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華為李洪元事件最不好的結果就是“到此為止”


華為李洪元事件最不好的結果就是“到此為止”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慕峰

  來源:太陽照常升起(ID:The_sun_also_rise)

  一、這是一個全民參與討論的事件

  官媒、自媒體、企業家、企業員工、法律工作者、學者等各個群體都參與了,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企業內部或者個案事件

  二、之所以引起廣泛討論,有幾方面原因和影響

1、華為的特殊性:因美國製裁,前期民眾對華為的關心程度非常高,過去一年以來,如果不是因為這種愛國情緒的投射,部分消費者可能不會選擇華為的產品,也不會在其他公共討論中以華為為例去維護本國聲譽。儘管華為管理層要求盡量不要利用愛國情緒,但事實上,這種情緒是普遍存在的。每個國家都有所謂“國民企業”,這類企業客觀享受了國家價值觀帶來的利益,也就要承受國家價值觀帶來的壓力。華為不能正面澄清和回應事件,提出合理理由,或者承認相應問題或失誤、錯誤,那麼曾經為華為發過聲的相當部分民眾,就會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因為一直以來反對華為的聲音都是存在的,這部分聲音現在會嘲笑曾經支持華為的民眾,而被嘲笑的民眾會發現沒有足夠理由來反駁。這種公共輿論情緒的對一家企業的影響力有多大,不知道工程師出身的華為管理層是否能夠做出正確判斷。

2、普通民眾的不安心理:從李洪元事件來看,儘管最終深圳檢方沒有提起公訴,但羈押時間達到251天,這是失去人身自由的251天,如果僅以國家賠償10萬元作為結局,大部分民眾內心無法接受。在這個事件中,普通民眾是有代入感的。員工向企業要求福利,離職員工向企業要求補償,這在普通民眾心中是非常正常的事,在一二線城市,甚至是大多數企業員工這一生都會面臨的事。但根據李洪元事件至今披露出來的信息,從法律事實上看,李洪元並沒有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就被羈押251天,如果不是因為當時有心錄音並且保存好了錄音記錄,甚至可能要出現判罪。這超出了大多數人能夠承受的心理範圍。大家會認為,像李洪元這樣沒有說錯話都要被關251天,那萬一自己多提一些要求,是不是也會被關?是不是以後與公司HR談的每一句話,都需要錄音?因為無法判斷,HR的哪句話是不是在下套?這個事件帶來的,就是這種人人自危的效果。普通民眾還會考慮,華為作為今天中國聲譽最高的企業都是這樣做,自己所在企業難道不會去學習標杆嗎?

  3、公信力受損:深圳作為一線城市,法治水平是比較高的。深圳檢方的不起訴決定,依法有據。但這種不起訴的結果,一方面可能是李洪元的錄音記錄起了作用,另方面是以李洪元喪失251天人身自由作為代價的。更大的代價,是國家公信力的受損。

  以上,是事件帶來的心理影響。

  三、事實仍然不清晰

  昨天,公眾號“前HR隨筆”發表了《李案十問,把你的困惑都告訴你》,嘗試提供另一種解釋。這個解釋的核心觀點是,李洪元以告發主管業務造假為威脅,迫使主管將團建和激勵經費作為離職補償匯至李洪元賬戶,而華為公司審計部門發現經費支出有問題,調查後報案。這篇文章結尾表示,“以上為網上信息整理和推斷,有侵權的,請知會刪改”,也就是,該文並非知情人士所寫,也沒有得到華為的背書。是否存在該文所述的可能?的確存在這種可能性,在未得到足夠證據的情況下,作為一個僅從互聯網閱讀事件來龍去脈的讀者而言,上述情形是不能排除的。但疑點在於:按《李案十問》的邏輯,向公安機關舉報似乎應當直接以“敲詐勒索”更合適,為何要先以“洩露商業機密”為案由?如果目的是將賠償款索要回來,在整個索要過程中,正常情況下,應當是留有往來證據,但這些證據至今沒有公開,但對於判斷整個事件的性質是會有產生重要影響的。總之,由這樣一個“外人”來做出看似“官方”的回應,是不合適的。

  四、如何化解民事問題刑事化的擔憂

  華為昨天的聲明,媒體的評價是沒有溫度。但從華為的角度看,如果企業是按照法律程序提起舉報,最終的判斷主體是公檢法等公權力機關,這個後果不應當由企業來背負。走到這一步,就引發了關於大企業通過公權力來打壓員工(甚至還可能是消費者)來維護自身利益的討論。這是一個更為重大的問題。

  從公權力側看,目前的製度是否需要完善?一段時期以來,對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維護的聲音非常高,中央層面給予了肯定,這是進步的。但就企業與員工、企業與消費者之間,因民事糾紛而出現的刑事化解決問題,是否得到了足夠的關注?在此類事件中,強勢企業對地方公權力是存在一定影響的,那麼從中央層面,如何約束地方依法行使權力,避免因具體民事糾紛的刑事化傾嚮導致引發廣泛的社會輿論和不安情緒,是需要認真思考和應對的。其中,尤其要考慮涉及民事糾紛的刑事羈押問題,更進一步,在中國傳統而言,刑事程序對個體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無論罪與非罪,只要進入刑事程序,往往都會對個體一生產生重大影響,這是與西方文化存在很大不同的。所以,能否從尊重本土文化出發,將部分因民事問題引起的簡單經濟刑事案件,在不具有公共危害的情況下,降格到類似行政處罰等能夠對相關民事主體產生足夠約束的處理方式,在法治上有足夠的創新,是值得學界和司法實務界認真思考的。

  從企業側看,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仍在完善過程中,法治仍須健全,這是一個全社會都要尊重的現實。企業固然可以提出以現行法律為底線,但這樣的企業應當是處於底線的企業,而不應當是廣受尊敬的企業。這不是講企業應當違背經營目標去背負過度的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而是講,在目前可能存在將民事問題刑事化這種維護企業利益的途徑,進而給員工甚至消費者造成足夠壓力的現實情況下,企業在怎樣的情形下才去選擇這種解決方案,應當做出足夠的判斷。一個企業的優良聲譽不可能是僅僅建立在“合法”這個底線基礎上。

  五、繼續反思《勞動合同法》

  李洪元事件中一個說小不小的細節,是關於2N賠償。李洪元要求的2N賠償,依據是《勞動合同法》的第82和第87條。第82條是關於企業違法與員工不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自應當​​訂立之日起向員工每月支付二倍工資;第87條是關於企業違法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需要按裁員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員工補償。 “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一直是許多企業的心病。立法的初衷是好的,希望在一家企業連續工作時間較長(十年以上)的員工能有一個相對穩定的歸屬,在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後,企業就喪失了以不續約的方式來解除與員工勞動關係的手段,只能通過裁員等有補償的方式進行。但這個制度事實上造成了一定時期謀長遠發展企業的負擔,隨著企業經營年限的變長,企業中的庸懶員工會逐漸變多,既得利益訴求也會越來越多,這在全球而言都是普遍現象。針對這種情況,曾經施行“終身僱傭制”的日本企業,是通過將員工在同一控制實體下的不同企業之間調配(同一財團下的企業數量非常多,調配空間非常廣)來延緩了問題,但這樣的製度最終也導致了二十年後日企內部大面積失去活力的情況。對於中國這個後發國家而言,企業對員工騰挪的空間是非常有限的,不同行業的不同企業,所面臨的市場競爭環境也千差萬別,一刀切的施行“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其實並不能保證員工真的就“終身僱傭”。勞資關係,是企業與員工去共同創建的,德國的勞資協調有賴於長達二百年的工業基礎以及大量中小企業全球化的蓬勃發展,如何平衡企業發展與員工利益,是需要對《勞動合同法》的相關製度進一步反思的。

  六、互聯網討論不應庸俗化

  關於華為,互聯網上一直存在爭議的聲音。喜歡一款產品所以支持一家企業,或者喜歡競爭者的產品進而反對一家企業,這是消費者正常的心理。但就李洪元事件而言,許多聲音是落到了反對華為的一方借李洪元事件嘲笑前期支持華為的一方,甚至將自媒體一些認識和觀點當作客觀事實甚至法律證據來引申評論。這些討論除了帶來流量外,沒有任何意義。

  華為是今天中國為數不多真正實現全球化的企業,其過往的經驗和教訓,都是一大筆財富。但對處於激烈競爭環境的企業而言,要獲得長久的支持,需要去關心方方面面的感受,需要產品持續保持競爭力。對李洪元事件,對華為最有益的策略,是在調查清楚之後做出公開回應,而不應使此事件成為“羅生門”。

  華為不是因為保護才長大的,期待它能夠繼續成長。

  以上。

華為李洪元事件最不好的結果就是“到此為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