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原標題:在失控與控制之間:新技術嵌入下青年人的日常健康實踐

  文/塗炯 王瑞琳

  來源:中國青年研究(ID:china-youth-study)

  摘要:本研究考察了健康與健身類App對青年群體的影響及意義。青年群體在所面臨的獨特社會處境和壓力之下,選擇App來實現對身體與生活的控制和平衡。 App進行“身體教引”輔助青年人管理身體與生活,其擴展使用者的社交網絡,再嵌入社會關係,還成為個體完善自身的“自我技術”。但App既是問題的解決手段,也是問題的製造者。其從實現預定目標的輔助性工具變成了形塑觀念、刺激消費的工具,給青年人製造出新的焦慮與不確定性。

  關鍵詞:失控;焦慮;控制;健康與健身類App;青年

  一、App的興起及當代青年生活的壓力現狀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2

  截至2015年1月,我國移動互聯網用戶總數達9.14億,其中手機網民規模達5億,手機保持著第一大上網終端地位(1)。與移動互聯網飛速發展相對應的是,手機應用程序(App)也在爆發性地增長,其中健康和運動健身類App增長尤其迅速。健康類App(包括運動健身App)是指“擁有可以幫助用戶記錄分析健康數據、指導健康鍛煉飲食、引領健康生活方式等功能的智能手機或可穿戴設備第三方應用程序”(2),旨在推進健康管理信息化、智慧化、便捷化、互動化和服務化(3)。這些長期追踪個體的新技術和設備通過量化生活改變人們的身體認知、健康實踐和社會關係。

  新技術對日常運動的影響是近年來的研究熱點。不少研究者將App或可穿戴設備對個人運動的追踪稱作“量化自我”(quantifiedself),而追踪設備所產生的量化數據對個人具有諸多影響:有學者指出量化自我不斷在日常生活中被使用,成為自我監督的工具,讓人們把自己的生活理解為一系列可以被檢驗並被採取行動的數字現象(4);也有學者認為數據生產的量化自我,當介入社交媒介時,促進了個人日常生活經驗“質”的變革(5)。 Lupton以國外流行的運動數據收集和分享平台為例,認為它使線下身份和線上自我的呈現得以相互構造和配置(6)。 Stragier和Mechant發現使用追踪設備把運動數據分享到社交網絡上的行為,通過量化運動表現,成為更好的自我監督身體活動的方式(7)。社交網絡為運動的消費和體驗開啟了新領域。國內學者也對健身運動及新技術的應用做了諸多探討。劉傳海等運用鍛煉態度量表調查發現,運動類App對於人們體育鍛煉行為和習慣養成有顯著的促進作用(8)。宋慶宇、劉能研究了中產階級的跑步行為,認為在人們在跑步中需要更多知識和技術的幫助(9),而可穿戴設備正越來越多地參與到跑步實踐中(10)。唐軍考察了以Keep為代表的健身App介入下,規訓技術在時空上的無限延伸以及由此產生的權力從微觀向日常的演變(11)。塗炯發現,跑步App、運動手環等自我追踪設備通過將使用者納入到數據化的自我監督及他人監督之中,形成了“規訓技術”的一種由內而外的擴散(12) 。這些研究構成了本文的研究起點。

  青年人作為互聯網嵌入程度較深的人群,也是各類App的主要用戶,健康與健身App尤以青年使用者居多。此外,青年群體正處在人生的奮鬥階段,面臨著工作學習的巨大壓力,生活的不確定性和風險較大。便攜的App及相關移動設備自然成為輔助青年群體管理健康與生活的重要工具。青年人對健康類App的使用是研究技術和人的相互關係的一個很好切入點。然而當前尚未有太多研究專門探討健康App如何介入並影響青年人的日常生活。本文研究青年人對健康與健身App的使用,發現App的流行建立在青年人日常的焦慮與生活的失控失衡之上,App通過一套個體負責的道德話語,鼓勵青年人遵守“科學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在此過程中,App進行“身體教引”,再嵌入社會關係,並成為個體完善自身的“自我技術”。但App既是問題的解決手段,也是問題的製造者。

  二、研究問題與方法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3

  研究者在健康與健身相關的幾大類App中,各選取一款當下在青年群體中流行的App進行研究(見表1)。研究者觀察這些App如何嵌入青年人的生活,並介入他們的日常生活與健康實踐(減肥、減壓、塑形、社交、娛樂等等)中。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4

  所選取的四款App代表了當下跑步、健身、飲食、睡眠等各個健康領域中最流行的趨勢和偏好,各具特色。專攻跑步的悅跑圈傳遞著“跑步是愉快的”觀念,可精準地記錄並指導使用者跑步;2015年已達到6300萬用戶、2萬個註冊跑圈,使用者覆蓋2100個城市(18) 。健身App Keep以“自律給我自由”為口號,旨在解​​決有健身需求的用戶得不到專業指導的問題;其註冊用戶數已突破2億(19),成為國內最大的運動社交平台。薄荷健康則將生活的更多方面納入自己的管理範圍,可記錄飲食、體重、圍度、運動、生理期和其他健康生活習慣;該App號稱收錄了國內數據量最大、最權威的食物營養數據庫,並成為8000萬減肥用戶的選擇。 Sleep Town是一款監控睡眠的App,致力於用簡單有趣的方式(建虛擬房子)培養用戶健康規律的睡眠習慣;其趣味性讓它在青年人中非常受歡迎。

  本研究結合每款App的特性,訪談不同App的使用者,了解他們使用這些App的目的、經歷、感受、效果等情況。此外,研究者線上觀察這些App的虛擬社區(包括App內嵌的虛擬社區及其網絡貼吧),記錄這些平台使用者的討論及互動情況,分析他們對App的使用經歷和感受。同時,研究者親身體驗各類App,了解其功能及使用方式。本研究將多重來源的資料進行對照檢驗和相互補充,以保證資料的有效性。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5

  三、研究發現:失控與控制、失衡與再平衡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6

  1.應對失控與失衡的生活狀態

  青年群體作為社會主要勞動力和建設者,正處於人生的奮鬥階段。面臨快速變化的社會環境、繁多的學習工作事務、大城市快節奏的生活、相對固化的社會階層、逐漸狹小的向上流動空間(20),青年人承擔著諸多壓力。 “空巢青年”(21)、“喪文化”(22)、“隱形貧困人口”(23)、“佛系青年”(24)、“空心病”(25)等詞語和現象反映著青年群體的集體焦慮感。學業焦慮、論文焦慮、就業焦慮等成為青年人的常態。另一方面,互聯網時代青年群體的娛樂選擇更加豐富,遊戲、電視劇、小說等成為眾多青年沈迷的興趣。在壓力和“誘惑”的雙重影響下,很多人日常生活中經常熬夜晚睡、無法規律健康飲食、沒有時間運動。此外,面對高壓的生活狀態,不少人選擇在一段辛苦之後通過暴飲暴食、瘋狂補覺、玩徹通宵等狂歡行為來暫時彌補。這些生活方式造成不少年輕人作息失調、身體亞健康、精神萎靡,生活時常處於失控與失衡的狀態。

  在此情況下,針對人們生活管理的App應運而生,且在廣大青年群體中流行起來。在我們研究的健康App使用者中,一個突出的現象就是用App來輔助管理常常失控失衡的生活狀態。

“體重上面的增加,然後皮膚也開始變得不那麼好,生活作息也不那麼好,整個人都比較焦慮,後來嗯,就感覺就是不太對。就希望自己能夠調整過來。”(受訪者13)

  “這個(使用App的)時間線和我的運動、飲食、睡眠的失調時間線一致。(用App)就想加強運動、減肥、不要遲到。”(受訪者8)

  “作息影響到日常事務了,特別是學習,對心理和身體也有影響啊。開學想痛改前非,剛好有這個Sleep Town。”(受訪者11)

  使用者提到,為了讓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達到或者恢復到一個比較好的水平,以滿足學業和工作的需求,他們採取行動調整自己的生活現狀。 App則成為他們調控生活的重要工具。在四個App貼吧里,大多數青年使用者也表達了強烈的管理混亂生活的願望,從飲食紊亂、睡眠失調到身體肥胖、亞健康。

“考研黨”“上班黨”“高三黨”則成了貼吧群里大家的身份認同,這些處在人生緊張階段、面臨巨大壓力的年輕人,希望藉助App來加強自我管理,重回健康生活狀態。

  此外,對很多青年人來說,運動和健身本身就是一件減輕壓力、調節心情、放鬆自我的事情。運動中,身體變得放鬆,個體得以暫時擺脫家庭、工作或者學習的負擔。

  “不管是在什麼時期,堅持鍛煉總是能幫助我從學習的壓力中暫時解脫出來,讓自己的精神得到放鬆。”(受訪者26)

  “腦子累了就身體動一動,身體累了就腦子動一動。”(受訪者23)

  而健康與健身App記錄使用者的運動情況,幫助個人打造出一個自我的空間,一片暫時超脫現實的“精神自留地”。網絡空間給人放鬆、自由、平等的感覺,讓個人可以輕鬆表達自我,進而讓健康與健身App成為深受青年人歡迎的輔助工具。那麼App如何輔助了青年人的健康管理?

  2.借用App的控制與再平衡

  (1)作為規範性工具的App—“身體教引”

  “身體教引”(biopedagogy)這一概念是對福柯生命權力(biopower)的發展。生命權力討論權力是如何通過規訓人的身體來治理個體和人口。身體教引由這一理論生髮,探索在具體的實踐層面,身體、行為和生活是如何被規訓和被正常化的(26)。它不僅讓個體受到外在的規訓,也讓個人不斷地監測自我,是對個人自我照護能力的培訓(27)。教引的實現通常是通過增加人們(關於身體和生活方式某一方面)的知識並指導他們如何去實踐。身體教引涉及一系列的社會及組織機構,比如公共媒體、學校機構。這裡我們把App當作身體教引的一個組織形式或工具,借用“身體教引”這一概念理解App如何參與青年人的身體管理和生活調控。

  首先,App進行“身體教引”的方式是量化自我,讓身體通過數據呈現變得“可視化”,並教會使用者根據數據進行判斷,進而更加清晰地了解自己的身體和生活方式。人們形影不離的手機使App的實時記錄十分便捷。 App的配套藍牙外置設備(如運動手環、跑步機、電子秤)則進一步增加了記錄的準確性。依靠這些設備,App可以檢測用戶的身體行動並生成數據反饋給用戶。數據的“可見性”讓人們可以清晰地掌握自己的身體和生活情況(運動情況、睡眠質量、BMI、進食熱量等等),並據此調整自己的行為。通過量化數字或身體形態在一定時間內的變化,App使用者也得以看到自己達成的效果,這進一步激勵他們堅持。

  “有時候看到具體數據是很有成就感的,比如說跑過的里程總和呀,速度的提升啊,都能讓我不斷堅持,也更加了解自己。”(受訪者9)

“你可以看著你的肌肉塊之類增加,體重逐漸減少……小的一點積累,肉眼可見的這種東西,會給你一項正的反饋,然後就會讓你不斷地往前去做這個事情。”(受訪者13)

  量化自我增強個體對自我的掌控感,如同給個賦權一般。它讓用戶從可視化的數據中了解自己的身體和生活方式,判斷自己是正常或病態,進而根據智能設備提供的數據“改進”自己的日常行動。 App通過量化自我進行的身體教引,一方面製造自我掌控的快感,另一方面在實質上重塑著人們的日常生活和行動。

其次,“身體教引”引導身體按照一套“科學”的方式實踐,在此過程中App不僅如健康宣教機一般傳播科學知識,更扮演了一個教練或專家的角色,提供專業知識並指導使用者。很多App的開發本身就是應對大眾的需求來提供“專業”指導,如Keep從人們日常健身可能會遇到的問題出發(工作太忙,沒時間去健身房;沒私教指導;網上攻略太多不知真假),根據用戶所處的場景、健身目的、有無器械等條件製定訓練計劃;悅跑圈提供了諸多跑步指南,告訴跑步者穿什麼材質的衣服、如何選擇跑鞋、如何熱身等等;飲食管理App則可記錄體重,查詢食物卡路里,制定飲食安排,傳遞烹飪知識,提供健康減肥的資訊。且App根據使用者的個人情況調整推薦方案,設有專門針對不同職業群體的鍛煉計劃,如“給上班久坐族的健康課”“宿捨一平米減脂”。這些App通過運動課程計劃、智能營養師等服務為使用者提供兼具專業性和個性化的指導。

  App不僅僅納入了一系列專業的科學知識,其實時記錄和提醒功能還如同教練一般主動督促著使用者。訪談對象提到,下載了薄荷健康在用餐或挑選零食時會查詢並記錄熱量,晚上看到當天已攝入的卡路里後則會放棄吃夜宵的想法。悅跑圈則提醒使用者跑步中的已跑里程、時長和配速,方便他們隨時調整自己的節奏,更有目標地跑步。這些App不僅在行動上督促使用者,而且在心理上給使用者積極的暗示,“帶著一種奮發向上的儀式感”(受訪者8)。而且,各類App的趣味性在感官上對用戶極具吸引力,它鼓勵使用者自願主動接受App的監督,並遵從App提供的科學知識來進行自我管理。如Sleep Town為督促使用者按照設定時間睡覺和起床,用虛擬房屋獎勵遵守作息時間的行為、用房屋倒塌懲罰不遵守作息時間的行為,借助這套激勵機制來幫助用戶戒除睡前滑手機的壞習慣,養成良好的作息時間。各類App還聘請當下年輕人喜歡的明星做廣告或代言,讓運動健身、健康管理顯得既專業又時尚。很多App使用者表示,與過去減肥、健身、作息調整的難以堅持不同,App的使用讓健身和健康管理變得“好玩”“有趣”“易堅持”:

  “(使用App後)更加樂意去運動,是一個享受的過程了,不是痛苦逼著自己去的。”(受訪者27)

  “沒想到小小一個App可以讓我自律層次上升不止一個等級,心甘情願不熬夜。”(受訪者11)

  作為“身體教引”的工具,App通過數據追踪和專業知識培訓並激勵個體,讓個體變成自我照顧的專家。青年人自主利用App進行健康實踐,App則輔助記錄、量化、指導、監督他們的行動,二者相互加強構成了微觀的“身體教引”。

  (2)作為社交工具的App—時空分離下社會關係的再嵌入

  現代社會人口流動增大,青年人常常和家人分開,獨自在大城市工作或學習。他們中很多社會網絡單薄,“逐漸成為開放空間中孤獨的個體……在看似社會網絡發達但社會交往圈子極其有限的城市社會中,繪製了一幅'三點一線'式的交往地圖”(28)。青年人選擇在現代城市空間生存的同時,也承受著現代在場空間的疏散和壓力(29)。而超越傳統時空隔離的網絡和電子媒介卻可能擴展青年人的社會關係網絡。

  社交化也是目前App發展的總體趨勢。為了吸引和留住用戶,很多健康與健身App都推出了社交功能,不僅會在軟件裡自帶社交圈,還會設置分享鏈接,鼓勵用戶將信息發送到其他社交平台上。使用者也將App當成是自己結交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以及維繫現有社會關係的工具。四款App的社交功能具有較多共同點:加關注是以此類平台展開社交的方式之一,加關注後可看見對方的動態並通過給對方點贊、留言等方式進行互動。一些App還設置了好友互動的小圈圈,供使用者建群打卡,共同運動、睡眠、節食、遊戲闖關。

  App的社交分享不僅讓健身和健康生活變得有趣,還為社會網絡單薄的青年人提供了來自虛擬社區的社會支持。在App的虛擬社區或網絡貼吧里,使用者與其他志同道合的網友分享運動成績、交流經驗、互相監督;其他人的故事和照片可以激勵使用者;平台內分享的運動經驗、營養健康知識、注意事項等指導著使用者實施自己的運動或飲食計劃;使用者也在這些平台招募一起運動、節食、互​​相監督的伙伴。

  “自律真的好難,有沒有互相加油打氣、互相監督的小伙伴。”(來自Keep貼吧)

  “(悅跑圈)感覺有一點幫助你入門到專業的跑者行列,和專業人士交流起來也更有信心。一種成為跑友一分子的感覺。”(受訪者28)

  通過健康和健身App的社交功能,青年人可以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豐富社交生活,獲得群體認同感和歸屬感。悅跑圈的首頁就寫著“千萬別低估每一公里的距離所能帶給你和跑友之間的那種心靈交通的感覺”;薄荷健康首頁則寫著“學生黨、上班族、辣媽幫,數千萬用戶的美麗蛻變”;Keep在使用時也有鍛煉者互相加油。這些設置讓App使用者感覺“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進而能更好地堅持。另外,App可將線上互動轉變為線下交流,如跑步者可以通過App虛擬平台約跑或加入當地跑團,從而擴展使用者現有的社交網絡。

  此外,App的社交性也能加強和延伸線下已有的社交聯繫。很多受訪者傾向於在已經建立的社交網絡中發布自己的運動信息和飲食情況,小範圍的是向父母、情侶、親密朋友發布,大範圍的則是在微信朋友圈或者QQ空間發布。這種社交分享由於是面向熟人開展的社交活動,具有更強的約束和激勵作用,同時可以滿足現實社交聯繫的需要。

  “我是和小伙伴一起搞的,就會知道彼此有沒有好好睡覺,相互激勵,能增進感情,錦上添花。”(受訪者9)

  “跑步成果之類的……會分享給父母。因為父母希望我多運動,分享給他們,他們會開心,也會減少嘮叨。”(受訪者8)

  使用者藉助App進一步加強熟人和親密關係的聯繫,幫助家人和朋友互相監督,甚至一起活動鍛煉。設備似乎重塑著親密關係。有研究就指出手機使家庭代際傳播實現了“缺場的在場”,延伸並強化了親子之間的情感紐帶(30);與此同時,手機延伸了父母的控制,使他們即使“身體缺場”,也能隨時隨地對孩子進行“微管理”(31)。國外學者將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個人運動和身體的數據,並期待他人互動的行為,稱作“社交監督”(32)、“參與性監督”(33)或“親密監視”(34)。雖然不同學者對這一社交行為有著不同的命名,但是他們都認為分享個人數據具有社交的屬性,可維繫友誼或開展新的社交關係。

  總之,App使“在一起”的方式變得更加靈活,打破了傳統社交方式對時間和地點的限制。通過提供共同話題和更多的交流機會,App幫助使用者延伸傳統社會交往並拓展新社會關係,讓因時空而分離的社會關係得以再嵌入。

  (3)作為自我技術的App—實現更好的自己

“自我技術”(technologies of the self)出現於福柯後期的權力論述中,它“使個體能通過自己的力量,或者他人的幫助,對自己的身體和靈魂、思想、行為、存在方式進行一系列的操控,以此達成自我的轉變,以獲得某種幸福、純潔、智慧、完美或不朽的狀態”(35),這適用於理解App的使用。在自我技術中,個人被認為是審​​慎進取的,通過自我的選擇和行動來積極地形塑個人的身體、生活和人生歷程。現代社會不斷變動的生活也要求每個個體不斷地去適應,不斷接受培訓、終身學習、改進自我,變得更加有效率、更有活力、更具創造力、更能自我實現,監督自己的健康、管理危險等等(36)。

  各種App的宣傳也將“遇到更好的自己”作為口號,鼓勵使用者通過App管理身體和生活,實現“最好的自己”。大多被訪者選擇使用這些App也是希望可以改變不太滿意的現狀或讓自己變得更好。 13名女性訪談對像中有7位使用App的首要目的是減重或塑形,15名男性中則有9位使用App的首要目的是減重或塑形。在Keep貼吧,網友們討論“決定鍛煉是為什麼?”,答复包括:“為了更好的吃”;“為了穿衣服好看”;“進澡堂子秒殺一切”;“為了臉更有型,身材更有型”。對“遇到更好的自己”這類口號,App使用者表達出高度的認同感:

  “相信運動可以讓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變得更好”;“希望能夠通過運動,改變自己。希望自己70歲的時候,還能跑步、能爬山,能做瑜伽”。 (引自Keep貼吧)

  “跑步嘛就會讓你耐力增加,耐力增加之後,這個對事情的堅持和堅韌程度是有一定聯繫的,組織工作學習的這方面也是有一定聯繫的。”(受訪者13)

  App讓個人得以更好地管理自己的生活,使用者通過健身、運動、飲食和睡眠管理獲得身體的直接優化。這些改變也為個人提供了更好的精神狀態來應對生活中的事務。被訪者提及堅持運動或規律作息磨煉出來的耐力和決心可以幫助個體勝任其他事務,且適度運動和規律作息使得工作學習更加高效。在身體形態和生活改變的同時,使用者也努力建構新的身份形象。身體的改變給人帶來自我形象的改觀,而對外印象整飾則需要社交呈現。 App使用中累計的運動健身數據、食物配餐、睡眠作息圖表等則充當了一種表達健康運動形象的符號。展示這些數據和軌跡,甚至自己鍛煉或控制飲食後的身材成果圖片,都幫助使用者樹立一種愛好運動、健康生活、自律自控的積極形象。各類App在推廣中也十分強調公益性,如為慈善捐步數、“為愛行走”的活動宣傳,從而讓使用者個人的健康、健身行為融入更大的社會意義中。個人的自我管理開始由App和社交平台呈現“自律”“堅持”“積極”等良好的形象。

  作為自我技術,App傳遞了一套道德的話語,讓人們不斷自我更新,通過努力去塑造更好的自己,實現理想的生活。總之,健康及健身類App通過各種方式,推出一種健康的理念和年輕積極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不少青年人。 App輔助個體管理身體和生活,通過改善體態、振奮精神,給使用者帶來自我形象的改變和對外的印象整飾,在總體生活中也幫助使用者實現更好的自己,給人帶來自我提升、賦權和解放。

  3.無法控制的局面及新焦慮的生成

  然而,健康與健身App並不總能解決青年人的問題和焦慮,它在輔助個體管理身體和生活的過程中有諸多局限性,還可能把個體置於新的無法控制的局面中。

  (1)結構性的限制

  App輔助個人的自我控制,將“專業”知識變得隨時可及,這看似給個體賦權,實則將健康責任進一步轉移給個人。它傳遞一套自我負責的道德話語,倡導個人為自己的健康和生活負責。 App宣傳個體通過努力能達成健康和美麗的身體,然而影響健康和生活方式的很多因素是個人無法控制的。

  “可以說是被妥協了吧,因為一方面沒有那麼多時間,另一方面有時候有時間了,也會覺得沒有地方去。”(受訪者13)

“有時候又不得不熬夜的時候,斷簽了很不好受。所以卸載了,感覺它(Sleep Town)並不能給我成就感,只有挫敗感……我每天都在拆房子。拆房子這件事給人感覺總歸不太好。”(受訪者7)

  個體使用App會面臨諸多客觀限制:沒有合適的運動場所、缺乏鍛煉的時間、沒有準備健康飲食的條件、工作學業壓力下不得不熬夜等等。 App無法改變影響健康的客觀環境和社會結構性因素。當客觀因素導致個體無法達成目標時,App反而給個人帶來更多壓力,甚至打消使用者的積極性。 App的使用也因此變得不穩定。

  (2)無用的數據與同質化的個體

  App有時帶給使用者對運動和身體的異化感。 App的數字監測讓個體感知世界的方式被量化,而量化數據容易將人的體驗扁平化,因為數據呈現的是有限的、還原的內容,無法反映身體體驗的所有方面(包括運動時的心情、舒適狀態)。而且,各款App在記錄或監測時會出現“無用的”或不精準的數據,比如跑步定位不准、卡路里計算精確度不高、飲食記錄涵蓋的食物種類有限。數據的效用也受到質疑:

“(Keep上跑步的數據)了解這些情況,對於沒有專業知識的我們來說,真的有用嗎?……大部分數據,你就算看到了,也不明白它代表著什麼、有什麼深意、對你的運動有什麼幫助。”(受訪者2)

  一些受訪者進而表示App的數據和指導僅是參考,不是必要;他們更願意自己去運動健身、跟著身體感受來調整飲食。此外,作為身體“教引”的工具,App定義著什麼是正常的、可接受的身體,規定著個體應該怎么生活,如何預防病態身體。 App生產並推廣了一套關於健康的“專業”知識,它教引人們過一種標準化的、科學的健康生活方式,但這並不一定適合生活在具體場景中的個體。使用者也質疑,App裡智能營養師搭配的食物是否合理且方便用戶的日常使用,App推薦的標準健身、飲食方式是否適合差異化的個體。雖然各類App盡力嘗試根據使用者的情況設計個性化的方案,但其提供的產品和服務並不一定能滿足所有用戶的需求,有人仍舊需要尋求線下更有針對性的指導。

  (3)監視向日常泛化與數據隱憂

  健康與健身類App的數據分享還可以成為新的管理手段,比如體育課要求學生下載某款App完成課後運動作業;企業要求員工分享運動數據並相互比賽。不斷涉足App的保險行業也讓個體生產的數據開始成為評估保費的依據。未來利用運動數據,保險公司和公司合作,甚至可能影響人們在特定行業受僱傭的機會、工作中保險的提供和收費情況等等。而App不間斷地收集個人的數據及信息,讓用戶面臨隱私洩露的風險。這種風險不僅停留在虛擬空間,也可能對現實世界中用戶的人身財產安全造成威脅:

“我很擔心安全的問題。比如說在悅跑圈上我能看到其他人的跑步路線,還有和我的距離。因為我只是用它來測速和自我了解,我沒有主動發自己的信息在上邊,我很擔心會不會有壞人注意到我的行程,有什麼危害我安全的事情發生。”(受訪者9)

  (4)誘惑性消費與新的焦慮

  對健康、健身、生活的管理本來與自律、節儉、限制消費等觀念相契合;商業性的App卻在不斷刺激用戶的消費需求,把使用者置於一個充滿誘惑的境地。一開始對使用者免費、沒有准入門檻的App,隨著用戶規模的擴大和發展,開始嵌入越來越多需要付費的服務。幾乎每一款健康類App都涉及充值會員、購物商城、運動課程、“線上私教”、智能營養師、保險服務等贏利點,商城所銷售商品包括衣服鞋子、輕食代餐、保健品、硬件設備等。 App推出花樣迭出的商品,不斷刺激著使用者的消費,讓更多的人去購買App裡嵌入的產品和服務。

  “(在App上)花過很多冤枉錢。”(受訪者6)

  “每天打開(App)社區……就是一堆賣減肥藥,賣減肥霜,賣代餐粉的……”(引自Keep貼吧)

  在運營中App不斷刺激著用戶的慾望和消費,反而可能讓用戶陷入新的不確定中。而隨著消費的不斷嵌入,一開始推廣普及的各類App,也開始讓使用者分層。健康的管理並沒有因為移動技術而變得更加平等,反而可能複制現有的不平等。

  個體使用App進行健康的實踐需要被置於一個新自由主義的展演文化中來理解。在推廣中,App無時無刻不在向青年群體傳達這樣的觀念:削瘦健美的身材才是美的,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努力從事鍛煉、購買相關產品或服務獲得這種身材。同時虛擬空間不斷向個體展示著這樣的畫面:健身房裡揮汗如雨的運動者;穿著運動鞋佩戴運動手環跑步的人;明星、網紅乃至普通人秀出的肌肉、馬甲線…… App對用戶關於健康和美的概念進行著商業化形塑。在新自由主義的展演文化下,人們被要求不僅為個體負責,並且要努力在生活和身體的各方面按照外部標準達至更好。然而,過度依賴App監測和控制身體、過度依賴設備生產的數據並追求完美,給一些使用者帶來新的焦慮,甚至嚴重影響日常生活。

“發現自己正常吃飯達不到App推薦的卡路里,很緊張”;“下載的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我覺得讓我變得更加容易暴飲暴食,也越容易情緒波動”;“體重減為健康,可我的心理不再健康”;“用了之後一點都不開心”。 (引自各App貼吧)

  對數據的過度關注給個體帶來額外的焦慮。尤其對於飲食App使用者,不少人反映過度關注數據導致厭食症頻發,甚至給身體帶來嚴重負面反應。 App精確的管理壓抑了人的自然需求,某些時候甚至加速了人的失控。其輔助自我革新,卻也帶來自我奴役。

  四、討論和總結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7

在快速變化的當代社會,青年群體正處在人生奮鬥階段,面臨著諸多壓力,生活也常常處於失控與失衡的狀態:飲食紊亂、睡眠不足、肥胖、缺乏運動……輔助個體管理生活的各類App適時出現。青年群體積極納入這些App來管理生活,從健身、跑步到飲食、睡眠。首先,App作為規範性工具有效地發揮了“身體教引”的作用,它幫助個體記錄身體和生活,更好地掌握自己的身體和生活狀況,並傳遞健康知識、制定“科學”的鍛煉方案,指導使用者達成減重塑形、健康作息、均衡飲食等目標。其次,App作為社交的手段和平台,協助使用者拓展新社會關係,並加強現有社會關係。這些社交功能減輕了個體的孤獨感,也幫助使用者協同他人一起管理生活,以更好地堅持自我管理。最後,作為自我技術,App在輔助減重塑形、運動鍛煉、規律作息的過程中,保護和拓展著用戶的精神自留地,滿足用戶在現實世界中未能實現的生活願景,並重塑著個體對自我的感知,建構著“更好”的自我形象。

  然而App在輔助個體自我管理的過程中有諸多局限性。各類App的量化數據可能給一些個體帶來異化感,其標準化的健康和健身知識推薦也並不一定適用於差異化的個體。且過度依賴App監測和控制身體反而給一些使用者帶來新的焦慮和負面影響(如厭食症的出現)。 App倡導健康的個體責任,提倡一種自我負責的態度,但它無法改變使用者所處環境中結構性因素的限制。技術的局限性、資本的逐利性也使App的使用存在風險,如隱私洩露、商業氾濫。 App再造著消費社會主流的身體觀、審美觀,身體的外形被賦予過多的關注,並刺激著焦慮的個體產生不斷膨脹的消費慾望。原本想藉助App控制生活和身體的使用者可能面臨新一輪的失控和不確定性。面對現代化進程中技術的悖論—越是掌控越是無法掌控,甚至帶來新的風險和失控,研究者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技術和資本的重重干預下,讓個體得以保持獨立性和自主性。

  (基金項目:本研究獲得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中山大學青年教師培育項目(項目編號:19wkpy76)資助)

  塗炯: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副教授

  王瑞琳: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碩士研究生

  參考文獻:

  (1)官建文.移動互聯網藍皮書: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報告(2015)(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5:6.

  (2)劉亞麗,黃世宏,王萌,李爽,魏韶鋒.健康類App現狀分析與研究(J).科技視界,2016(5):27.
(3)胡恒.基於移動互聯網的健康管理系統的架構設計(J).福建電腦,2017(1):134-135.
(4)Lupton Deborah“. Self-tracking cultures:Towards a sociology of personal informatics. ” In Proceedings of the 26th Australian Computer-human interaction conference on designing futures:The future of design(M). New York: 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 2014:77-86.
(5)James N Gilmore. Everywear:The quantified self and wearable fitness technologie(s J). New Media & Society,2016,1(8 11).

  (6)Deborah Lupton. Quantifying the body:monitoring and measuring health in the age of mHealth technologies(J). Critical Public Health,2013,23(4).
(7)Stragier J T. Evens,and P. Mechant(2015). Broadcast yourself:an exploratory study of sharing physical activity on social networking sites(J). Media International Australia,155(1):120-29.

  (8)劉傳海,王清梅,錢俊偉.運動類App對體育鍛煉行為促進和體育習慣養成的影響(J).南京體育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3):109-115.
(9)宋慶宇,劉能.中產階級的身體管理:以跑步運動為例(J).中國青年研究,2018(10):85-93.
(10)宋慶宇.現代社會跑步運動研究綜述:多維度的解釋(J).青年研究,2018(2):85-93.
(11)唐軍,謝子龍.移動互聯時代的規訓與區分—對健身實踐的社會學考察(J).社會學研究,2019(1):29-56.

  (12)塗炯.從自我監督到他人監督:跑步App使用者的數據追踪與身體實踐(J).青年研究,2019(2):73-81.

(13)【悅跑圈】總下載量統計-安卓App|總體下載量統計及趨勢|Android應用數據統計監控-七麥數據(EB/OL).https://www.qimai.cn/andApp/ downTotal/Appid/533.2019-08-24.
(14)Keep宣布註冊用戶數突破1億將著手商業化.網易科技(EB/OL).http://tech.163.com/17/0814/10/CRPS4J4J00097U7R.html.2017-08-14.
(15)【Keep】總下載量統計-安卓App|總體下載量統計及趨勢|Android應用數據統計監控-七麥數據(EB/OL).https://www.qimai.cn/andApp/downTotal/ Appid/66.2019-08-24.

(16)【薄荷健康】總下載量統計-安卓App|總體下載量統計及趨勢|Android應用數據統計監控-七麥數據(EB/OL).https://www.qimai.cn/andApp/downTotal /Appid/562.2019-08-24.

(17)【SleepTown】總下載量統計-安卓App|總體下載量統計及趨勢|Android應用數據統計監控-七麥數據(EB/OL).https://www.qimai.cn/andApp/downTotal/ Appid/3522103.2019-08-24.

  (18)2015年微博體育白皮書.2015年12月.新浪微博數據中心出品(EB/OL).https://wenku.baidu.com/view/9be8d0f0b4daa58da1114aaf.html.2019-08-24.

  (19)KeepDownload(EB/OL).https://www.gotokeep.com/App?t=keep.2019-08-24.
(20)繆笛.“佛系青年”現像生成邏輯與引導研究(J).中國青年研究,2019(9):102-106.
(21)胡玉寧,祁彬斌,朱學芳.從“空巢”心態到“集群”行為:“空巢青年”現象透視與網絡映射(J).中國青年研究,2017(8):36-43.

  (22)董扣艷.“喪文化”現象與青年社會心態透視(J).中國青年研究,2017(11):23-28.
(23)敖成兵.“隱形貧困人口”的主動標籤、階層認同及溫和抵抗(J).中國青年研究,2018(10):107-113.
(24)宋德孝.青年“佛係人生”的存在主義之殤(J).中國青年研究,2018(3):41-45.
(25)吳玲.現代性視角下中國青年“空心病”的診斷與治療(J).當代青年研究,2018(1):79-84.
(26)Wright,J. Biopower,Biopedagogies and the obesity epidemic. In J. Wright & V. Harwood(Eds. ),Biopolitics and the ‘Obesity Epidemic’:governing bodies. New York:Routledge,2009:1-14.

  (27)Aristea Fotopoulou,Kate O’Riordan.Training to self-care:fitnesst racking,biopedagogy and the healthyco nsume(rJ).Health Sociology Review,2017,26(1).
(28)武曉偉,王成龍,吳枋泠.“隱形貧困”與青年群體生活態度的轉變(J).中國青年研究,2018(12):19-25.
(29)蔣平.也談我國的“宅男宅女”現象—一個空間社會學的分析視角(J).中國青年研究,2009(8):81-83.

  (30)彭希哲,胡湛.當代中國家庭變遷與家庭政策重構(J).中國社會科學,2015(12).
(31)周曉虹.文化反哺與器物文明的代際傳承(J).中國社會科學,2011(6).
(32)Jia B Kangbai.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and modeling of cellphone-based syndromic surveillance data for ebola in Sierra Leone(J). Asian Pacific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2016,9(9):829-833.

  (33)Anders Albrechtslund,Peter Lauritsen.Spaces of everyday surveillance:Unfolding an analytical concept of participatio(nJ).Geoforum,2013(49).
(34)Tama Leaver. Intimate Surveillance:Normalizing Parental Monitoring and Mediation of Infants Online(J). Social Media + Society,2017(3).
(35)Foucault Michel. Technologies of the self:A seminar with Michel Foucault(M).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1988:17.

  (36)Rose N. The Politics of Life Itself:Biomedicine,Power and Subjectivit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M). Princeton, NJ: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7:154.

用健康App的你,更健康了嗎?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