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羅永浩談直播首秀:我自己打分肯定不及格


1000.jpg

文 | 王潘
來源 | 騰訊潛望
原標題:《對話羅永浩:直播首秀成績是對得起消費者,但對不起觀眾》

4月10日晚,“交個朋友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羅永浩將開啟他的第二場抖音直播賣貨。這一次,他將參與抖音援鄂復甦計劃,在直播間以1分錢5斤的包郵價賣湖北產的橙子,以及半價賣10輛哈弗汽車等。

就在本週,羅永浩在接受騰訊新聞《潛望》採訪時表示,自己現在直播賣貨賣得很開心,在算著它的收入,算著什麼時候能幫自己還完債務,以及後續的可能商業前景。

對於第一場直播,羅永浩原本的預期是,對得起消費者,對得起觀眾,但在他看來,最後的實際結果是,對得起消費者,對不起觀眾。

不過,對於賣出1.1億元這個銷售額數字,羅永浩團隊的同事們基本上是滿意的,但覺得通過堅持、改進和努力,提升空間還很大。

羅永浩解釋說,很多平台統計的是下單金額,很多人會在下單後放棄支付。如果也按下單金額,他第一場直播的成績是1.7億左右。但抖音平台統計的是成交金額,也就是實際最終支付的金額1.1億。

“我們第一次是赤裸裸,血淋淋的首播,但我們好像已經破了電商帶貨的世界紀錄。作為徹頭徹尾的新人,我們認為我們有一萬個地方做得不夠好,第二場應該會改掉8000個左右的問題。”

羅永浩說,因為經驗嚴重不足,公司籌備時間也異常緊張,所以整體表現很不理想,他自己打分的話,肯定是不及格的,不過相信很快就會明顯改善。

羅永浩談直播首秀:我自己打分肯定不及格 1

以下是羅永浩與騰訊新聞《潛望》對話的主要內容:

騰訊《潛望》:你之前的創業牛博網、英語學校、手機,給人感覺是有很大的個人興趣成分在裡面,那帶貨直播呢?是不是一個以賺錢為主的項目?

羅永浩:一切創造價值的工作都會讓我有興趣,我現在賣貨賣得很開心。我算著它的收入,算著它什麼時候能幫我還完債務,算著它後續的可能商業前景,每天都很高興。但交個朋友科技有限公司當然不會止於賣貨,止於MCN機構。直播電商這塊業務,未來會是我們自有品牌的一個重要銷售渠道,但遠不是我們業務的全部。劉潤老師說,“直播是很多人的夢想,但只是老羅通往夢想的盤纏。” 是這樣的。

我做產品的熱情永遠高於其他工作。對我來說,我做產品不是為了創業,我是為了做理想中的偉大產品,才不得不創業,並承受創業所需要的一切。

但人生常常就是這樣:你努力做到了世界級的東西,因為種種原因,不但商業上沒有成功,還被很多人分析成是東西不靈(不幸的是,我們已經有了至少幾百萬的知音,已經沒法像那些孤獨的天才一樣鬱鬱而終了);而在另外一些方面,你甚至還沒來得及努力就能賺錢,雖然這錢只是實現理想的手段,而不是目的,但很多人已經在讚美你的“成功”了。

騰訊《潛望》:相對於李佳琦、薇婭,你覺得自己直播帶貨的優勢是什麼?

羅永浩:我們的發展方向,主要賣科技產品,生活用品,文化周邊等等,他們也有自己的核心品類。所以除了形式上都是電商直播賣貨,好像沒有太多相似之處。另外,品牌宣傳也是我們的重要業務板塊,超過業務量的50%,這應該也是一個很大的差異。

現在大家總把我們放在一起討論,主要是因為做直播電商這一行,還是處在比較早期的階段。就像西方現代音樂剛來到改革後的中國時,大家甚至會把邁克爾.傑克遜、鮑勃.迪倫和邁爾斯.戴維斯放在一起討論,但聽多了以後,沒人會覺得他們之間有任何比較的必要性或是可能性。相信隨著直播電商普及,成為零售業的一種常規形式後,沒人會再拿我們做比較的。

騰訊《潛望》:抖音的數據呈現機制與其他平台不同,是否造成你的數據沒人好看的誤解?

羅永浩:傳統上,很多平台統計的是下單金額,由於電商直播的衝動消費比例高,所以很多人會在下單後冷靜一下又放棄支付。按下單金額,我們的成績是1.7億左右。但抖音平台統計的是成交金額,也就是實際最終支付的金額。按成交金額算,我們的成績是1.1億。作為電商帶貨的首播,他們說這個數字應該是破了世界紀錄的。

騰訊《潛望》:整場直播看下來,很多人表示心疼你、表示看到了中年人的辛酸和無奈,你怎麼看待這種說法?

羅永浩:只是另一個看起來很有前途的職業選擇而已,沒有太多改變。 “放下面子”,“為了賺錢還債,他什麼都能忍”,“看到老羅刮鬍子的畫面,我心里特別不是滋味”等等,都是他們想的太多了,我心裡沒有那麼多戲碼。

這可能是我們亞洲文化的特點吧,大家對一個中年人改行做新的事情,總是用“敢於”,“不惜”,“坦然面對不可知的……”這類的字眼來描述。雖然這對我只是正常的工作,和每一個特定時期的最優選擇,或最不壞的選擇。

說實話,這種報導看多了,有時候我都覺得這個“敢於不斷嘗試”的中年人還挺有意思的,希望能跟他認識一下。

騰訊《潛望》:對於首次直播的結果,你們團隊內部的預期是怎樣的?最終的結果是否超出了預期?

羅永浩:預期是,對得起消費者,對得起觀眾。實際結果是,對得起消費者,對不起觀眾。

對這個數字,我們團隊基本上是滿意的,但覺得通過堅持、改進和努力,提升空間還很大。因為經驗嚴重不足,公司籌備時間也異常緊張,所以整體表現很不理想,我自己打分的話,肯定是不及格的,不過相信很快就會明顯改善。

騰訊《潛望》:你直播的過程中,網上有人在發“低過老羅”的商品,你們後來是否詳細對比過,實際情況呢?這次與商家談合作,你們有哪些經驗教訓?

羅永浩:我們只追求每次都要廠商給我們最低價,但其實並不追求低很多。我們希望直播室的用戶每次能買到最低價,但不希望廠商因此賠錢賺吆喝。挾流量和關注度的優勢對廠商進行破壞性開採,不利於廠商、銷售渠道商、和消費者之間本應有的長期共生共贏關係。

騰訊《潛望》:第一場直播結束後,相信你們內部也做了詳細的複盤。你覺得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夠好?第二場開始會從哪些方面做出改變?

羅永浩:我們那次是赤裸裸,血淋淋的首播,而且公司成立不到一個月。對了,作為首播,我們好像已經破了電商帶貨的世界紀錄。作為徹頭徹尾的新人,我們認為我們有一萬個地方做得不夠好,第二場應該會改掉8000個左右的問題。

騰訊《潛望》:直播刮完鬍子以後,你當時的心態是怎樣的?以後有可能真的直播賣減肥藥嗎?

羅永浩:主要是涼爽。看到網上一片感慨和同情之聲,感覺莫名其妙,同時忍不住感覺賺了,雖然這個效果不是我們刻意設計的。而且沒什麼好感慨的:過些天鬍子就長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