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為什麼資本看好金蝶這朵雲?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科技唆麻(ID:techsuoma);作者:科技唆麻

三月過半,國內本土疫情逐漸降溫,全國復工復產在即,一切儼然正在重新走上正軌。回過頭來看,無論是“雲辦公”、“雲學習”,亦或是“雲蹦迪”,“雲”已經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對於企業來說,一方面因為疫情導致很多行業損失慘重,而另一方面,疫情也催生新需求——比如越來越多的客戶開始默認在線業務,以及線上產品交付以及線上銷售和用戶管理。

作為
“最後一公里”交付產品和服務企業服務,其重要性對於企業來說不言而喻,而疫情某種程度上成為一個新的分水嶺——行業集體震盪,供應鏈停擺,只有少數企業能突出重圍。

正如狄更斯筆下《雙城記》開篇所說的那樣:這是最好的時代,這也是最壞的時代。

作為目前企業服務領域的領頭羊,金蝶連續 15 年穩居成長型企業應用軟件市場佔有率第一、連續 3 年在企業級 SaaS ERM(雲ERP)
應用軟件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則在不久前發布了年報,而這份年報也為外界提供了一個觀察的切口。

3月19日,金蝶發布2019年度財報,財報顯示,全年營收為33.25億元,同比增長18.4%;淨利潤為
3.72億元,同比下滑9.6%;營運活動產生的淨現金為9.6億元,同比增長6.3%。此外,金蝶雲·蒼穹全年新簽客戶 130
家,包括中國兵裝、中冶南方、順豐集團、匹克集團等。

財報發布後,資本市場對這份財報立刻給出了積極反應。

財報發布後當天金蝶股價應聲上揚,大漲8.06%。另外,多家券商也給予了金蝶“買入”評級。

為什麼資本依舊看好金蝶?

01淨利潤向下,雲服務向上

為什麼利潤下滑,反而資本更加看好?秘密就在於金蝶加速佈局轉型雲服務業務已經取得成效。營收上升、淨利潤下滑,金蝶的財務變化其實映射了業務上的暗流湧動,從這份財報來看,金蝶正在降低對傳統軟件業務的依賴,新的增長引擎已經成型。

事實上,金蝶營收上升、淨利潤下滑現狀的根本源頭,主要是雲業務。

一方面,2019年金蝶加大了雲服務投入,尤其是加大了對蒼穹雲產品研發投入的加大。財報顯示,2019年公司研發投入6.5億元,同比增長30%,研發費用率提升1.8pp至19.6%。

研發成本的增加,無疑拉低了金蝶淨利潤的增長。

曾在企業級市場打拼超過20年的iWorker
CEO蔡軍對此有切膚之痛,他曾說:“像甲骨文這樣的國際公司,敢於將利潤的35%投入在研發上,而國產廠商只能把這筆錢花在營銷和公關上。”

金蝶傳統軟件業務實現收入20.12億元,同比增長2.7%,佔總營收比例降至6成,表現較為穩定。反觀金蝶雲服務業務,2019年實現收入13.14億元,同比增長54.9%,佔總營收比例為39.5%,表現更加搶眼。

在金蝶的目標中,到2020年其云業務收入佔比將達到60%,從而進化成一家真正的雲計算公司。

長期以來,得益於廉價的勞動力和較低的企業服務滲透率,中國企業面對企業雲服務,沒有優化內部系統的動力,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中國勞動力成本正在顯著提高。根據德勤的一項研究,從2005年到2015年,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了5倍。勞動力上升導致企業對於通過減員增效,以及技術手段提高運營效率有了迫切需求,而疫情的出現,則將雲端協同辦公的需求進一步放大——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嘗試CRM+直播,CRM+視頻會議等等。

企業雲服務的優勢相對於傳統的ERP來說是顯而易見的:ERP系統更側重內部管理和協作,不擅長處理海量的來自消費者、上下游合作夥伴的外部數據,而到了產業互聯網時代,企業需要同時處理前端和內部的信息,以此快速部署和高效決策。

在金蝶的經營哲學裡,始終貫穿著分享豐富的客戶資源和服務,紮實的技術沉澱,以及強大的服務渠道,為企業,為行業提供專業服務,從而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的生態。因此金蝶從去年就開始持續為生態賦能:18年戰略投資雲CRM廠商紛享銷客,以及研發數億打造的蒼穹平台,在進行生態佈局的進程中,金蝶也在不斷加強與其他廠商的合作。

另一方面,據金蝶CFO林波透露,金蝶雲業務遞延收入增加了2個億,從而也導致了淨利潤的下滑。但背後,金蝶雲服務業務板塊上已經完成了一系列的佈局。

比如,其擁有面向小微型企業推出的金蝶精斗雲、面向中小型企業推出的金蝶雲·星空、面向大型集團推出的金蝶雲·蒼穹,此外還有云之家、管易云、天燕雲等各類雲平台。

02資本看好“進擊的雲”

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為什麼資本看好金蝶這朵雲?

資本看好一家公司大多源於其當前的穩定性和未來的收益性。而金蝶在雲服務上的轉型,體現了金蝶對於行業的精準的判斷力和執行力。

可以發現,當下的雲服務市場中,許多雲服務廠商在將原有的傳統業務轉向雲業務時,經常出現水土不服的窘狀,甚至出現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慘況。

反觀金蝶,從傳統軟件向雲服務轉型的效果明顯。這種效果主要體現在金蝶自身的實力,另一方面體現在行業的發展趨勢上。

首先從收入上看,2019年雲業務實現收入13.14億元,同比增長54.9%。其中,金蝶雲·蒼穹實現收入近6000萬元,金蝶雲·星空實現收入8.68億元,同比增長43.5%。

相比之下,金蝶傳統軟件業務營收為20.12億元,增幅僅為2.7%。

儘管目前云服務的收入低於傳統軟件業務,但其增速遠高於後者,這表明雲服務對金蝶財務的貢獻潛力正在增加。

從客戶維度上看,2019年金蝶雲·蒼穹全年新簽客戶130家,其中包括中國兵裝、中冶南方、順豐集團等大客戶,以及諸多世界500強企業。

其次,金蝶雲·星空認證客戶數量累計已超過13800家,並續簽了華為、騰訊、三星等行業標杆客戶,以及新簽了海康威視、方太等知名企業,客戶續費率高達90%。

另外,金蝶精斗雲付費客戶數也同比增長45%達到117000家,續費率達到80%。

顯然,客戶數量、質量的提升,以及極高的續費率,表明金蝶成功將其傳統軟件客戶轉向了選用雲服務,從而助推了雲服務板塊的收入。

IDC(國際數據公司)發布了最新的《中國公有云市場2018年下半年跟踪報告》。其中,《2018年中國企業級應用SaaS廠商營收佔比》顯示,金蝶國際軟件集團(簡稱金蝶)蟬聯第一。

微信圖片_20200328094010.png

此外,在中國企業雲服務細分市場,《IDC中國半年度企業應用軟件市場跟踪報告(2019年上半年)》還顯示,金蝶在 SaaS
ERM公有云及財務雲市場佔有率維持排名第一,其中財務雲佔比28.4%,超過2~6名總和。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繼2016年、2017年、2018年後,金蝶再次取得了整體企業級SaaS、SaaS ERM和SaaS財務雲的三料冠軍。

在金蝶跑馬圈地,大面積覆蓋市場的過程中,伴隨著的是與眾多企業客戶合作的經典案例。

以万科為例,早在18年,金蝶就幫助万科建立起財務共享中心,當時万科審批單量非常大,而共享審批資源是有限的,導致報銷流程有一定的滯後性,金蝶的做法是以員工報銷流程為共享服務切入點,將合同類的管理費用和營銷費用納入共享流程,將成本類、收入類業務流程納入共享中心,並且信息系統建立起提單人的信用機制,對信用等級高的提單人免去了人工審核,極大的提高了運營效率。

財務共享中心建立以後,一天的審核單據量增加到了3萬多筆。金蝶雲•蒼穹的人人差旅、人人費用產品,就為企業提供了完整的差旅、費用報銷業務服務,實現了便捷出行免墊付,真正做到了降本增效。

此外,27年服務超過680萬企業背後的行業積累,也資本看好金蝶的重要原因之一,有投資機構評價金蝶道,“農業類企業怎樣提高養殖效率,並加快向下游流轉速度;製造類企業怎樣形成原材料-生產-成品的全程追踪,原材料如何與訂單相對應讓客戶隨時了解生產動向。

零售類企業如何形成多門店的運營管控,門店信息相互流通等等;不同行業、不同規模的運營管理模式千差萬別,只有足夠多的實施經驗,踩過足夠多的坑,才能夠對企業管理有更深刻的理解”,這是初創的雲ERP公司或者跨界企業遠遠做不到的。

其次是to B行業的整體爆發,to B產品和to
C產品的邏輯有著天然不同:首先是產品和服務打磨期慢。企業服務公司不僅要輸出產品,還要監測監測使用狀況,這非常考驗企業的綜合實力,其次是獲客成本高,客戶的決策過程長。

但到了2020年,尤其是以騰訊930組織架構調整為標誌,整個互聯網企業開始重視產業互聯網,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提高其他行業的數字化和上雲浪潮,正如70年代的軟件、信息化技術, 2000年的互聯網、雲計算,2008年的移動互聯網,每一輪技術紅利都解鎖了新的商業機會,從供給端給出了升級to
B領域商業模式和產品形態的可能性。

對於金蝶來說,則牢牢抓住了企業to
B的需求,提前佈局,提前將利潤轉化為產品和技術積累,在漫長研發過程中和中國4300萬家中小企業上雲服務的需求中,提前計算和鎖定了供給端和需求度之間的時間差。

換句話說,金蝶輸出的不僅僅是產品,也是產業升級,是向全行業優化產業結構,淘汰落後產能,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1月到11月,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 39個行業實現了利潤總額的同比增長,這意味著產業與企業規模進一步集中與提升,企業之間協作和數字化的需求也更加旺盛。

03後疫情時代,行業怎麼走?

如今,隨著國內疫情的降溫,各行各業開始恢復正常。在暴風雨後的初陽中,雲服務行業迎來了曙光,且接收到比暴風雨前更炙熱的能量。

3月20日,英國調研機構Canalys發布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公共雲服務市場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雲計算市場規模達33億美元。另外,Canalys還表示此次疫情后,隨著政府和企業上雲意願加強,2020年雲計算市場前景可觀。

毫無疑問,雲服務市場將在2020年加速,並形成一個長期的大趨勢。

落到金蝶身上,其接下來將迎接一個較大的行業紅利。

這种红利可分兩個維度來看。一方面,從行業外來看,許多企業上雲的需求將會大幅增加,金蝶的雲服務業務顯然會大幅增長。

另一方面,從行業內來看,與其他雲廠商主攻IaaS相比,金蝶的產品更偏向於SaaS+PaaS。疫情結束後,主攻IaaS的雲廠商或將繼續面向消費者推出雲產品,但他們後台應用型很少,需要引進更多的SaaS應用,於是金蝶的訂單需求也將上升。

過去幾十年,科技行業彷彿被按上了加速鍵,隨著產業迭代的浪潮滾滾來襲。在這一波炙熱的迭代浪潮中,金蝶始終把握住了時代的脈搏,踩准產業進化的腳步,從而實現了在雲計算領域的轉型蛻變。

顯然,經歷23年的風風雨雨後,重力佈局雲業務的金蝶又一次站在時代的前端,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時代機遇。

未來,金蝶還將給市場帶來怎樣的全新面貌,不妨讓時間給出答案。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email protected]