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羅永浩“賣藝”還債


羅永浩“賣藝”還債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孔明明   編輯/週昶帆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久未在眾人面前露面的羅永浩,通過大型發布會的形式回到了公眾視野中。

  2019年12月3日,“老人與海”黑科技發布會如期在北京舉辦。此前,在11月21日,羅永浩通過微博和微信公眾號宣布了召開發布會的消息,並透露此次發布會門票不對外出售,而他將在會上公佈新型尖端技術。

  在這次發布會上,羅永浩宣布,自己成為Sharklet Technologies(中文名:鯊紋科技)的全球合夥人。據他介紹,Sharklet是一種仿生學物理抗菌方式,模擬鯊魚皮膚的紋路排布,通過改變材料表面紋路和紋理以達到抗菌目的,是一項賣給B端企業的技術。

  從大部分觀眾的反應中可以看出來,這不是一次讓人滿意的回歸。有人稱他對羅永浩徹底失望,有人冷嘲熱諷說羅永浩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商業模式——為不同的公司營銷宣傳,甚至羅永浩本人在現場也毫不避諱:“這是一次招商大會”。

  對於羅永浩來說,2019年是頗為艱難的一年。繼錘子股權宣布轉讓、羅永浩卸任5家錘子科技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錘子科技部分專利使用權被頭條收購、再次創業的電子煙行業被監管、個人登上法院的限制消費令名單之後,11月3日,羅永浩在微博上表示,自己會努力工作,繼續償還創辦錘子科技中欠下的債務,不排除會“賣藝”還債。

  面對幾千名現場觀眾和43家不同平台的現場直播,羅永浩帶著他的“賣藝”身份歸來。

  01

  “賣藝”歸來

  燃財經提前20分鐘趕到發布會現場時,頗有些意外。

  即使北京的冬天讓人瑟瑟發抖,但在這次發布會的舉辦地點北京工業大學體育館門口,依然密密麻麻站滿了人。走到入口處,“黃牛”們就圍了上來:“有票嗎?收票!”一名“黃牛”說,這場發布會的票他是35元收、100元賣,生意不差。

  羅永浩上次露面是在2019年1月15日快如科技2019發布會上。當時他是為了推廣錘子科技的即時聊天產品聊天寶(原名子彈短信),並順帶推出了由錘子科技001號員工朱蕭木創建的“福祿”電子煙品牌。而這次發布會的場館可以容納幾千人,現場幾乎坐滿了觀眾,有部分觀眾表示,他們為此專門從外地趕來。

  原定19:30的開場時間被拖延至19:48分。羅永浩親自挑選的音樂停止播放、燈光關閉,大屏幕上的海洋圖片在黑暗中閃著晶瑩的藍光。小聲交談的觀眾先是安靜下來,繼而開始集體大喊:“老羅!老羅!老羅!”“牛B!牛B!牛B!”

  觀眾坐席旁舉著指示牌的安保人員卻在一旁困惑地小聲嘟囔:“又不是明星,有什麼可喊的?”

  羅永浩身著觀眾熟悉的一身黑襯衫、黑褲子,出現在通向舞台的側道上。歡呼聲在他登上舞台時達到最大分貝。他的第一句話是:“不知道我有啥牛B的,作為一個剛上了法院限制消費名單的人,雖然已經想辦法下來了。”全場哄笑。這也是羅永浩擅長做的事情,用輕鬆的自嘲開始他的整場演講。

羅永浩在發布會現場羅永浩在發布會現場

  如果說,脫口秀演講是一項需要天分的技能,羅永浩顯然是這門藝術的佼佼者。在2個多小時的產品介紹中,枯燥的內容被他有節奏的演講帶得沒那麼乏味。在介紹完第一段學術文字後,他會插入問一句:“是不是感覺今天的考試內容超綱了?”觀眾又是哄堂大笑。

  在現場演示Sharklet技術時,他會在顯微鏡旁邊不時地帶動情緒,他告訴操作員:“給他們(觀眾)過過癮”。在介紹採用了Sharklet技術的背包產品時,他會適當穿插錘子科技的一些話題,並提醒大家,他用“過剩的設計能力”給錘子投入了不少心血。

  在粉絲眼中,他依舊是直言不諱、正直有擔當的羅永浩。在提到Sharklet技術時,他還不經意地提起了百度搜索不夠好、知乎聚集了不少“民間科學家”,引起現場歡呼;他提到自己努力賺錢還債,為此曾經給“很low”的聊天寶站台,並對著觀眾說:“你要是欠了別人錢,別管low不low,還別人錢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嗎?”全場集體鼓掌。

  甚至,在最開始開場時,因為PPT失誤不能翻頁,他輕鬆調侃:“這是我的第一次不能翻頁的發布會”。觀眾反而在台下集體高呼:“理解萬歲!”

  站在舞台上,羅永浩一直擁有把聚光燈聚焦在自己身上的能力,輕鬆掌控全場。

  02

  招商大會

  現場氣氛不差,但無法掩飾的是,這次發布會依然是一場以羅永浩“個人脫口秀”形式進行的招商大會,羅永浩也自嘲為“首席忽悠官”。

  發布會上,基於海洋仿生學的物理抗菌防污技術Sharklet被介紹給公眾。羅永浩稱,Sharklet技術可能是目前全球唯一一種通過純物理微結構實現抗菌防污的技術,它可應用於多種材料表面,其靈感來自於鯊魚的皮膚結構。

羅永浩介紹Sharklet技術羅永浩介紹Sharklet技術

  Sharklet技術的發明人Anthony Brennan博士是國際著名的材料工程學家、美國海軍研究所項目專家、佛羅里達大學終身教授,也是Sharklet Technologies公司的創始人,公司成立於2007年。羅永浩稱,最初他是幫助小野電子煙解決煙嘴問題時接觸到了這家公司,一不小心成了Shakerlet的全球合夥人和“首席忽悠官”。

  據投中網報導,在這家公司背後還有一名叫做周立武的浙江商人。周立武是一名活躍的企業家,他最廣為人知的商業事件是,今年3月,他將一家虧損10億元的A股公司興源環境轉讓給了新希望的劉永好。

  2017年,Sharklet被一家來自中國杭州的醫療器械投資公司收購,隨後周立武進入了Sharklet董事會,並擔任董事兼CEO。而正是周立武的加入,讓這家公司轉向了消費者市場。由周立武牽線,羅永浩被介紹給了Sharklet Technologies公司。

  羅永浩說,最初接觸這個項目時,他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一個精巧的騙局”。但經過市場調研,這家公司有三個地方打動了他:一是技術上的新奇獨特之處;第二是商業上的潛力;第三是創造的社會價值。

  據羅永浩介紹,這項高科技技術落地的領域首先是醫療領域。他稱,鯊紋技術對任何“超級細菌”都有用。 “一切進嘴的都可以用”,他們已經在和企業合作使用鯊紋技術的高端抗菌筷子,最早明年開始投入市場。其餘的領域比如體育用品、旅行箱、冰箱冷藏室、錶帶,乃至情趣用品都會陸續開發推出。

  在發布會之前,從11月12日到11月20日,羅永浩曾連發14條微博,公開詢問他的粉絲們是否認識一些公司的管理層。他提到的公司覆蓋了母嬰、運動、冰箱、旅行杯、衛浴、牙刷、情趣用品、鍵盤鼠標、醫用矽膠、牙科醫療、皮具、家裝壁紙、隱形眼鏡、玩具、餐具等諸多領域。

  現場,羅永浩直言不諱,稱這次發布會本質上就是一個招商大會,甚至稱Sharklet Technologies公司是to B公司中市場做得最好的。

Sharklet技術的優勢Sharklet技術的優勢

  他還透露,發布會現場來了140多家品牌商,“成本完全可控,提供完善的一體化解決方案支持,歡迎相關行業的人找我們聯繫。”

  03

  老人與海

  毫無意外,在發布會結束後,許多人對羅永浩開啟了冷嘲熱諷模式。

有人稱對羅永浩徹底失望;有人說羅永浩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商業模式——為不同的公司進行營銷宣傳,發揮自己的營銷天分;也有人稱,這是一場典型的會議營銷:通過消費者的認可和呼聲倒逼供應商進行合作;還有人對其為高科技企業背書表示不理解:這種公司明顯風險太大。

  這次發布會的主題“老人與海”,全場發布會聽完後,觀眾會豁然開朗。這是一個跟海明威小說毫無關係的名稱:老人指已經70歲的Anthony Brennan博士,海則是指技術取自鯊魚。

  當然,情懷牌還是要打。在發布會最後,羅永浩播出了自己團隊為Anthony Brennan博士拍攝的紀錄式預告片,裡面講述了《老人與海》的故事,並稱自己被Anthony Brennan博士最打動的一段話是:“我們一定要贏,因為我們是唯一的純物理方式,這也許是唯一不導致超級細菌的方式。如果他們贏了,這世界會和超級細菌陷入永無休止的戰爭,所以我們一定要贏。”

  這句話很像他在做錘子手機時說過的一句話:“我的努力很可能失敗,但好產品一定要贏。 ”

  在這次發布會上,羅永浩看起來遠沒有之前會上的精神抖擻。不是疲憊,而是一種能被看出來的情緒平靜,甚至是低落。這對見識過羅永浩式發布會的人來說會有不小的落差。在此之前的發布會,他充滿激情,容易亢奮。

  他解釋自己今年主要在“加班加點努力工作、還錢、創業”。 11月,他在微博透露,自2018年下半年出現經營危機以來,錘子科技最多欠了銀行、合作夥伴和供應商約6個億的債務,為了挽救公司,“我簽了個人無限責任擔保的1個多億”,為了不讓債權方和投資者失望,他選擇扛著6個億的債務,沒有讓公司破產清算。

  羅永浩稱,在過去10個月內,他們已經還掉了3個億左右的公司債務,他個人也以各種方式籌款幫公司還了其中的數千萬。

如果拋開羅永浩是否在用理想主義和情懷來實現商業目的的爭論,如前文所說,羅永浩是一個有天分的“脫口秀演員”,他的走紅也正是因為他的這項能力,甚至他曾經稱,“我個人賺錢最快的方式,是做脫口秀,一年可以到7000萬到1個億。”

羅永浩接受采訪羅永浩接受采訪

  但他還是選擇了更難的事情,也是他更熱愛的事情:去做手機、做產品。而就在不久前,他在微博上稱,他仍會回來繼續做手機——只是時間未卜。像每個創業者一樣,他在失敗之後必然需要經歷重新調整、重新出發,甚至他的好友黃章晉曾擔心過他會不會自殺。

  如同《老人與海》的故事一樣:老人獨自出海八十五天,與一條大魚搏斗三天,最後那條魚被鯊魚吃得精光,而老人一無所獲地回到家中。如果每個人的命運都如西西弗斯一樣反复推著石頭上山,不認命又何嘗不是一種選擇?

而這次發布會的結尾是,在走出體育館的大門後,一名創業者正在向羅永浩公司的工作人員詢問:“能否幫我轉達下老羅是否可以幫幫小羅?因為再過兩年,我一定會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告訴燃財經,他今年26歲,構想中的產品比羅永浩剛剛發布的新技術要震撼1000倍。

  *題圖為燃財經攝影,文中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

羅永浩“賣藝”還債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