最希望的,是在不斷擴展業務的同時,中年聯想能夠保持靈活和銳氣,避免保守和臃腫。正如柳傳誌所說的,聯想是一個斯巴達克方陣,“遇到了挫折,但打不敗,陣腳不亂,隊形不亂,稍加調整,立刻就能出擊。”

  在慶祝聯想35週年的內部郵件中,楊元慶宣布,聯想已經是一家年收入超過3500億人民幣的全球化高科技公司。

  成為科技公司,這句話,寶馬說過,沃爾瑪說過,麥當勞也說過。但它們仍在路上。對急於證明自己的聯想和它不服輸的CEO來說,想要用120億撬動3500億,前路仍然漫漫。

楊元慶重新聯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