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3個檢疫標籤、4張健康申報表、6次體溫測試和17小時中轉:海外留學生的“流浪地球”


文章來源:PingWest 品玩  作者:Cactus

3個檢疫標籤,4張健康申報表,6次體溫測試,17小時在非洲中轉,飛行時間34小時,3月16日下午留學生小馬終於抵達目的地中國上海,17日凌晨他被接回杭州所住街道社區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回想起這次“逃難旅途”,小馬依然感到忐忑,但作為較早一波歸國的留學生,他覺得自己已經非常幸運,被照顧的面面俱到的隔離生活讓他內心既感激又有些慚愧。

湖北籍留學生Sierra擔心航班取消,買了3張不同地方轉機回國的機票。在經歷了台北轉機登機被拒,遭英國機場櫃檯工作人員無視後,Sierra在據理力爭下終於登上在新加坡轉機回國的航班。目前她正在武漢隔離,完成5月份的畢業論文。

在遭遇阿聯酋封國阿布扎比無法轉機、埃航取消航班後,小雙決定賭一把當即又買了從柬埔寨金邊轉機回國的票。由於落地時間趕上中國29日開始實施的航線限制令,飛機中途調頭返航,小雙被迫在金邊滯留了一整天。現在她正在程度隔離,計劃14天隔離後返京。

來自留學生小馬
來自留學生小馬

在連續戰鬥近2個月國內疫情已逐步得到控制的同時,新冠肺炎開始在全球蔓延,在歐美等地區集中爆發並呈現迅猛增長的態勢,隨即引起一陣回國避難熱潮。

但隨著“隱瞞病情的黎女士一家”、“跑步女”、“豌豆公主病的日常”的個人事件在網絡發酵,境外華人和留學生的回國問題成為焦點:要不要回國?回國怎麼隔離?隔離、治療費用怎麼付?各種爭議撲面而來。

面對外界各種聲音,接受采訪的留學生們告訴 PingWest 品玩,這確實讓他們一時間陷入尷尬的兩難處境。因為無論選擇留下還是回國,他們都要面對安全、政策、金錢、物資、學業、等各方面的風險。

在這場疫情中不管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對於絕大部分留學生來說,他們無疑都抱著一個態度:對自己負責,對大家負責。

來自留學生Sierra
來自留學生Sierra

無力的政策,學業的壓力

3月12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召開了代號為“眼鏡蛇”的第三次緊急內閣會議,並正式宣布英國進入抗疫第二階段——拖延階段。會議公佈了英國抗疫的最新措施:輕症不再檢測,70歲以上的老年人近期不要出行。與此同時,英國官方承認有意讓大多數英國人感染新冠肺炎,以此獲得群體免疫。

隨著國外抗疫政策不斷出台,一些原本計劃留守的留學生當即決定回國。

不少英國留學生提到,鮑里斯官宣的新冠預防策略讓他們感覺很不靠譜,且英國政府僅強調洗手的重要性,關於口罩,隻字未提,而這也是洗手液脫銷的主要原因。如此情況下,誰都不想成為群體免疫裡那千萬分之一。

約翰遜舉行第三次“眼鏡蛇”緊急內閣會議
約翰遜舉行第三次“眼鏡蛇”緊急內閣會議

小雙告訴PingWest 品玩,由於疫情恐慌,和她同校的一些留學生很早就買票回國了,而她則等到學校發了網課的通知才決定動身,因為考勤分數會記錄到平時成績,將會影響到學生的學業總評分。

決定回國的前一天小馬和父親通了1個小時的電話。除了疫情加重,父親對他的學業問題也很糾結。隨即他將學校上課、考試全部轉為線上的通知發給父親,父親才放下顧慮,並和他一起分析了回國途中的各種感染風險,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小馬告訴我,早他一周多回國的同學落地後不久就被通知其乘坐的航班有發熱病人,需要實施醫學隔離。 “出發前對於能安全且不被感染的回國,說實話我心裡的把握只有50%。”

疫情態勢日益加重,學業問題如何完成,是絕大部分留學生在做出決定前首要考慮的問題。對於非畢業生,疫情的影響暫時看不到節點,未來的學業如何順利完成需要做好規劃。而對於應屆畢業學生,雖然網課壓力較小,但最可惜的是或許無法迎來自己期待的畢業典禮。

與此同時,關於留學的落戶與學位認證也是讓留學生們擔心的事情,因為國內一些城市的人才落戶申請條件對留學時長有相關要求。 PingWest 品玩了解到,確實有留學生為了保證“出國留學滿一年”達到城市落戶要求,選擇堅守在國外,而有一些學生無奈之下選擇放棄回國避難。

留學生如何上網課 來自@惠子子醬VLOG
留學生如何上網課 來自@惠子子醬VLOG

3月16日,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對“留學生要不要回國”的問題做出回應:“不管回不回,你要考慮兩個問題,第一疫情要多長時間?回來是不是決定再也不回去了?如果疫情要延緩半年呢?你讀書工作都不要了?第二如果不回來待在那裡怎麼辦?”

隨著報導中不斷出現的回國途中遭感染、隔離的事件發生,一部分留學生慢慢意識到原地待命採取有效的防護措施,減少社交,或許是最安全的選擇。

而仍有一部分學生因為計劃之中的畢業回國工作、房屋到期、簽證到期等原因,選擇了波折與忐忑的回國之旅。

機票貴、轉機難、變化快

航班供給急劇萎縮,僧多粥少的局面讓回國一票難求,據留學生小王回憶英國回國機票從3月初就開始漲價。

小雙告訴我她只是在買票的時候猶豫了一下,再點開時價格就漲了好幾千,甚至有的飆升到3、4萬。這讓一些留學生望而卻步,而且機票價格會返程時間越往後越貴。與此同時,行李快遞寄送、打車等費用也在翻倍增長。

更有主打包機服務的航空公司,將倫敦回上海的機票開出了一個座位18萬的天價,在留學生口中這真的是登上“諾亞方舟”的船票。

下手早以及買到票的留學生無疑已經是幸運的,然而這只是歸國艱難旅途的開始。豆豆告訴我:“沒到起飛,甚至是起飛後沒落地,都有發生意外的可能。”

3個檢疫標籤、4張健康申報表、6次體溫測試和17小時中轉:海外留學生的“流浪地球” 1

面對疫情的迅速擴散,回國的留學生們開始“抱團取暖”,各種回國、轉機的微信群火速建立起來,大家在裡面分享買票、轉機、行李托運等各種回國的信息。

“我和朋友的第一張機票是在阿布扎比轉機,我們就建了個群聊,也就兩三天的功夫就幾乎滿員了。類似這樣的群有很多,都是大家自發組織的。 ”留學生小雙告訴PingWest 品玩。

在微信群裡,留學生們都有一個“不成文”的紀律:先飛一步的同學都會經歷流程總結分享進群裡,供下一位同學參考。小馬告訴我,他和幾個同學是第一批在群裡飛埃塞俄比亞轉機回國的人,他們在途中會隨時在群裡匯報機場、轉機國家的情況,這對還沒有起飛的同學提供了很多的信息與幫助。

小馬告訴我:“本來我在埃塞俄比亞要經歷17個小時的轉機等候,但落地後才得知航空公司給我們安排了酒店,單人住宿,包三餐,相對於在機場等候減少了不少風險。”

然而各國因疫情蔓延隨時調整的措施,與航線的不確定性,為留學生歸國增加了不少難度,像是剛才提及的埃塞俄比亞轉機如今也因政策停航30個國家的國際航線。航班取消、轉機國家封國,幾乎是中後期返程的留學生無法逃過的命運,為此不少學生下血本買了多張機票以防萬一,然而多一張機票也並非多了份“保險”。

3個檢疫標籤、4張健康申報表、6次體溫測試和17小時中轉:海外留學生的“流浪地球” 2

“就在我們起飛前一天同班次航班的小伙伴還能在台北轉機,轉眼到我們就不行了,值機系統裡明確註明大陸護照無法轉機。”湖北籍留學生Sierra向我回憶道。

遭遇轉機被拒的Sierra決定寄希望於新加坡航空,在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爭論中,Sierra向工作人員證明自己是湖北籍但已經很長時間未在湖北境內的情況後,新加坡航空同意她登機並為她安排好了聯程的座位。

Sierra告訴PingWest 品玩,和她一樣同為湖北籍的留學生很多都遭遇了拒絕登機的情況,但為此爭取的人很少,而先前她也被明確告知湖北籍無法在新加坡轉機。

“最後能順利登機,我也是非常意外的,畢竟身邊好多人為此退了機票直接放棄。湖北籍的留學生確實在歸國途中多了很多阻礙,但是疫情下一個國家做出的措施我覺得都是可以理解的,這總比歐洲國家的麻木狀態要讓人放心。”Sierra表示。

來自留學生Caroline
來自留學生Caroline

心理戰

防護鏡、防護服、口罩、手套,踏上返程之旅的留學生沒有一個不是全副武裝的。但從美國回國的留學生Caroline表示,機場和飛機上除了中國留學生,當地乘客、安檢人員基本是不戴口罩的,甚至從安檢到登機的整個過程都與平時毫無區別,既不會測體溫,也不會詢問你是否有症狀。

小馬向我回憶道,他搭乘的航班在起飛前,空姐播報的聲音明顯是顫抖的,這種情況他第一次遇到。

“在飛機上,除了乘客,每個人都是高度緊張的,我覺得空姐是能看到所有乘客的信息以及健康表的情況的。據我所知這一班就有從米蘭等疫情重災區來的乘客,可以說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面對這樣的風險,而機組人員則需要接觸每一位乘客。”

來自留學生小馬
來自留學生小馬

在留學生的各線航班溝通群裡,大家互相提醒除了隨身攜帶一些補充體力的食物外,盡量不在飛機上用餐飲水,甚至連上廁所的頻率都最好有控制。

但長途旅行對於體力和精力的消耗非常大。小馬的同學在飛機上暈機嘔吐,落地後在轉機機場快速吃了些東西補充體力,但由於時間緊急,登機前跑了一路導致出現咳嗽的狀況,隨即其身邊的乘客便向工作人員反應了情況,該同學也如實填報自己有咳嗽的狀況,落地後他直接被接走進行檢測隔離。也有乘客因為抽煙喉嚨疼痛申報被帶走檢測,機場的檢疫可以說是相當嚴格。

“雖然這樣的情況會給返程增加了不少麻煩,但是所有人都是抱著萬無一失的心態回國,對於這種情況也能理解,不過確實是一場心理戰,心態一定要調整好。”小馬告訴我。

PingWest 品玩接觸到的留學生告訴我,飛機落地國內機場的瞬間,他們心裡的大石頭並未完全落地。

國內航站樓的檢疫工作流程耗時很長,但整體流程通暢,且全程有指引嚮導,對留學生下一步停留或飛行計劃都有詳細了解。以北京為例,其境外入境人員的隔離酒店有2-3個不同價位,可根據個人需求進行選擇。

不過這隔離的14天內,仍然可能接到電話因同航班有確診人員而需要醫學觀察的風險。 “這一路太周折,各種交通工具基本都有接觸,確實不能說完全排除感染的可能,所以這段時間我們也在觀察自己的身體,隨時和隔離點的工作人員匯報,”Sierra說。

小馬告訴我,由於得知同機有確診病例,雖然自己不在需要隔離的座位範圍內,但直到隔離期間做完2次咽拭子檢測結果正常後,才算鬆了一口氣。

來自留學生小馬-隔離餐
來自留學生小馬-隔離餐

在杭州的小馬,還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他所在的酒店除了和他一樣的境外歸來的人員外,還有一大部分從武漢回杭州復工的人,他們已經在湖北隔離了兩個多月,而此時又需要進行長達半個月的隔離,並且與境外人員在同一地點隔離讓他們很擔心。小馬隨即在隔離人員的群裡說明了自己和同伴的健康狀況與檢測結果,街道社區也介入其中化解了矛盾,希望彼此能在這種時刻少一些抱怨,多一些配合與理解。

類似的矛盾與質疑其實從境外歸國熱開始後就實有發生,對於極個別人回國後不遵守隔離措施的行為,回國隔離與醫療費用如何收取等問題,境外留學生也一直在關注。

小馬告訴我,能回國已是最大的幸運,在杭州隔離不僅免費還包三餐,工作人員總怕他吃不飽多送餐,這讓他心裡又感動又慚愧。在隔離的留學生豆豆也決定不點外賣,減少工作人員為自己服務的次數,不添加額外的工作負擔。

來自微博留學生的北京入境檢測紀實
來自微博留學生的北京入境檢測紀實

Sierra告訴PingWest 品玩,這次回國的遭遇讓她經歷了絕望,好在有同伴和國內工作人員的支持與保護,能讓她安全回家。不過在離開英國之前,她做兼職認識的當地華僑同事讓她多了一份牽掛與擔憂。

“在大家的意識裡移民華僑的生活都很好,但其實並非如此。英國疫情發生以來,一些和我爸爸媽媽年紀相仿的華僑其實壓力很大,他們沒辦法停工,也買不到口罩,好幾次我聽到他們打電話在哭。而且當地福利政策越來越不理想,其實他們也很無助。所以回國時我的湖北籍戶口遭到各種限制的時候,我並沒有覺得不公平,也沒有生氣,而是覺得面對這樣的疫情,或許對彼此的負責和理解才是真理。”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