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私域流量井噴,副業經濟起飛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ID:liukuang110,作者:劉曠

2020年活著就好,一語成讖。

兩個月前,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所有人平靜的生活。企業暫停運營復工遙遙無期,更有甚者大規模降薪和裁員,以往靠工資生活的職員宅在家的時間越長,日常支出、房貸、車貸的壓力就越大,與此同時,人們的消費與生活場景也正在“被教育”。

在這樣的消費與場景轉變下,疫情也給很多企業和創業者帶來了新機會和機遇。釘釘、企業微信等在線辦公軟件;丁香醫生、平安好醫生等線上醫藥平台;每日優鮮、美團買菜等買菜APP,還有因為“宅消費”新起而流量暴漲的斑馬會員這樣的會員制電商平台都迎來了新紅利。

私域流量二次井噴

電商崛起初期,公域流量紅利塑造了淘寶、京東等電商巨頭。日轉星移,粗暴式增長的線上流量紅利見頂,私域流量精細化運營成為電商主旋律。其中,依托微信用戶裂變突破淘寶、京東包圍圈的拼多多、雲集等社交電商平台,堪稱運營私域流量的一把好手。

線上流量紅利期已過,電商平台從增量市場進入存量市場,挖掘用戶價值變成平台運營關鍵。而個人社交是高頻場景,購物是生活剛需,兩者綁定可以更好的挖掘用戶流量潛力。

為實現線上流量的高速增長,利用社交場景,拼多多、雲集等電商平台利用低價誘惑用戶通過個人微信傳播商品團拼鏈接,汲取用戶個人社交流量,搶先佔領私域流量紅利。同時,淘寶、京東等電商巨頭相繼入局,再有後起之秀“斑馬會員”會員類電商成功進軍,一年製造GMV300億,一躍為黑馬。 “新兵老將”們對於私域流量的爭奪不斷加劇,紅利被飛速擠壓,私域流量第一波紅利分割殆盡。

而今私域流量之風漸小,不料突發的疫情又再次引爆私域流量。

如果說,私域流量的第一批紅利是被社交電商帶動的,那麼私域流量的二次井噴則是用戶自己引發的。疫情期間人們足不出戶,社交、遊戲、移動閱讀等領域皆因宅經濟受益,用戶量、用戶停留時長紛紛上漲。

宅經濟盛行也加速了私域流量二次紅利的到來。疫情來得又急又快,在人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酒精、口罩、防護服、洗手液、殺菌水等防疫用品,各大電商平台早已售空、線下藥店接連斷貨。不得已,人們紛紛看向以往被屏蔽的微商、代購群體們,一時間私域流量激增。

隨著抗疫戰線的拉長,微信裡賣酒精、口罩的人如雨後春筍,網友們調侃“以往做銷售、當導遊、做教育的朋友,都在朋友圈裡賣起了口罩”。這個現像也表明利用個人社交平台流量做副業的人越來越多了。

事實上,基於社群分享的從業者一直在壯大。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基於社群的從業者就已經超過了3000萬,而2019年新零售社交電商從業人員達到了4800萬,不少年輕的90後們也加入其中。

在疫情特殊時期,朋友圈裡賣生活用品的、分享好物的電商會員、賣護膚品的代購們都悄然冒出了頭。社交平台順勢接替線下購物市場,成為人們疫情期間購物可選渠道之一。可以說,這次疫情帶動了私域流量的進一步大爆發,也讓很多人明白了做副業的重要性。

微信圖片_20200402103223.png

會員制電商成副業首選

受疫情影響線下市場幾乎停滯,線下實體店、線下商超運作受限且疫區抗疫戰線長,人們一時缺錢缺物。在此情境下,線下商超、實體店紛紛啟動社群、直播帶貨模式進行自救。

一時間,借用微信平台生態巨大的流量池,把微信群作為與用戶溝通的橋樑,朋友圈作為展示商品的舞台,再通過小程序商城提供剛需產品售賣,“朋友圈+微信群+小程序”的運作模式也成為商家應對疫情的標配,人人微商時代再次來臨。

但相比之下,早於社群電商、直播電商的會員制電商,模式更符合大眾需求。

旨在為會員提供全方位生活服務的會員制電商,滿足了用戶的一站式生活服務。一方面,會員制電商滿足了會員購物、線上學習等日常的消費需求。疫情期,海鮮市場、農貿市場大面積關閉,生活用品線下採購相對不便,而且學校長時間停課孩子教育成問題。

線下市場行不通,會員制電商成為人們採購的“根據地”,蔬菜、水果、魚肉等食品供給長期維繫,通過會員制電商購買線上課程也解決了孩子線上學習的問題。再有,疫情時期,社群裡會員相互鼓勵、獻愛心,成為疫情寒冬裡的一抹暖陽。

比如在囊括了購物、旅遊、教育等線上服務的斑馬會員平台,斑馬會員劉元元購買了零食大禮包、自熱火鍋、生鮮等商品,平穩地度過了兩個月的疫情期。

另一方面,會員制電商為用戶提供了靈活就業的可能,寶媽、自由職業者、公司職員輕鬆變身副業達人。

疫情期間,宅在家的人們陷入了缺錢的窘境,開啟副業不再是可選項而是必選項。
身處武漢的斑馬會員付莉莉樂觀表示,雖然收入受到影響,但和開著線下店舖的朋友相比自己不用承擔虧損,武漢解封後即可無縫隙的繼續工作,生活上沒有很大的影響;斜杠青年墨瑜也十分慶幸,成為斑馬會員後,她利用碎片時間分享好物,還因此認識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疫情是一次考驗,有人被生活難住也有人因電商副業得以從容生活。可見,電商既能在購物上省錢又能因購物賺錢,是生活上的小幫手,更是人們開展副業的首選。

微信圖片_20200402103227.png

副業經濟將步入“大爆炸”時代

以往,在社會經濟快速發展的大勢下,大部分人的主業收入都能滿足日常生活支出,無衣食住行的煩惱且基本步入小康水平。由此,對於追求平穩生活的人們來說,開啟副業是興趣、是挑戰,但不是剛需、可有可無。

再者,傳統副業模式,要么門檻高,需要一定的知識儲備和經濟基礎;要么耗時間耗體力,一天內需要爭分奪秒的去干好幾份重體力的零工。受時間、能力的限制,人們做副業的觀念尚未普及,副業剛需、斜杠青年等與副業相關的關鍵詞均停留在小眾討論階段。

現在,疫情猶如照妖鏡,大眾是“真富有”還是“假精緻”一目了然,當房貸、車貸、孩子教育資金、贍養老人等支出重擔都壓在工資上,多一天假期就多一份焦慮。經歷兩個月入不敷出的生活,人們對防範風險的重要性有了新的認識,開展副業的呼聲越來越高,副業經濟從小眾討論階段走向大眾追求階段。

在這樣的情況下,會員制電商將成為進一步刺激副業經濟熱度上升的關鍵。

據悉,4月10日是斑馬會員一年一度的大促時間,屆時跨店滿減、超值優惠券等誘人的促銷方式必不可少,斑馬會員們將迎來疫情后的第一次“雙十一”,小B們將會有何種表現?

加上疫情轉好、市場迎來“補償性消費”,以及人們對會員制電商副業的認可,斑馬會員今年的大促銷活動將會推動斑馬會員對更多私域流量的挖掘和利用。可以預見,以斑馬會員為代表的會員制電商將會拉開副業經濟“大爆炸”時代的序幕。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